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赶赴雨之国
    呼呼……

    封火坐在花店里凝练查克拉,结果一不小心太过专注,直接睡着了。

    咚咚咚!

    一沧桑的中年大叔一脸不满的敲着桌子:“喂喂,我要买花。”

    封火惊醒过来,看到这位大叔,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沧桑的中年大叔不满的伸出两只手,做了几个隐秘的手印。

    封火一看,得,是一个村的。

    正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今儿个不把你裤兜里的钱都骗出来,怎么对得住我精心饲养的玫瑰花?

    然后他摇头甩出这荒谬的念头,自己这角色代入太强烈了,差点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随后,沧桑的中年大叔就扔了一张小纸条给他,转身离去,嘴上还不忘臭骂封火的玫瑰花卖得贵。

    封火麻溜的将纸条拿起,摊开一看,是一组混乱的数字,一般人即便看到也不会意识到什么,但这确实是木叶传递讯息的代码,封火取出一小本本,按照数字将传递的字一个个找出来,串联起来。

    嗯,果然是来自猿飞日斩,命令他立刻回村。

    联想到前几天传来关于岩隐村宣战的消息,封火意识到了什么。

    ‘看来还是要上战场啊。’

    只是以前是作为后勤,至于现在,可说不好了。

    封火将纸条毁尸灭迹,脸色凝重。

    砂隐村加上岩隐村,木叶要同时面对两大隐村的战争,再加上团藏和宇智波一族等心机叵测的掣肘,村子里的人手恐怕是捉襟见肘了,封火年纪不大,但已经有特别上忍战力,招他回去,显然不会再让他在补给部队待着。

    封火也不停留,关于影分身看守的两条线路也没必要报备,至于花店就更是无所谓了,他离开后谁爱经营谁经营。

    当天,封火就简单收拾了下,匆匆离去。

    ……

    再次回到木叶,封火发现村子的气氛终于凝重起来,来往的村民们脸上都带着几分压抑、不安,而这一切,都是岩隐村宣战导致的。

    在门口登记完毕,封火刚进去没多久就看到了两个身穿宇智波族服的警务部队成员。

    “呵呵,这不是我们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嘛?看起来有些狼狈啊。”

    “听说就要上战场了,真为他感到悲哀啊,哈哈哈。”

    “胡说!上战场可是荣耀之事,哪像我们,只能在村子里巡逻,整天无所事事,不用担心被敌人偷袭,不用担心被人杀死,唉,真是烦恼啊。”

    封火看着这俩**,都懒得搭话,脚步一踏就要从两人身边穿过。

    但这两人默契十足,竟同时迈步欲要挡住封火的路。

    下一瞬,封火睁开三勾玉写轮眼,三颗勾玉疯狂旋转,直接催眠了这俩**!

    等他们回过神来,封火早已走远。

    “可恶,这个家伙真是太嚣张了!”

    “竟然对同族使用写轮眼幻术,该死,迟早要将他眼睛回收!”

    ……

    来到火影办公楼,封火顺利见到了沉迷烟斗的猿飞日斩。

    “咳咳,回来了!”

    猿飞日斩年纪大,压力也大,再加上天天抽这么多烟,身体状况难免下降。

    “火影大人。”

    封火行了一礼。

    “岩隐村宣战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猿飞日斩又抽了口烟,烟气吞吐,双眼迷离,缓缓说道,“大蛇丸已经成功开辟第二战场,让鹿久率领一批忍者对战岩忍,但同时对战两大隐村,前线的人手就不够了,封火,你年龄不大,但是已经拥有足够实力在正面战场战斗。”

    说到这里,猿飞日斩双目灼灼的盯着他。

    封火忙从善如流:“火影大人,我愿意前往岩忍战场!”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猿飞日斩欣慰道,“树叶飞舞之处,烈火必燃,火光将会照亮村子,树叶又会再次萌生,孩子,你已经真正继承火之意志了!”

    封火嘴角抽蓄,这个话他该怎么接?

    学迈特戴父子跪下来痛哭流涕?

    还是学鸣人双手握拳大叫我一定会保护同伴保护村子?

    好在猿飞日斩很忙,挥挥手让他滚蛋了。

    封火回了趟家,夕日红依旧在接受纲手的训练,坚韧的性格让她的脸蛋迅速脱去稚嫩,少了一分可爱,多了一分英姿飒爽。

    封火甚至已经隐隐看到原著中那名坚强的忍者了。

    “封火,你回来了!”夕日红看到他,两只眼眶很快就红了。

    纲手却是满脸不爽:“嗯?你小子不是在外面执行任务嘛?怎么跑回来了?”

    封火一边安慰泫然欲泣的夕日红,一边回答纲手:“我是被火影大人叫回来的。”

    “这么说,你要去岩忍战场了?”纲手若有所思。

    “什么?”夕日红眼眶更红了。

    封火大义凛然道:“红,哭什么,做为忍者,我早就有这个觉悟了。”

    夕日红一听顿时露出钦佩神色。

    纲手忍不住一拳把他轰飞:“混蛋,别在这里骗小女孩!”

    ……

    翌日,封火汇合其他前往前线支援的忍者,足有三百多为忍者,浩浩荡荡朝着战场出发。

    这大群忍者中,封火的年龄绝对是最小的,因此看到他,不少忍者都露出诧异神色,几个脾气暴躁的,更是露出‘你这个小鬼不要拖累我’的眼神。

    封火权当没看到,该干嘛干嘛。

    赶路是枯燥的,加上周围忍者若有似无的小小排斥,封火也就自顾自沉浸在修炼中。

    靠近雨之国,头顶的天气也渐渐阴沉下去,空气中带着一股湿闷之意,仔细闻还有一股血腥气息。

    封火跟着大部队朝着第二战场赶赴。

    第二战场依旧是在雨之国,这个倒霉的国家承受了太多战乱,但谁让这个国家的战略位置重要呢?

    雨之国的两大战场,分别靠近风之国和土之国,两个战场之间对于忍者来说大概有两天的路程!

    哗哗哗!

    雨之国半天,天空就下起瓢泊大雨,一众忍者狂奔在雨中,场面非常壮观。

    高空一头灰色老鹰在雨中振翅飞翔,灰褐色的眼瞳看到下方的忍者,当即掉头远去。

    “是岩忍的忍鹰?”

    “射下来!”

    当即有忍者跳上空中,以风遁袭击。

    但老鹰速度太快,很快就消失在雨中。

    “该死!”

    他们作为增援赶到战场,没想到还没大本营就被敌人知道消息,士气难免下降。

    封火二话不说通灵出超轮舞兄弟。

    两只雪鹰振奋飞翔,鹰鸣响彻云霄。

    就在一众忍者目露期待之色时,超轮舞兄弟就被大雨淋成落汤鸡,两只翅膀啪啪啪拍着落到封火两侧肩头,用鹰喙啄着他的脸,似乎在埋怨他。

    封火一脸尴尬,虽然没抬头,但还是能感觉到一众忍者眼中的幽怨。

    这不能怪我吧?

    封火还能怎么办,忙将两只丢人的雪鹰通灵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