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黑影来袭
    ,精彩小说免费!

    “在果果出生前,他一直是个不错的男人的,但就在果果出生后不久,他忽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工作没有心思干,整天在外面晃荡,深夜才回家,有时甚至一连几天都不回家。”

    “同时,他整个人也消瘦了起来,还经常和我吵架。这样持续了三个月的时间,我实在忍受不了,也担心对果果造成伤害。于是就和他离婚了。”回忆起了不悦的时光,许媚的情绪有些低落。

    唐炎闻言,不由得沉吟了一会儿。随后又继续开口问道:“你说前几天果果父亲要见她是怎么回事?还有,当时的他,有什么异样没有?”

    许媚回忆了一会儿,开口道:“刚离婚的时候,他还不愿意,经常过来找我和果果。骚扰了我们差不多半年时间,后来我们搬家了,他也就没来了。直到最近这半年时间,他又开始出现在我家附近了。几天前,他出现在我公司门口,在下班的时候拦住我,说想带果果出去玩几天。我当然没有答应,让保安将他赶走了。”

    “呃,而要说他有什么异样的话!那就是相比于几年前,现在的他安静了许多,没有像离婚前那样狂躁的闹腾。我说了不同意之后,喊了保安,他自己就主动离开了。”许媚道,“而且,我看着他,总是有一种阴冷的感觉,让我感到有些不舒服。”

    “阴冷的感觉!”咀嚼着这些字眼,唐炎想起了之前在果果身上探查到的阴寒之气,脑海不由得想到了一些事情。

    看到唐炎脸色阴沉,许媚更是担心了,道:“怎么,有什么异常吗?”

    唐炎道:“现在还无法确定,不过我猜果果的事情,和她生父脱不了关系。”

    “真的是他,我要报警抓他。”许媚气得俏脸通红。

    唐炎眼中闪烁出一抹光芒,道:“不要急,这次的事情有些特殊。剩下的事,交给我吧,我保证,果果没事的。”

    “真的吗?”许媚有些担心。但一想到唐炎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势力,顿时又充满了信心,点点头,道,“你需要什么,我去准备一下!”

    唐炎道:“不要什么特殊的准备,就和平时一样。你们对我就像一个普通朋友就够了。等会儿我会假装离开,但马上会悄悄的回来,守在这边的。”

    “小唐,这,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真不知道——”唐炎笑了笑,道,“许姐,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也很喜欢果果,她没事的,你放心。”

    “嗯!”许媚点点头,眼中充满了信任和放心的神色。

    随后,就和约定的一样。许媚像对待普通朋友一样,将唐炎送出了医院。

    一刻钟后,唐炎悄无声息的又出现在了病房之中。二人默契的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彷佛对方根本不存在一般。

    就这样,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夜深时间。许媚趴在果果的病床边上,眼皮打架,有些支撑不住了,但还在撑着。而在病房里面的阴暗角落里,唐炎静静的站在那边,好似一块石头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的动静。

    要是许媚不提前知道唐炎站在那里,恐怕根本不会察觉到病房中多出了一人。

    凌晨一点,外面吹起了夜风,树叶哗啦啦的在窗外摩擦响动着。枝叶在风中摇摆,被皎洁的月光将树影照射到病房之中,好似一只只狂魔乱舞的鬼影,不禁让人感到心中一阵发慌。

    一阵风过,一朵乌云无声无息的飘荡过来,遮住了越过。顿时让整个世界都为之一暗,周围的温度似乎也随之降低了一些,让迷迷糊糊的许媚不禁裹了裹外套,将自己包裹得更紧了。

    而就在此时,一个飘然的身影出现在病房的窗前。黑影一袭黑袍,身形十分消瘦,整个人在阴影之中飘然来到了窗户前。

    若是普通人看到这一幕,恐怕要吓得惊叫出来。毕竟这里可是三楼,这黑影却好似悬浮一般的出现在窗前。如此情形,实在是诡异无比。

    黑影身形飘动,无声无息的靠近窗户。伸出同样包裹在黑色手套下的右手,在窗户上鼓捣了一番,轻松将的窗户打开了。然后,黑影飘进了病房之中。

    许媚似乎察觉到这边的动静,揉了揉眼睛,准备扭头看过来。那黑影见状,挥了挥手,朝许媚打出一道黑气。许媚顿时眼前一黑,一下栽倒在病床上。

    而那黑影,彷佛漂浮一般的来到病床另一边。看着病床上闭目昏睡的果果,静静的看了数秒钟,随即伸出双手,要将果果从病床上抱起来。

    就在黑影即将动作的时候,忽然间,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掠走果果,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声音突然出现在背后,好似一个人贴着自己的耳朵在低声细语一般,顿时让黑影为之一惊,猛地的扭头过来,同时右手成爪,狠狠的抓向了身后。

    但身后的人影只是一掌拍过来,顿时将黑影的手爪给拍了回去。巨大的力道甚至将黑影震得连连后退了几步。

    黑影知道遇到了高手,马上转身朝窗户方向跑去,准备逃走。

    但唐炎早有准备,岂会让他逃走。只见唐炎大手一招,一股无形的真元气息顿时朝黑影袭去。黑影顿时感到背后一股巨力抓来,身子不由自主的被拉了回来。

    唐炎右手抓住黑影,左手一把将黑影带在头上的黑袍帽子给扯了下来。

    顿时,一张干瘦的中年男子的脸颊出现在月光之下。男子眼眶深陷,眼圈发黑,脸颊干瘦得几乎可以看到骨头的形状了。若不是他能动弹,恐怕会被人误以为是一具干尸。

    而刚才倒在病床上昏睡的许媚,此刻抬起头清醒了过来。朝这边看来,一看男子的面颊,许媚顿时激动了起来,“刘刚,没想到真的是你?你对果果做了什么?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毫无疑问,这黑影就是许媚的前夫,果果的生父刘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