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压榨童工
    猿飞日斩果然如封火所想,开始跟他沟通,要将火之意志传承给他,主要的方式就是通过回忆。

    “想当年战国时期,各个忍者家族厮杀,导致平民都无法安心生存……”

    猿飞日斩这一回忆,可就苦了旁边的封火,他最怕遇到这种人,动不动就拉着你回忆一下,一回忆就老半天,但眼前这位可是大老板,封火只得强打精神,认真钻研。

    “树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火光将会继续照亮村子,并且让新生的树叶发芽。”猿飞日斩说到动情处,老眼忍不住溢出泪花,“正是先辈们前赴后继的流血、牺牲,才有如今木叶的安定繁荣!”

    封火也哭了,尼玛,刚刚来的时候差不多七点,这会快十一点了。

    容易嘛我!

    “唉,人老了话就多,好了,封火,下去吧。”

    您这不是一个多就能形容的!

    封火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单膝行礼后,封火瞬身术来到外面那棵树上,身影融入黑暗。

    到十二点左右,猿飞日斩终于起身回家,封火他们四个也在暗处保护随行。

    猿飞日斩的家离火影楼不远,高门大户,此时当然是安静得很了。

    大林用手势让封火到屋顶监控,竹叶就在大门附近,草雉就在后门那边,而大林自己是机动,哪里可疑哪里跑。

    “回来了。”主屋卧室,猿飞日斩的老婆猿飞琵琶湖被惊醒了,呓语般说了几句话。

    “吵醒你了,真是抱歉啊。”

    “说什么傻话啊。”

    老夫老妻没羞没躁的说了几句,屋里就熄灯,陷入安静。

    封火站在屋顶,四周万籁俱静,抬头看去,天空皎洁的月亮散发着温柔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而下,大院里的树叶在夜风中微微晃动,发出‘沙沙’声,更显幽静。

    此情此景使得封火诗兴大发,就在三代火影的屋顶上吟诗。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哎呦!”

    一颗石子从天而降,精准的落在封火脑门上。

    这是哪个杀千刀的三更半夜扔石头玩啊!

    你丫练小李飞刀呢!

    就见不远处大林站在树上,双眼不满的瞪着自己。

    封火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还在执行任务,忙闭上嘴巴。

    一夜无事,次日凌晨,天微微亮的时候,猿飞日斩就起床了,封火算了下,发现他最多就睡了五个小时,加上平日繁重的工作,也难怪他后面衰老得那么快了。

    猿飞日斩刚起来没多久,他老婆猿飞琵琶湖也起床了,洗漱后要给他做早饭。

    猿飞日斩温柔得笑道:“今天不用你做。”

    “啊?”猿飞琵琶湖有些纳闷。

    在屋顶站了一夜的封火心里凉飕飕的。

    “封火!”猿飞日斩喊道。

    果然是这样!

    封火认命了,跳下屋顶,有气无力道:“火影大人有什么吩咐。”

    猿飞日斩笑眯眯的说道:“啊,是这样的,早就听说你做的料理非常美味,今天,不知道可不可以给老头子我做顿美味的早餐?”

    “当然没有问题,这是我的荣幸!”封火义正言辞。

    ‘我的心里其实是拒绝的!’

    封火内牛满面,压榨童工啊,臭不要脸!

    放在我们世界,你绝壁是要进劳改所改造的!

    猿飞琵琶湖看到封火,很是诧异:“这个孩子……”

    “呵呵,别看他年纪小,但可是天才呢!而且在料理一道上也非常有天份,琵琶湖,今天你有口福了。”猿飞日斩不知从哪抽出烟斗,又吧唧吧唧抽上了。

    “你啊,少抽点。”猿飞琵琶湖道,“难道他就是阿斯玛口中的那位同学?竟然已经加入暗部了,真是了不起的天才。”

    “啊,就是这孩子。”

    说话间,封火已经来到厨房,虽然带着面具,但双眼已经欲哭无泪。

    这算哪门子事啊!

    还不如以前呢,至少做饭这种事有影分身做。

    洗菜、点火、放油、清炒,封火带着面具就哗哗哗炒起菜来。

    然后抓起一把辣椒就扔了进去。

    酸辣大白菜,嗯,变态辣!

    辣子鸡丁,嗯,也是变态辣!

    最后封火良心过不去,又炒了碗……辣椒!

    啊哈哈哈,开心!

    三碗菜放上饭桌,猿飞日斩和猿飞琵琶湖就不停打喷嚏,实在是辣椒放太多了。

    老夫妻两面面相觑,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口放进嘴里。

    猿飞琵琶湖眼泪都出来了:“白菜做得不错,就是辣了点。”

    “嗯,这碗菜的味道也很棒……就是辣了点。”

    最后一碗是辣椒,光看着就渗人了。

    封火忙道:“我是听阿斯玛说他的家人都喜欢吃辣,所以……”

    封火大义凛然的表示这锅他不背!

    猿飞日斩喝了口茶,摇头失笑:“封火,你这个孩子啊真是。”

    猿飞琵琶湖也捂嘴笑起来。

    良心不会痛的封火淡然自若,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最后,吃了一晚米饭,喝了十碗茶水,嘴唇又红又肿的猿飞日斩,轻装简行的去上班了。

    到七点左右,就有暗部成员过来换班。

    忙活了一晚上的封火,终于下班了。

    ……

    与此同时,木叶警务部队中,宇智波天泉一脸悲愤的看着宇智波山野以及他旁边的宇智波富岳,那眼神简直就跟看那什么什么似得。

    事实上也差不多。

    当宇智波天泉将自己大脑被暗部刻下咒印的消息告诉宇智波山野,后者却反而松了口气,并把宇智波富岳介绍给他认识,隐晦告诉他富岳就是今后宇智波一族的最高领导人!

    宇智波天泉怎么能不生气、悲愤?

    好嘛,自己前脚刚踩进屎坑,你后脚就告诉我放心去屎,宇智波不需要你了,你的心里还有我这个儿子嘛?

    你的良心不会痛嘛!

    “天泉,你的天赋不错,但器量太小,格局不够大,无法担当起宇智波的责任,我希望你能明白!”宇智波山野叹气道,“更何况,你现在的状况也不适合领导宇智波了。”

    “父亲大人,恐怕不是这样吧,即便我不加入暗部,你也不打算将警务部队传给我!”宇智波天泉歇斯底里的吼道。

    “够了!你以为警务部队是什么,是我想传就能传的嘛!”宇智波山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啪啪啪拍着桌子,“既然加入了暗部,就好好在那里干下去,这……也未免不是一条出路!”

    宇智波天泉双手握拳,脸色涨得通红。

    “好了,你下去吧。”宇智波山野挥手。

    旁边,宇智波富岳全程沉默,这种时候他也确实不方便说什么。

    “富岳,你别介意,这孩子被我惯坏了。”

    宇智波富岳连说天泉这孩子有性格,只是青春期叛逆,再长大点就成熟了。

    宇智波山野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