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纸人
    乞丐也没有任何的惧意,和我们对视。但是当我和严冰慢慢走向他的时候,却发现始终无法接近,我们和他的距离永远都是保持固定的。

    我拉住严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而且我总觉得我们在做什么特别危险的蠢事。

    严冰最后看了乞丐一眼,问我:“咱们两个确认一下,那是个活人对吧?”

    我盯着看不清脸的乞丐,看着他地上的影子,最后点了点头,说他就是个活人。

    “那咱们别管他了,走吧,去警局。”严冰做出了决定,其实我们就算留下,也抓不到这个乞丐,这个活人太邪门了。

    我们重新上路,这次一路平静,没有再听到女人的声音也没有再开错路。

    到了警局之后,整个警察局里的气氛不太对,我算是这里的常客了,有几个年轻胆大的,知道一些我的身份,喜欢对我问这问那的,这会我来了也没搭理我,一个个的都面色沉重的坐在工作的地方。

    “老大在办公室等你。”终于有人跟我说话了。

    我去到陈虎的办公室,他的脸色也阴沉着。我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了,带着严冰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陈虎的办工作,开口道:“你们都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们整个警察局的人都被人下了蛊了?”

    陈虎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低下头:“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次轮到我愣神了,严冰出来打圆场说我是开玩笑的,这里没人中蛊。

    不过从陈虎的样子,就知道警察局肯定出事了,而且十有**就是因为老火和郑莹莹的事。

    果不其然,陈虎说就是老火烧死乞丐的事,没有带我先去见老火,而是先带我去看了尸体。

    一走进解剖室,就是一股烧焦的味道。一具烧得焦黑的尸体停放在解剖台上,这具尸体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了。

    陈虎直接走过去,伸出手指去戳尸体的胸口。我叫住了他,问他这尸体到底哪里有问题。

    陈虎没有被我阻止,依然把手指插进了尸体的胸口,然后把戳出来的洞又扒开了一些。

    这次我看清了,这尸体里面白花花的,全都是纸。不对,这不是尸体,这是一个和真人比例相同的纸人!

    我过去一只手就纸人提了起来,轻得很,就是用纸扎的。

    我看着陈虎说不出话来,陈虎皱着眉头,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是一个纸人,刚运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是一具烧焦的尸体。

    我想了想,问陈虎是不是这纸人扎的太逼真了,所有一开始都没看出来?

    陈虎摇头说没那么简单,就算再逼真的纸人,搬运触碰的时候总能看出来吧?

    但是这个纸人,是在法医解刨过程中才看出是纸人的。甚至从监控录像上看,那个法医剖开纸人的肚子,有模有样的从肚子里取出内脏,但是其实他手里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看出这是个纸人。

    在解刨到一半的时候,法医才清醒了过来,尖叫着跑了出去。这下子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了,那是一个纸人。

    甚至还有人一回忆,就能想到那是一个纸人,但是在一开始却死活看不出来,就是一门心思的认定那是一具烧焦的尸体。

    警局的气氛这么沉闷,是因为经历了一起全员被鬼遮眼的事件。这种事发生在别的地方,还没那么严重。但是这里太敏感了,他们非得要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但是又解释不通。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心情,而是想到了老火,扎纸人是他的手艺啊,会不会和他有关。比如把乞丐的魂魄转移到纸人上之类的,陈虎说他还没有审讯过老火,知道她他说的话肯定都没办法往卷宗上记。

    陈虎把审讯老火的机会给了我,其实也不能说是审讯,就是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老火烧得是一个纸人,算不上谋杀,我问完了,陈虎就得把他放了。

    见到老火之后,他还怡然自得的坐着喝茶,陈虎也没亏待他。看到我来了之后,老火还笑呵呵的和我打招呼。

    我在他对面坐下,老火就先开口了:“我知道你和那个当差的关系好,跟他说清楚了,人是我烧死的,跟那丫头无关。”

    老火还在关心郑莹莹,我更是听出来,老火不知道烧的是一个纸人,他还想着自己一个人把罪名扛下来。

    郑莹莹不在这,她被关在另一间审讯室,严冰去审讯她了。

    我犹豫了一会,又问老火:“你知道你烧得是谁吗?”

    老火叹了口气,说当然知道。我又疑惑了,老火知道那是也一个纸人?

