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三派会审张小凡
    东海流波山一役,正道三派被魔教四宗围剿,深陷绝境之时。

    青云门七脉大竹峰弟子张小凡终无奈使出寺功法大梵般若,两道功法双管齐下,力挽狂澜,击退魔教联军。

    按道理来说,此次战役张小凡应该是英雄。

    然而在这个门户之见看得极其重要的时代,注定这是一场以悲剧为结尾的收场。

    这世道人心不容异类,而张小凡身怀两派功法就是异类!

    ……

    青云门,三派会审。

    玉清大殿氛围一派肃目,气派森严无比。

    在场的每一位都紧张得说不出话来,纷纷眼睛一眨不下盯着场中那位衣衫单薄的少年。

    “张小凡,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可有话要说?”

    掌门道玄真人冷漠而又森严的话再度响起,如同一口浑厚的金刚大钟敲响张小凡的心口,强大的气势把其逼得直欲吐血。

    张小凡额头之上隐隐冒出了汗珠,正在艰苦的天人交战,眼下形势实已恶劣到了极点。

    他知道正道之中对刺探他门秘传真法的忌讳,讳莫如深。

    若他真说了出来,他自己下场怕也会太过好看。

    再者他也不想让那个记忆中慈眉善目已经故去的和尚名誉受损。

    坐在七脉首座位置上的田不易面色焦躁,恨不得给他这愚笨的徒弟一巴掌。

    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现在杵在那里什么都不说。

    已经是凶险万分的,且他深知掌门道玄的脾性。

    要知道现在大殿之中,可不止只有青云门徒。

    更有焚香谷,天音寺两派人物在此。

    张小凡一直闷不做声就是驳了道玄的面子,以及威严。

    而且他这么不说话,他这做师傅也不好为其辩护!

    “掌门,我看这张小凡定是魔教妖孽于疑。这孽徒手中的嗜血珠就是最好的证明!”

    站在道玄跟前最近的苍松冷声说道,看着其人,眼中微不可查闪过一丝阴沉。

    “砰!”

    忽而,一声大响,众人震骇。

    苍松的话仿佛就是导火线,点燃了道玄心中的炸药桶。

    其仿佛终于失去了耐心,一掌拍碎座椅扶手,霍然站起,手指张小凡怒道:

    “孽障,当年我看你身世可怜,将你收留在青云门中,不料却是养虎为患!今日我就替天行道!”

    然而,耿直如同犟驴一样的张小凡依旧使劲咬着牙唇,如同便秘似的表情,死死撑着。

    就是不开口,不开口。一副我就不信你来打我呀的神情。

    也就在此刻,青云的三代弟子年轻一辈纷纷跪地,为其求情。

    道玄见此,心中怒火更甚。认为此子已经到了不杀不行的地步。

    他已经忍受张小凡这幅如同死鱼木头一样的表情很久了。

    “他不说,我说!”

    就在道玄准备一掌毙了张小凡的时候!

    一道响亮的声音传至玉清道各处,各个角落。

    众人闻之,不禁寻声看去。那大殿门口,迎着耀眼的阳光,从中走出一道身影。

    一袭青衫,一头长发,一手执剑,行走在风中,衣带飘飘。

    人群中的陆雪琪看到来人,瞳孔睁得极大,美眸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娇躯微微颤抖。

    “许易!”

    道玄真人双目微眯,他对这个年轻人有些印象,也是曾经的草庙村幸存者。

    “这混账小子不是叛出师门了吗?他来干什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水月真人看见来人,眉头微微一皱。

    对于许易叛出青云的事情,早就已经在门内传开,但就没有人知道原因。

    “你有何话说,许易!”道玄问道。

    “真相!”

    许易只说两个字,缓缓走到了大殿中央,环目四望。

    看着跪在地上的张小凡,看着看着窃窃私语的七脉弟子。

    看着气势鼎盛红衣似火的焚香谷众人,看着那一群慈眉善目默颂佛经的天音寺佛陀。

    再看人群中的那一抹白影!

    “真相?什么真相!”道玄目光一凛,不禁问道。

    “草庙村被屠的真相!”许易淡淡开口。

    “许易,你!”

    张小凡终于开口,神色激动,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那晚的事只有天知地知,那和尚还有自己,许易又怎么知道。

    许易没有理张小凡,也没有理会大殿众人的目光,自顾自道:

    “这世间人类最初的修行,是为长生不死。

    在千年时间的里人类求长生修行而不得,但同时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另一样的东西,力量。

    所以人类修行从长生转而求力量之最。”

    “这和草庙村被屠一案有何关系?”道玄问道。

    “当然有关系!道玄掌门你可还记得五年前天音寺的普智和尚。

    他上青云与你密谈求而太极玄清道功法!”许易说道。

    “你怎么知道?”道玄眉头紧紧锁起。

    若是他没想错,五年前。这许易不过是个孩子。而他密见普智和尚的事情也只有天知地知。

    许易轻笑,并没有回答,自顾自缓缓说道:

    “普智和尚认为只有佛道,正道,甚至魔道三派功法期修方可修得长生大道。

    而显然道玄掌门你一定是认为普智和尚是疯了,是离经叛道!”

    “不错!”道玄真人回道。

    此刻,全场哑然。

    他们亦是头一次听说此事,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却没有注意到天音寺那里的一位老和尚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苍白的眉头紧紧锁起,皱成一片片菊花状。

    “就在当晚,普智离开青云门路过草庙村时遭遇神秘人偷袭。

    而这神秘人以七尾蜈蚣偷袭使用的法术就是青云门的镇山奇术神剑御雷真诀。”许易接着说道。

    “你此话何意,莫不是以为是本座贪他功法。”道玄面目一黑,愤怒斥道。

    “当然不是!”

    许易说道,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道玄身旁的苍松,说道“苍松,你怎么看!”

    苍松面目阴沉,看着许易眼中带有一丝杀意,说道“满口的胡说八道,你和这张小凡一样都是魔教妖人。”

    “呵呵,在下承认。脱离青云门之后,的确入了魔教。现在的鬼王宗副宗主就是我。”

    许易很坦然的承认了,一点都没感觉不适。

    一时满座哗然,尽是不可置信之色。然许易不管不顾,自顾自解说道:

    “不过苍松,现在你可把你右手的七尾蜈蚣藏好啦!

    当年的事!你以为可以瞒天过海?”

    “荒谬,你这妖孽胡说八道,我与普智大师并无交往。

    他又是出家人,我贪他什么,怎么可能偷袭!”

    “如果普智手上有嗜血珠呢?你难道不想要!还有我有说过你偷袭普智和尚吗?”

    此刻许易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而苍松忽而脸色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