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果果病倒
    ,精彩小说免费!

    唐炎离开,身后陈紫月还想追过来,但身子还没动作,就被愤怒无比的周勇揪住了头发。

    “臭婊子,当初我周家发达,你就巴结过来了。现在,我周家没落了,就想离开了。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你这辈子,都是我周家的人,我周勇吃糠咽菜,你也要陪着一起,别想离开。”周勇疯狂的怒吼着,对陈紫月一阵暴揍,顿时一声声凄惨无比的嚎叫声响了起来。

    而此刻,周围的宾客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一人出手相助。这种女人,如此下场是活该,也是她应得的,没有人会可怜她。

    最终,唐家的这场酒宴提前结束了。但酒宴起到的效果却比预想的要好很多。

    接下来两天,酒宴上发生的事情飞快的在整个江北市传开了。周家没落,唐家崛起,江北市的格局也随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临风集团和唐家门口,每天几乎都有络绎不绝的客人前来,洽谈合作的事情。

    唐炎父母越发的忙碌了,倒是唐炎自己,完全从公司的事务中抽身出来了。将精力放在了学校和修行之上。

    现在,唐家家境快速好转,钱财对唐炎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了。唐炎也趁机给自己调配了好几副草药,服用过后,让自己的实力又提升了一些。

    如果说之前的唐炎,内劲和先天高手一样,能够运转真元气息,但身体却比一般的先天高手要弱一些。而现在的唐炎,无论是身体还是内在,都已经完完全全的达到了先天高手的境界。可以称一声真正的“宗师”。

    呼出一口真元气息,喷涌到前方一棵小树上。原本葱葱郁郁的树木,被真元气息侵染之后,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枯黄了起来。

    看着枯黄得好似被火烤了一般的树木,唐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心中暗道:“终于,真正进入练气阶段了。我的《九天玄火诀》,要真正的体现出威力了。”

    唐炎修行的《九天玄火诀》是至刚至阳的修行功法,呼出的真元气息也蕴含着灼热的阳气,所以将那小树炙烤死亡。

    “下一步,看来要搜寻一些富含阳气的药物,提升我的《九天玄火诀》了。”唐炎心中想着,刚刚收功。而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名称,唐炎不禁感到有些惊讶,因为来电的是芳华公司的许媚,“许总,你好!”

    电话那头,许媚的声音显得很是着急,“小唐,果果出事了。”

    听到果果,唐炎不由得想到了那个可爱的小姑娘,马上问道:“许姐,你不要着急,冷静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果果怎么了?”

    “果果病了,现在在医院中昏迷不醒。医生们没有任何的办法,果果的生命特征正在不断的衰竭。”许媚几乎要哭出来了。

    唐炎心中一动,道:“许姐,你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来,你相信我,果果一定没事的。”

    “嗯,小唐,我相信你。我相信——”许媚呜咽着,随即报出了医院的地址。

    唐炎挂断电话,马上驱车朝医院狂奔而去。

    不到二十分钟的功夫,唐炎赶到了医院之中。满脸泪痕的许媚,顾不得解释什么,带着唐炎来到了病房之中。

    此刻,病床周围,几名医生正讨论着什么。但面对仪器上不断衰竭的数字,他们也无能为力。

    “让开!”唐炎走过来,一把将几名医生推开。不顾上他们不满的目光,扑到病床边,看着病床上的小姑娘,唐炎的面色不禁沉了下来。

    因为原本粉雕玉琢一般的可爱小姑娘,此刻却满脸发黑,圆润的脸颊消瘦了很多,脸上甚至出现一些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皱纹。

    而且,果果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阴冷寒气。寒气一点点的散逸出来,同时也将果果的生命气息随之带走。

    看到这幅情景,唐炎根本不用把脉,就知道这是果果身上本来的阴寒气息发作了,甚至更加严重了。

    “这阴气,比之前的时候,重了十倍都不止。果果到底遇到了什么!”唐炎心中又惊又怒,但此刻却顾不上这些,一门心思的扑在救人之上。

    将果果扶了起来,脱掉上衣。唐炎迅速在小女孩身上点了几下,然后双手运气,一股股温厚灼热的真元气息顺着唐炎的手掌,涌入到果果体内,将阴寒气息给压了下去。

    一刻钟后,果果体内的阴寒气息被压了下去。果果的脸色也瞬间好了许多,生命体征的各项数字,也随之稳定了下来,逐渐开始恢复正常。

    “辛亏是《九天玄火诀》有进步,否则的话,要压下那阴寒气息,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唐炎心中吁了口气,然后看向许媚,问道,“许姐,我给果果的那枚玉佩在哪?我不是嘱咐你一直给果果带着吗?”

    提到玉佩,许媚这茬回过神来,道:“那玉佩,我一直给果果带着的。但今天果果突然发病,我没怎么注意!这才发现玉佩不见了。”

    闻言,唐炎不由得皱眉,道:“许姐你的意思是,玉佩果果一直带着。直到今天才不见的?”

    “嗯!几乎是一直都带着!”许媚点点头道,“除了偶尔在家的时候会取下来之外,其余时间,果果都带着那玉佩。因为她说她很喜欢那玉佩,感觉带着很舒服,所以我也一直没取。”

    唐炎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玉佩方面的,你家里的,或者是果果身边的?”

    “异常的事情?”许媚皱眉,思索了起来。

    数分钟后,许媚似乎想到了什么,出声道:“要说异常的事情,应该没什么。就是果果的生父,前天的时候来过一次。他想看果果,但被我拒绝了,后来就离开了。”

    “生父?”唐炎看向许媚。

    许媚沉声道:“那是我的前夫,我们在四年前离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