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凯旋而归
    坐在树上的黑袍人都一个个的捂着耳朵,闭着眼睛……

    趁他们闭着眼睛的时候,我拿出我的朱砂就想撒到她们身上。

    可是,他们实在是太高了,我这朱砂根本就够不到,该怎么办?如果我现在拿出我的收鬼塔,也不会把它们收进去的,只有他们离近的时候,我才能把它们收了进去。

    没办法,只能是用我的神奇的口袋了。

    这时候,趁他们不注意,我一下子就掏出了我神奇的口袋,我刚想默念咒语的时候,有两个黑袍人在我的头上“呼”一下子飞了过去。

    我猛的一抬头,一下子就跑到了一边。

    我并没有分心,把口袋撑开,瞬间,在我的周围就刮起的风,把这些黑袍人给吸进去。

    可是,在我前边的黑袍人被我吸进来好几个,只是后面的黑袍人见此情况都灰溜溜的逃跑了。

    不过庆幸的是,拿着桃木剑的那个黑袍人也被我吸进了口袋里。

    王成立把他的大铃铛收进了自己的衣兜里,得意的说:“怎么样!这次实在是太顺利了,我们两个人合作实在是太完美了!还看着我干什么,还不赶快把你的桃木剑给拿出来!”

    这时候,我伸进我的口袋里,掏出了我的桃木剑。

    我仔细端详着我手里的这桃木剑,看看这些黑袍人到底把我的桃木剑怎么样了?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他们把我的桃木剑上贴上了一个纸条,而纸上面写的什么,我也看不清楚,是不是他们的专属鬼言呢?

    管他呢,我一下子就把这张纸给撕了下去,我的桃木剑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既然剑已经找回来了,天慢慢的亮了起来,我不想在这个树林里多呆,因为那些黑袍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把我的口袋紧紧的栓住,那些黑袍人一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了,这都是他们罪有应得,谁让他们这样对于我!如果不来招惹我,我怎么会这样做呢?

    “我觉得那些黑袍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我和王成立急匆匆的就离开了这片树林。

    走出这片树林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候王成立看到我心惊胆战的样子,笑了笑说:“至于吗?你看看你,被吓成这个样子!”

    “我哪里害怕了,我就是觉得这黑袍人实在是太讨厌了,总是找我的麻烦。”

    这时候,王成立又说:“好了,先不要说那些了,怎么样?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要不要请我吃顿饭?”

    我心想我请你吃顿饭,你吃什么?难道请你喝人血不成?

    “好呀!既然你让我请客,那我今天就出出血,那好吧,你想吃什么尽管说!”

    “当然想吃人肉喝人血了!”这时候,王成立又压低声音凑到我的脸边,说,“不过,我觉得那是不可能,你不可能拿来,我只是给你开玩笑!”

    说完,又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今天特别想喝酒,不如咱们去你家,好好的喝顿酒怎么样?”

    “好呀!”我和王成立来到家中。

    严冰一直坐在院子中,他看到我们两个回来了,

    赶忙过来,眼目紧缩的看着我们:“怎么样?拿回来了没有?”

    “当然拿回来了!”这时候我掏出我的桃木剑,“幸亏是王成立帮助我,要不然的话我一个人不一定拿回来,今天我们两个高兴,能不能给我们做点儿好吃的?”

    这时候,严冰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知道严冰看我是什么意思,我紧接着对她说:“没什么,给我们准备两瓶酒,炒几个菜就行,肉可有可无。”

    我和王成立坐在饭桌前,我们聊了很多,不过王成立给我提的一个意见,我非常的赞同——他让我去找师傅,和师傅多学点功夫,这样,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大家都有好处。

    我也是这么想的,等吃完饭我便告别了严冰去山上找我的师傅。

    但是,要去师傅那里可不是近路,要走一天的路才能到。

    这时候,我又觉得,我要是一只鬼那该多好,“嗖”一下子就飞到师傅那里去了!

    可是又一想,这不是自己给自己开玩笑吗?自己还要捉鬼,还要给人过阴,怎么能变成鬼呢?

    我一边走一边想,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幸亏我来的时候带了一大杯子的水,不然的话,在这儿路上喝点儿水都难。

    离严家庄越来越远……

    我到师傅那里,需要经过两座山,不过庆幸的是,我不用爬山,在这山脚下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顺着这条小路,正好能够到师傅那里。

    我走了半天的路了,感觉这两个腿有点累了,我向周围看了看,觉得周围并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坐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一边敲打着自己的腿,一边喝着水。

    “呜呜……”

    是谁在哭?我赶忙向周围看着,就看到有一个妇女一边走一边擦着眼泪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这个妇女到底是人还是鬼呀?干嘛哭哭啼啼的?不过我的透视眼看了看看,她并不是鬼。

    这时候,我站了起来,等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想问一问他:“这位大姐,你怎么啦?”

    “啊——”

    这个妇女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

    他把我有点闷问愣了,我怎么不可以在这呢?难道这个路不可以走吗?

    这时候,我惊奇的问:“怎么了?这条路我不可以走吗?”

    “不是的不是的,我就是觉得在这种地方能够碰到一个人实在是太奇怪了!”

    我心想,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路本来就是人走的!算了,我也不想问他这些。

    不过,我觉得她一直伤心的哭,我就想问一问大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哭?

    这时候,这位大姐也就一直盯着我,片刻之后,叹了一口气,就向前边走着,她不相信我……

    我就是爱管闲事儿的人,我急走几步追上了这位大姐。

    “这位大姐,你说说看,或许我能帮助你!”

    这位大姐也又看了看我,可能是我长得帅,值得人相信,她向我讲述了她痛心的原因——她的母亲生病了,并且大医院小医院看过了,中医西医也看过了,都没有治好母亲的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