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陆雪琪的剑,好剑
    身处朦胧的雾气,周围青翠欲滴的竹叶。

    一抹抹倩影若隐若现,如画中仙子,欲伸手触摸,却只抓到一团空气,什么都没有。

    梦醒时分,许易就一直坐在屋旁小溪边旁沉思。他很少做梦,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修仙中度过。

    可是现在因为灵魂穿越时空的缘故,而这具身体也只是**凡胎,并没有法力存在。

    所以也是难得的入梦睡眠,许易心里其实并不是没有想过重新修仙的念头,只是按照“太初剑决”运转半天,屁点天地灵气没有修到。

    无限系统给出的解释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诛仙世界的万物生灵完全在其天地意志的掌控下生存。

    秩序井然,有条不紊,岁月更替,生死轮转,没有长生不死,一切都要按照它的规矩来。

    “哎,我一直很想当咸鱼,现在还真咸鱼呢!”

    许易哀叹,愁容满面。他是男子,水月真人因为门规是不会收他为徒的,学习仙法也是没机会了。

    “为什么穿越不给我穿到女人身上?这样不就省了好多麻烦!”

    许易心中突然产生了这个荒谬无比的想法,但随之不断摇头,赶忙把这个可怕的念头驱散。

    想罢,一头倒在身后灭绿草地上,看着天空蓝天白云,陷入遐想之中,渐渐进去梦乡。

    半睡半醒之间,在刺眼的太阳底下,懒洋洋的。

    想睁开眼,但因为困意无法睁眼的许易,微微感觉有一道身人站在他身前一动不动。

    也没多想,因为睡觉时人的脑袋其实是模糊,充满惰性的。能闭眼铁定不会睁眼的。

    ……

    日落西山,彩霞漫天。

    起风了,但风也不算大,很暖和清爽。

    微微吹动之间,“沙,沙”声摩挲不断,紫竹林的竹叶随风漂下落在了草地上。

    同时又那么几片叶子落在了许易头上以及鼻梁上。

    脸颊上一阵异样的奇痒,睡梦中许易下意识以为可能是苍蝇或者蚊子之类的爬虫作祟,习惯性给自己的间胡起来一巴掌。

    “啪!”

    “啊!谁打我!”

    许易猛然惊醒,看着自己的手掌,又看着从脸颊上缓缓滑落的紫色竹叶,眼里露出一丝明了,暗自恼怒不已。

    靠近清澈的小溪看着自己帅气无比的脸蛋,右脸那鲜红的手掌印实在太过刺眼。

    看着小溪倒映的自己,有那么一瞬间,许易好像看到一抹倩影一闪而逝。

    鬼使神差的,许易又去紫竹林里去,似乎有些期待。

    这次竹林没有起雾,一目了然。

    走了许久时间,夕阳已经完全落下,明亮的月亮缓缓升起,皎洁的月光洒向了竹林,披上一层光辉的纱衣。

    “那是?”

    走到紫竹林深处,许易停了下来,离得很远,看着月光下的那道身影。

    有一个女子一身白衣,手持一把淡蓝如画的长剑,单脚站立于竹叶之上,临风而立,衣裳徐徐飘动。

    似雪一般的肌肤,在月光清辉之下,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苍白颜色的绝丽女子。

    这夜色,这月光,这竹林,原来是因为有了她才这般美丽明亮的吗?

    “咕噜!”许易的喉咙不知觉吞咽一口唾沫,看着月光下的那道人影竟然隐隐有些期待。

    虽然隔得很远,许易不完全能够看清身形。但其在月光下映衬的绝世芳华,却无法遮掩。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静立于于竹叶上,一动不动。那女子似乎闭目,细细体悟。

    “呛啷……”

    一声锐金之音,如同九天鸾凤啼鸣。在黑夜里突然响起,远远回荡开去,一波一波不散。

    那淡蓝色的神剑出鞘,在黑暗里绽放出灿烂光芒。

    白色的身影随之腾起,在半空中接住飞出的神剑。

    凛冽的风霍然席卷而上,伴着那白色身影,在这竹林,开始了美丽到不可一世的剑舞。

    “好冷的女子!世间竟然犹如这等奇女子!虽然没有接触,但缺被其风华折服!”

    许易眼底异彩连连,他也算是剑仙之流。

    此女的剑法之术最多二流水平,但奇六奇在。

    这女舞剑,竟然可以将剑舞出生命,进入天人合一之境,影响人的心灵情绪。

    为之吸引,为之叹服!

    那白衣女子的身子仿佛随风飘荡,如飘絮,如冷花,最终舞出了这世间独一的身姿。

    “好~好剑!好剑!”

    许易观之兴头上,眸芒。忍不住大声高喝,脸色激情澎湃,双手用力鼓掌拍击不断。

    但随之下一秒,许易就说不出话来了,整个神情直接凝滞住。

    因为那把淡蓝色的神剑,距离他的喉咙只差一厘之距。

    许易毫不怀疑若是他走错一步,可能这把剑就会被他射穿。

    清冷的月光下,那一袭白衣胜雪的女子乘风飞来,衣带飘飘,宛若九天仙女下凡。

    一双明眸亮若星辰,黑发衣襟在大风之中飞舞飘荡,风姿绰约。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就只余下“咚咚咚”的心跳声。

    许易看得呆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夭寿啦,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子!”

    那女子没管楞得跟呆子似的许易,抬起玉璧。白皙的手,握着剑柄,风吹动的衣襟,猎猎飞舞。

    剑尖抵着许易的喉咙,冷清的眸子没有其他色彩存在,淡漠的盯着许易。

    这一刻,这一秒!这是两个人的第一次邂逅!

    “你是谁,为何窥我练剑。”

    清冷的话从其口中说出,犹如谪仙一般,不沾染一丝的俗气,带着询问与质疑。

    “你真美,如这天上皓月独一无二!”许易答非所问,忽然开口。

    “登徒子!”

    一瞬间气氛变得更冷,更肃杀了。这女子恼怒,手中的神剑突然往前伸了那么一丝丝。

    这剑触感冰凉,像是冰块似的一样。然后许易感觉不对劲,似乎有一股腥热的液体从他喉咙上滚落而下!

    “莫非,我被割喉了?”

    此时,许易心中冒出这么一个疑问。

    可是他并没有那种刀入皮肉的痛感啊,那剑只是抵在了自己喉咙上啊!

    “天琊神剑,乃是九天神兵。剑气无形,可隔空伤人。若是你再敢出言不逊,下一次这神剑定会要了你的狗命!”白衣女子说道,脸色冰冷。

    “天琊神剑?”

    许易看着眼前的这把淡蓝色的剑,情不自禁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一缕鲜红的血迹映入眼帘。

    “血?”

    为什么感觉头有点晕啊,难道我晕血?

    这是许易最后一个念头,直接栽头倒地。

    白衣少女也懵逼了,不复之前的寒冷,看着倒地的许易,喃喃自语“我应该没有杀人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