    突然间,老火突然站了

    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一句:“人死不能复生,早点解脱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解脱?是有人把谁的魂魄封印在纸人上吗?”我脱口而出。

    老火却突然收敛了感伤,问我:“什么纸人?”

    他果然不知道纸人的事,我对他如实相告,老火陷入了沉思。

    我问他在他的认知里,烧死的人是谁?听他的意思,是认识那个乞丐的。

    “嗯,那个人说起来算是我的晚辈,不过死了很多年了。”老火给了我一个解释,说那人是冲着他来的,和我没有关系。

    可能是因为那个阴魂在丧葬街游荡,正好被我冲撞了,所以才会时不时的纠缠我一下,但是主要的目的还是老火。

    我告诉老火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忙。但是老火不愿意对我说出那个人的过往,说都过去了多少年的恩怨了,不想再说了。

    既然这是老火不愿提及的事,我也不好再问。去接了郑莹莹就离开了,陈虎还在绞尽脑汁的怎么给手下的警察一个解释,也没送我。

    老火的纸扎店被烧了,他又不愿意去住兰姐的饭庄,我和严冰就把老火和郑莹莹送到了酒店,开了两个房间。

    折腾了大半宿,大家的精神都不是很好。老火和郑莹莹休息了,我就和严冰回到了医院。

    茜茜还在熟睡,睡梦中还握着王允的手,王允怕惊醒了茜茜,也不敢动。

    严冰让我在这里陪王允和茜茜,她想要回兰姐的饭庄睡一觉。我本来是有点担心她自己一个人的,但是看外面天也快亮了,就没拦她,这里的确连第二张床都没有。

    我坐在椅子上眯缝了一会,天就亮了。茜茜也很安静,没有再闹腾。

    我脑袋昏昏沉沉的呆到了中午,才给严冰打了个电话,问她起床没?

    “我马上回去。”严冰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但是从她说出来,一直到了傍晚,严冰才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病房门口,眼睛里都是血丝。

    我被她的样子吓到了,问她不是回兰姐的饭庄休息了吗?怎么一副这么疲倦的样子?

    严冰给自己到了杯水,说她一早就出了市区。

    我问她去什么地方了,严冰擦着嘴角说:“跟踪。”

    严冰说她昨晚根本没有回兰姐的饭庄,把我送到医院之后,就又回了酒店,在老火和郑莹莹的附近又开了间房。

    果然,天才刚开始亮的时候,两个人就收拾好离开了。严冰跟着他们到了车站,又跟了他们一段距离,后来转车的时候跟丢了,她才回来。

    老火和郑莹莹不告而别,这是我没想到的。但是我更没想到,严冰竟然这么闲的去跟踪人家。

    严冰冷笑:“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按照你说的,老火和郑莹莹没什么交情,为什么他们两个会一起走?”

    我问严冰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严冰指着胸口中间:“这个地方,在郑莹莹的胸口,我看到了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一张和郑莹莹一模一样的脸,我马上就想到了她的双胞胎姐姐,郑晶晶。

    从那个村子离开,所有的鬼魂都不见了,郑晶晶的尸体也不见了。对于王成立把我关进黑棺的那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都不得而知。

    我有足够的时间,把我这段时间经历过的事情都告诉了严冰,严冰强打着精神听我说完,才开口道:“老火送那个女孩回家了。”

    看到我思索,严冰又补充了一句:“不是郑莹莹,是郑晶晶,老火要送她回家,也让姐妹俩分开,各走各的路。”

    老火曾经告诉过我,他已经解决了郑莹莹身上的阴气。现在严冰却在郑莹莹身上发现了郑晶晶的存在,不知道老火是骗了我,还是一开始自己错误的认为自己已经完美解决了。

    老火肯定有事没对我坦白,但是我们也没办法去追查他了。郑莹莹的家在哪我不知道,不可能随便找个村子就进去找。

    我对严冰说我不觉得老火是坏人,他还和我没见过面的爷爷有交情。

    严冰叹了口气,捂着额头,沉声道:“你确定,老火对你的爷爷,是感激还是怨恨吗?”

    我呆愣在当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从我的角度出发。觉得我爷爷给老火的妻子接阴,还把她们母子都送走了。

    我是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而且老火应该感谢我爷爷。但是,如果老火不愿意我爷爷这么做呢?

    如果当年是我爷爷强行送走了老火的妻儿呢?老火会不会因为一声的孤寂而怨恨我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