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屠戮苍生还有谁!
    “呼!”

    一阵刺骨的冷风吹过!在那苍穹下!

    一把血夜如妖的剑,一头红发的张狂之魔!

    “来战吧!”

    血色的剑,怨煞的气!无穷的道术,刀光剑影!

    ……

    “哒,哒”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尸横陈地,如鸟兽退散。

    这偌大的祭天大殿,此刻却只剩下那血色的身影疯魔乱舞,那逼人的煞气可以使人癫狂,各种负面情绪重重叠叠!

    天籁仙子离着百丈远,站在高阁上,飘散若尘,秀眉微蹙,很难想象就是那个人真的做到了,击退了堪比上古圣皇的杀劫!

    ……

    三日前的夜晚,寂静的皇宫花园,蚕虫鸣叫,一缕缕悦耳清灵的妙音缓缓流出,让人闻之清爽,疲惫烦恼尽散!

    “好琴音,妙哉。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有几回闻。

    也许只有那逍遥出尘的神仙才能听闻啊,天籁仙子。”许易走出来,面露笑意,毫不吝啬的鼓掌赞叹。

    “恭喜侯爷坐上那九五之尊的位置,真正的成为人中之龙。”

    天籁仙子站起身,微微欠身一拜,隔着面纱,神秘而又美丽。

    “呵呵。九五至尊至位,我不在乎。我倒是很愿意空闲听你弹几首小曲,遣散身心疲惫。”许易笑道,摇头无奈。

    天籁仙子则是面露疑惑,她似乎有些怀疑眼前的人是否是冠军候了!

    为什么白天与夜晚会表现的如此截然不同,真的就是两个人一样,而眼前的这位更真实一点。

    “其实妾身很想知道陛下那时把我从九渊神域掳走的目的?”天籁仙子问道,同时摘下了面纱,一抹嫣然巧笑,露出一张绝美无暇的脸蛋。

    这种绝色出落的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就如她的天籁琴音,不似人间有!都是那么独一无二。

    然而面对者幅姿容,许易内心毫无波动…才怪!

    “美!”许易缓缓出声道,也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

    “呵呵,陛下还没回妾身问题呢?”天籁仙子淡然笑道。

    她能听出许易说出的夸赞,并不不浮躁,且没有包含**之心!

    而是发自内心对美好事物的赞美,只是他这种人也会有这样的心境吗?

    所以天籁仙子奇怪,对许易这个矛盾的集合体新奇,忍不住就留在了他的身边,静看风雨,想看这人到底能走多远!

    “你真的想知道?”许易饶有意味的笑道。

    “嗯。”天籁仙子点头。

    “呵呵,你猜!”

    “……”

    ……

    现在,天籁仙子看着祭祖大殿下状若疯魔的许易,喃喃自语“现在我知道了原因!”

    一把古色的凤梧琴悬在高空,清灵安宁的乐符缓缓从她的十指尖上悄悄溜出。

    这声音似黄鹂,似百灵,似凤似鹤,好像聚集了世界上所有美妙的音符为一体。

    化作实质的美妙光芒围绕起许易身旁,与那血红焦黑的煞气交织一起,缠绵悱恻。

    天籁仙子的本体乃是其父正气子,采集天地之间的一抹纯粹清灵之气与诸子显圣时的文道正气糅合而成,在其母体内孕育三年方才诞生。

    可以说此女一出生就钟天地之灵秀之韵,有化腐朽为神奇的造化之力。

    尤其是其弹奏的天籁之音,听其乐可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消除内心杂念,心平气和,洗涤灵魂,增强修为。

    七彩绚丽的琴音,充满着天道正气包裹许易,似乎想把他从无边的戮海拉回,点醒。

    然而煞气之重,浓成实质。负面之绪根深蒂固,早已经扎根在灵魂深处。

    这悦耳净化的天籁琴音不但没有丝毫回转余地,反而如同催化剂一般给为焦灼!

    “吼!”

    这道叫喊愈发的远离人性,似乎将要彻底的迷失沉沦!

    天籁仙子快速演奏天籁之音,十指如同精灵梦幻,眼花缭乱,白皙的额头滚落晶莹的汗水,却又不自知。

    “没想到这股引人疯狂的气流如此猖獗,以天籁琴音根本无法将之净化消除。”

    天籁仙子自语,美眸闪过一丝凝重!但随后就释然了,自语“也只有那个方法了!”

    话落,琴音转换,变得缠绵悱悱,引人遐想,天籁仙子的眼睛变得空灵,其纯粹的神魂出窍与琴音融合进入了识海!

    ……

    许易做了一个梦,精彩至极。

    此梦共分两部分,前半部分很糟糕无语,差点死在梦里出不来。

    后半部分很美好,**酥骨,但又肝肠寸断,百转千回,欲罢不能。

    因为把一辈子最美好的事都经历完了,最后又只剩下的空虚寂寥便从梦里醒来。

    睁开眼,四周空荡荡的,除了自己谁也没有,一阵胆寒的凉风不禁“嗖”吹过。

    始祖剑散发着淡淡的煞气,将地面熏得焦黑。

    就那么硬生生的插在地上,深入地底。四周裂开了密密麻麻的缝隙,像是蛛网一样。

    “呃……感觉断片了!”

    许易记得他好像被群殴了,最后还被梦神机给偷袭,打了个透心凉。然后拿出始祖剑,就没有了记忆了。

    “难道是我赢了?”

    有些不可置信,神识范围内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许易便站起身,但还没走一步,脚上就似乎踢上了坚硬什么东西。

    淡淡扫了一眼,这是两具无名尸体,没有血肉,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躺在地上。

    “杨盘,虚无一?”

    虽然这骨架已经面目全非,但是许易还是从骨头架上的衣缀饰物认出了两人身份。

    “哎,任你生前是多么的风华绝代,绝世无双。死后还不是一堆散骨,化作尘土。”

    许易摇头一叹,随手一拍,便又补了一掌,就把这两具骨架彻底给打成了灰渣,随着风消散无形。

    而这时也从皇宫里飞出两道黑色人影,正是被许易分神夺舍的玄天馆主暗皇道人以及天蛇王星眸!

    “事情办的怎么样?”许易看了来人便问道。

    “洪易身边前来营救玉亲王的朋友已经全部被我镇压,甚至包括他的道侣禅银纱!”暗皇道人回道。

    “白猿王也也被我镇压!”星眸淡淡说道。

    “好!这回看他还成不成孤家寡人!”许易说道。

    一把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始祖剑握在手里。同时从剑里传出一幅幅画面。

    那是一个道血红的身影,始祖一剑插入那天外天虚无一这位武道强者的身躯之内,将之一身充沛血气元气,吸收殆尽。

    任凭这位强者武道通神,血肉不断衍生,但还逃不过被始祖剑吞噬的命运!

    求推荐,收藏,月票哈。呃,章名和内容关系不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