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医治端木蓉
    东海之滨,桑海小城,碧海蓝天,晴空万里。

    远远看去,有着一片淡金色的麦园,稻花香絮,一座座小小的茅屋坐落在那。

    这里是一处村庄,民风朴实,但同样也是墨家最后的据点。

    隐于市泽之中,市则是那间有间客栈,身处闹市,收集四方暗线。

    野自是乡野,这座朴实无华的普通农舍乡间,隐于平民之中。

    农舍之中,紧紧闭着大门,里面的气氛无比紧张,气息寒冷令人窒息。

    “盖先生,那人,可信吗?”

    一个冰冷俊逸男人出声,长发披肩,散落如丝。

    一身胜雪的白衣,气质如冰,看起来不苟言笑。

    这人就是高渐离,是墨家的头领之一,一手水寒剑,寒冰彻骨。

    “可信,此人功力之深,乃是我生平所见最为深刻之人。”

    看了高渐离一眼,盖聂缓缓的回答道,他识人不错,自不会看错人。

    这屋子有六七个人,老的少的,胖的瘦的,形体不一,他们都是墨家的头领,残余部雄。

    “盖聂,你说那人也是个剑客?”

    却是一道尖细的声音,听起来音色无比清晰。

    此人面容瘦削,棱角分明,额前留下两缕不羁长发。

    尤其是脸上的颧骨特别明显,身上散发着一股奇特的气质,如风一般随意洒脱。

    此人便是盗跖,江湖人称盗王之王,号称这天下没有偷不到的东西。

    “是!”盖聂回答道。

    盗跖脸上露出自嘲之色,说道:

    “剑总会伤到身边的人,无论是敌是友。”

    “是,只是我愿意一试。”盖聂说道。

    “蓉姑娘可是为了救你而受伤,才会一直昏迷不醒,她怎么就会为你这个无情的人!”盗跖愤愤说道。

    “对不起。”盖聂低语,情绪有些失落。

    “蓉姐姐一直昏迷不醒,体内生机逐渐衰减,若无办法,恐有一日终真的不会再醒来。”

    墨家的首领之一雪女说道,一头湛白的银发,细细的淡眉尽是担忧之色,俏丽的容颜布满愁容。

    “只是盖聂先生所说的那人我们并不熟悉,而且不知根脚,万一……”

    一个佝偻老者,身宽体胖,亦是墨家头领之一,称班大师。

    看起来是个糊涂老头,实则是一个拥有些惊湛无双机关术技艺的天才。

    “福祸相依,蓉姑娘的伤势已经刻不容缓。我相信盖聂的眼光,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高渐离缓缓说道。

    盖聂看着高渐离,目光微动,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绪的人,淡淡开口:

    “多谢!”

    ……

    盖聂再次来到有间客栈,而许易就在此等候。

    其实这之间他思量了许多,一个优秀的剑客往往都是拥有细腻的心思。

    他与许易不过见了一面,只是一面之缘,却将这人带到墨家最后的隐藏据点。

    若是许易是邪徒,心思险恶,那么他很有可能将墨家一众人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是一场赌博,人性的赌博,却又危机四伏,布满凶险!

    走在乡间的路上,盖聂有好几次的步伐显得踌躇,也许这一次他真的有些着急了。

    “盖兄,你的心乱了,作为一名剑客。心乱了,他的剑将不会锋芒。”许易开口说道。

    “我在想,也许我不该将许兄带到这里!”

    盖聂说道,眼睛直视着许易,没有一点怯缩。

    “哦,你在怀疑我。”许易笑道,也不以为意。

    “身为剑客的直觉告诉我,你是可信的。

    但是我的行为却是鲁莽,此刻我并不是孤身一人,这样做可能会连累墨家。”盖聂说道。

    “但你还最终是将我给带来了,不是吗?你信我可以救蓉姑娘。”许易说道。

    夕阳之下,看着前方。他们已经来到一处藏于田野的村落,不远处坐落着七八栋简单的小木屋,。

    围成一团,形成一片空旷地带,四周栽种着几株桃花树,落樱缤纷,空气里弥漫着花香。

    “到了,许兄。”盖聂说道。

    再次看了许易一眼,便率先带头走进,向着其中一处木屋走去。

    还未走近,亦没有人推门,门就自己开了。

    进入木屋里边,许易看见里面站着的几人,基本一眼就能将这些人的身份认出来了。

    “这位是许兄,便是能救蓉姑娘的奇人。”盖聂向墨家众人介绍道。

    “剑客,居然可以救人?”脸色不善的盗跖说道。

    “剑可杀人,亦可救人。”许易回答道。

    “好了,既然你说自己可以救人,那就开始吧。”高渐离冷冷说道。

    许易目光随意,淡漠的看了高渐离一眼,与其擦肩而过,走近里边床榻上躺着的女子。

    床上躺着的女子,紧紧闭着双目,脸色虽然苍白,但是气质清冽如霜,容色绝佳。

    只是身体内的气息却是愈发的衰弱,相信若是再不医治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香消玉殒。

    “内伤严重,生机衰竭,还种了一些奇毒。”

    许易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看出端木蓉体内的伤势如何。

    “能治吗?”盖聂不由问道。

    “自然可以。”

    许易脸上露出笑意,向前微微伸出手掌。

    “等一下。”高渐离忽然出声。

    闻言,许易放下手,面色平淡,看不出情绪,说道:

    “若是你们不信我,我亦不救。”

    他救端木蓉完全是看在盖聂这个为数不多他看好的剑客面子上。

    盖聂是一个真正的仁者剑客,若是他一直心怀愧疚,心结不解。

    即使天赋如何卓绝,他的路终有尽头。

    至于墨家这群人,他还真看不上眼,一群搅弄浑水的叛逆而已。

    “许兄,勿怪。”盖聂似听出了许易语气中的不可察变化,连忙说道。

    “医者救人,有望闻问切四手。阁下只看了一眼就要动手医治,岂不是太草率了。”高渐离说道。

    “那是你不懂!”

    许易眼中摄过夺目的精芒,那眼神如剑,无比逼人。

    见此惊人的目光,高渐离只觉胸口被一把大铁锤轰下,似乎肝胆俱裂,不由面色一白,毫无血色。

    “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眼神!”高渐离大骇,忍不住捂住胸口。

    许易却是不管他,再次伸出手掌靠近了端木蓉的身体。

    距离其薄弱的身躯大约三寸左右的位置停下,一股温和的火意忽然凭空而生,众人只觉周遭的温度凭空胜了少许。

    只见许易的手心处泛起了一道耀眼的金黄色光芒,慢慢将端木蓉的身体笼罩进去。

    求推荐,收藏,订阅哈。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