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大肥羊!
    踏、踏、踏……

    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从黑暗的尽头缓缓传来,直至近前,却忽然停下。

    “野乃宇,楞在那里干什么!”团藏阴冷沙哑的声音如夜枭,带着几分绝然的杀意。

    “团藏大人!”药师野乃宇缓缓走来,身影暴露出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憔悴。

    她单膝跪地,指尖的摆动显示着她的不安。

    “你接下来的任务非常简单!”团藏低沉道,“暗杀宇智波一族的天才!”

    药师野乃宇咬牙。

    “宇智波封火!”团藏脸上露出残忍笑意,“这个小孩太可怕了,看似单纯,但其实是宇智波一族安放在三代火影身边的间谍!我做为木叶的长老顾问,有责任除掉他,哪怕为此背负骂名,我也在所不惜!”

    药师野乃宇微微颤抖,第一次发出反对声音:“团藏大人,我、我拒绝!”

    团藏瞳孔猛得一缩,狂暴的怒意从他眸中溢出!

    根部是他立身之本,他绝不能容忍任何违抗他的声音出现在根部!

    药师野乃宇即便再出色,也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必须将她的利用价值用尽!

    做为枭雄,团藏懂得隐忍,很快压制怒意,他缓缓走到药师野乃宇的身边,声音如魔鬼,带着无穷诱惑:“我知道你传授过他医疗忍术,他对你非常信任,你出手,成功的几率是百分之百!只要你完成这个任务,嘿嘿,我就放你自由,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嘛!”

    药师野乃宇仍旧摇头,眼神坚定:“团藏大人,我拒绝!!”

    团藏眯着眼睛,冷冷的盯着跪在地上的野乃宇,眸中露出杀意。

    “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团藏怒喝,“身为根部成员,没有名字,没有感情,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任务才是你们唯一存在的价值!药师野乃宇,宇智波封火不死,就只能请你去死了!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

    话落,团藏沉着脸转身离去。

    药师野乃宇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

    “怎么会变成这样……”

    ……

    封火很想出村任务,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太敏感,团藏的阳谋失败,宇智波的拉拢也落空,若是独自外出任务,很有可能会被暗杀掉。

    他向来是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敌人,绝不掉以轻心!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团藏竟然丧心病狂到派药师野乃宇来暗杀他。

    封火看着坐在对面一脸平静的野乃宇,胸中有怒意沸腾。

    “药师姐姐,我们去找火影大人吧,你的医疗忍术这么出色,他一定会帮你的!”这个时候的封火实在太弱小了,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她。

    药师野乃宇笑道:“没用的,我是根部成员,隶属于团藏大人,即便是火影大人也没有权利干涉。”

    封火不甘,他也想到了这点,而且猿飞日斩刚刚从团藏手里保下他,这个时候必然不会因为一名根部成员再去得罪团藏。

    药师野乃宇忽然长舒口气,道:“其实我早就已经厌倦这样的日子了,只是没有办法脱离根部,现在的情况,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药师姐姐!你不要放弃!我去找人帮忙,一定会有办法的!”封火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旗木朔茂!

    他是木叶白牙,是暗部队长,位高权重,实力惊人,即便是团藏也不可能是他对手!

    但!

    封火脚步一顿。

    旗木朔茂是猿飞日斩的左右手,如果连猿飞日斩都不愿救,旗木朔茂又怎么敢出手?

    等等,有一个人貌似可以!

    纲手!

    做为初代火影的后代,千手一族的公主,三代火影的徒弟,三忍之一,纲手在木叶的地位非常特殊,宇智波一族也好,日向一族也罢,即便是团藏,也不敢轻易开罪!

    若是她出面,或许可以救下野乃宇!

    ‘即便只是暂时保护也足够了!只要给我时间成长,团藏,我倒想看看你还敢杀谁?!’

    “药师姐姐,你放心,我想到办法救你了!”

    封火直接朝外跑去。

    药师野乃宇看着他的背影,露出温柔的笑意。

    ……

    “纲手,纲手,纲手住哪来着?”

    封火急坏了。

    千手一族已经渐渐退出木叶舞台,就连居住的地方都从繁华的地段迁移,封火以前没关注,这会就跟没头苍蝇似得,找不到屎去叮了。

    他忙去火影楼找三代火影。

    “找纲手?”猿飞日斩抽着烟斗,笑道,“你想找她的话,去赌坊就是了。”

    封火一愣,是啊,纲手可是赌鬼啊,怎么把这茬忘了?他瞬间醍醐灌顶。

    “火影大人,谢谢您!”

    封火当即跑出去。

    木叶很大,赌坊自然也不少,但以纲手的性格,必然是去最大的那个赌坊,毕竟是传说中的大肥羊嘛!

    半小时后,封火就出现在最大赌坊门口。

    “大富翁赌坊?”

    封火推门进入……结果被拦下了。

    “喂喂,这是谁家的小屁孩啊,赌坊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小鬼,赶紧滚回家去!”

    几个胳膊上能跑马、胸肌能夹鸡蛋,不是伙夫就是打手的混混走了过来。

    “别挡路,滚!”封火没空理他们。

    “小鬼,你的胆子不小啊,竟然敢跟大爷这么说话!”

    “可不能当做没有听到啊!”

    几个混混嘻皮笑脸的挽着袖子上来,但哪是封火对手。

    “木叶旋风!”

    封火一脚踢出,直接把他们给撂在地上喊妈妈。

    封火冷哼一声,跨过他们直接走进去。

    “来来来,押大押小,买定离手!”

    “哈哈,老子又赢了,给钱给钱!”

    “运气真差啊,才半小时就输光了。”

    “我两年的积蓄就这么没了?不,不,我要赢回来,我一定要赢回来!”

    “哎哎,小哥,我们赌坊可以借钱,利息虽然有点高,但我看你一定能否极泰来,今天一定能大赚特赚!”

    杂乱的声音如千万只蜜蜂在封火耳边嗡嗡叫,他静下心,迅速过滤那些无关的话。

    “听说了嘛?那只大肥羊又来了!”

    “嘘,小声点,别让太多人知道,走,我们去看看!”

    “大肥羊逢赌必输,我们只要押她的对面,赢钱的几率一定大!”

    封火眼睛一亮,找到你了,大肥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