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万花筒
    目睹好友为救自己而惨死在前,宇智波富岳受不了这刺激,一双三勾玉写轮眼当时就基因突变了。

    血色的瞳孔中,三颗勾玉缓缓变化,逐渐分离,竟变成了三颗黑玉以及三条黑柱,泾渭分明的倒映在血色瞳孔上。

    宇智波富岳此时恨怒欲狂,偏偏脑海中却诡异的冷静无比,他清晰的察觉到自己写轮眼的变化,瞳孔中蕴藏的瞳力也在瞬间出现诡异变化,陌生又熟悉,却强大到让他自己都惊骇。

    ‘难道……’

    宇智波富岳猛得想起了祖地族碑上的记载,以及上任族长宇智波千夏告诉他的事。

    ‘万花筒……竟然是这样开启的。’

    他来不及深思,对面的忍刀七人众已经再次出手。

    无梨甚八挥舞着爆刀飞沫,狂笑声中起爆符漫天飞舞,洋洋洒洒飘向宇智波富岳。

    而栗霰串丸也操控着长刀缝针上的钢丝,想要搅碎宇智波富岳的身体。

    宇智波富岳瞳孔一缩,强悍的瞳力犹如实质般倾泻而去,一片朦胧的紫色瞬间包裹住他。

    紫色光晕中,仿佛有几根骨头狰狞而立将他围住。

    轰轰轰……

    起爆符疯狂爆炸,恐怖的火浪一层层席卷向宇智波富岳,但他站在那里,周身紫色瞳力凝聚,竟毫无所惧。

    ‘这是须佐能乎。’

    宇智波富岳心头砰砰直跳,但可惜他刚刚开眼,只能召唤出须佐能乎的几根骨头,防御有余,但进攻不足。

    “嗯?这是什么忍术?”栗霰串丸攥紧了铜丝,但有须佐能乎护体的宇智波富岳完全无惧。

    无奈,他只能将铜丝收回。

    “让开!”西瓜山河豚鬼一跃而起,鲛肌狠狠砸在宇智波富岳的头顶。

    “吞噬吧,鲛肌!”西瓜山河豚鬼大笑。

    这把忍刀可是能吸收查克拉的吞噬之刃,即便是尾兽查克拉都能吸收,更别提区区一个宇智波了。

    “嗯,不对,这双眼睛是怎么回事?”西瓜山河豚鬼抬头正好和宇智波富岳的眼睛对视。

    下一瞬,他的双眼在瞬间失神,浑浑噩噩不知所觉,手中的鲛肌也无力的衰落,掉在地上溅起几丝草屑。

    “河豚鬼,你这个混蛋在干什么?竟然连鲛肌都不要了嘛?”无梨甚八一直在挥舞爆刀飞沫,起爆符已经在四周勾勒出一道严实的墙壁,乍一看去,这起码有十万张起爆符!

    “他中幻术了!”栗霰串丸的长刀缝针一收一卷,钢丝瞬间缠绕住西瓜山河豚鬼以及鲛肌。

    宇智波富岳抬脚想要追杀,但不远处的枇杷十藏、黑锄雷牙等人已经杀至,忍刀七人众汇合,战力绝对不是一加一,饶是开启了万花筒,宇智波富岳也自问不是对手。

    他环顾左右,族人已经尽数退离,一咬牙,转身离去。

    “别追了!”栗霰串丸将陷入幻术中的西瓜山河豚鬼扔在地上,冷笑道,“这个白痴怎么处置?直接杀了嘛?”

    不愧是无情而人组,即便同为忍刀七人众,他也毫不留情。

    枇杷十藏冷笑道:“他要是死了,谁来继承鲛肌?”

    言语间,丝毫没有阻止的诚意,只不过是碍于没有继承者才如此说。

    “那个宇智波的眼睛有些不对啊,跟其他人的不一样!”无梨甚八一边回收起爆符,一边懒洋洋的将回收的起爆符贴在西瓜山河豚鬼的身上,不一会,西瓜山河豚鬼全身上下都贴满了起爆符。

    “喂喂,真的要杀了他嘛?”通草野饵人怪笑道。

    枇杷十藏笑道:“再强大的血继限界在我们面前也没用,不是嘛?”

    谈笑间,西瓜山河豚鬼终于悠悠醒来,第一反应就是抓住附近的鲛肌,随后看到围在自己旁边的几人,面露不爽:“刚刚是怎么回事,我……混蛋,这些起爆符是怎么回事!可恶!无梨甚八,你这个白痴想死嘛!”

    “喂喂,不要这样对恩人的朋友说这种话!”栗霰串丸嘿嘿冷笑。

    “哼!”

    随着宇智波的撤离,这场战役自然无疾而终。

    没多久,雾忍统帅水无月空就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你们几个,不是让你们待在大营里嘛!是谁允许你们出去的!?”

    “水无月空,别对我们指手画脚,你没资格指使我们。”西瓜山河豚鬼正一肚子气呢。

    其余忍刀七人众也都怪笑不语,一脸戏虐。

    水无月空沉着脸,这一战役,他水无月一族死了不少人,让他心痛不已,但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这其中有一小半竟是死在这七个人手里!

    看着这桀骜不驯的七人,水无月空告诉自己要冷静,正面冲突的话,即便是他也不是对手,嗯,回去后就打小报告!

    “这件事情,我会如实汇报给水影大人,哼!”

    确认过眼神,水无月空阴着脸离去。

    枇杷十藏擦拭着他的斩首大刀,不屑笑道:“这个老家伙一定会去水影那里搬弄是非,我看我们要早做打算。”

    “今晚就杀了他?”栗霰串丸阴笑不已。

    “有早椿这个家伙在,不太容易。”枇杷十藏沉声道。

    尸骨脉的强大因人而异,有些人即便拥有尸骨脉,实力也一般,而有些人掌握了尸骨脉,其实力让人绝望,早椿显然就是后者。

    即便是忍刀七人众,也对他忌惮不已。

    “既然是战场,那我们杀些木叶的忍者给水影看,到时他也不好责备我们。”通草野饵人道,“不过我不想和那些忍者在一起,只会拖累我们。”

    “那就去木叶的后方大开杀戒吧,嘻嘻。”

    “听说木叶有个很厉害的家伙,叫旗木朔茂?”

    “哈,木叶白牙,不知道他的头硬不硬,能不能挡住我的大刀!”

    忍刀七人众越说越嗨,煞气毕露。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哈哈哈哈。”枇杷十藏将斩首大刀扛在肩头大笑。

    一行人当即离开大营,连夜朝木叶后方行去。

    得到消息的水无月空站在大营门口,看着这七人扬长而去,不禁笑出声:“终于走了。”

    他知道忍刀七人众极为桀骜,有时连三代水影的命令都阳奉阴违,但明面上却必须给三代水影面子,因此他之前故意去找他们,就是想借三代水影逼他们做事。

    目前来看,很顺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