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chapter9
    到达纳木错前,有一个必经之路,那便是那根拉山口。孙廷雅早就看到那个高耸的黑色山峰,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李主任也兴致勃勃地解释道:“前面就是那根拉山口了,翻过那里,就是纳木错。那也是个景点,我们可以下去看看。”

    suv一路往上,很快爬到了最高峰。

    山口立了一块椭圆形的石碑,“那根拉”三个鲜红大字下面,标着“海拔5190米”。不远处的玛尼堆上挂满了经幡,山上一点草木都没有,那便是仅有的色彩。

    孙廷雅把头探出窗口。之前触目所及都是蜿蜒的山路,现在站在高处眺望,她的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北边遥远的天际,高山环绕、四野苍茫,蔚蓝湖泊静静躺在那里,仿佛宝石镶嵌其中。

    沈沣:“要下去看看吗?”

    孙廷雅:“不。继续开。直接开到湖边。”

    车于是开始下山,朝着远方的纳木错而去。随着距离的变化,湖泊颜色也发生了改变,原本是浓重的蓝色,像深夜的大海,接着那蓝越来越淡,最后几乎和今天的天空差不多了。

    乔珊说:“你们运气好。就是得在有阳光的日子来看这湖才行,不然那水也没什么意思。”

    因为还要赶路,他们没有去游客聚集的扎西半岛,而是开到了更前面的位置。公路是绕着湖岸线修的,然而从公路到湖边还有一段距离,都埋了尖利的石头,汽车根本开不过去。

    沈沣把车在路边停好,道:“下车吧,我们走过去。”

    乔珊问:“可以吗?不用赶时间?”

    “来得及。今天去了也见不了孩子们,就只有晚上的饭局要应付,时间还很充裕。”沈沣笑道,“再说了,我答应kelly要让她顺便把这里玩了,总不能食言啊。”

    这口气,好像答应了一个孩子似的。孙廷雅白他一眼,推开了车门。

    一下车,就感受到强风拂面。头发被吹得乱飞,她想了想,从手袋里取出根丝巾围到脖子上。

    这样就暖和些了,她拢了拢大衣襟口,和乔珊扶持着下了公路,开始朝湖边进发。

    乔珊叮嘱道:“这里可有4700多米啊,宝贝儿你挺住,千万别还没走到就歇菜了。”

    孙廷雅觉得乔珊太操心,就算要歇菜,她也要先到湖边再说。可她没想到,看起来很短的距离,实际走起来居然这么远,她感觉已经要累瘫了,居然还剩一大半。当然,也可能是大家都不敢走得太快。

    孙廷雅昨天就发现了,在高原上每走一步都比下面累好几倍,她情况特殊,就更小心谨慎。

    沈沣偶一回头,看到孙廷雅一手拽着丝巾,专心在石子和石子间寻找落脚的地方。她速度实在太慢,乔珊已经走到前面去了,沈沣想了想,还是折回到她面前,把手递了过去。

    孙廷雅抬眼,他道:“扶着我?”

    他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没想到孙廷雅莞尔一笑,非常自然地把手放到了他掌心。

    “an.”

    沈沣握着她的手,感受那细腻的肌肤,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好像是他第一次拉她的手。认识两年,她挽过他胳膊,他也公主抱过她,但这样手拉着手走路,从来没有过。

    他半扶半拽,

    终于走完了这仿佛没有尽头的石子路。等如愿站到湖边时,孙廷雅直接瘫坐在地上,也不管形象了,抚着胸口呻|吟,“我天,当年跑完马拉松我也是这么痛苦……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只会作那么一次死……”

    沈沣没理她,默默看着前方。

    碧蓝透彻的湖水一望无际,安静躺在这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上,似乎不受任何惊扰。湖水拍击湖岸发出隆隆的声音,蓝滢滢的湖面上有几只野鸭子在凫水。视线尽头是雄奇壮丽的念青唐古拉山,云层大团大团飘浮在上方,和顶峰晶莹的积雪交相辉映。

    “真美。像仙境。”孙廷雅不知何时站了起来,轻声道。

    沈沣点头,“对啊,真美。”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层出不穷,非亲身而至不能感受其震撼。这也是他时不时总会出去旅游一圈的原因。

    他们在原地站了会儿,才开始绕着湖边走。乔珊和李主任刚才方向偏了,在前方等他们,乔珊还活蹦乱跳朝她招手,让孙廷雅嫉妒得太阳穴都开始疼了。

    刚一走近,乔珊立刻轻呼。原来孙廷雅又开始流鼻血了,她连忙拿出手帕给她捂上去,嘴里叮嘱道:“小心,仰头,别乱动——”

    沈沣看到手帕,眸光微动,“不是说丢了吗?”

    孙廷雅一看,乔珊拿的果然是沈沣的手帕,她昨晚在认出牌子后就虔诚地帮自己洗干净了。

    她捂着鼻子,无所谓道:“记错了,原来没有扔。正好,我不用买新的给你了。”

    乔珊诧异,“你还打算还新的给他?这款手帕没的卖了,买个鬼哦。哦,等等,你要还他东西……”

    弄丢别人的东西,回头再以赔偿为由见面,这是她刚学会泡男人时最爱用的手段,现在孙廷雅来这招……

    刚才两人还是手拉手过来的,她不会在耍自己吧,说没有兴趣,其实早就看上眼了?

    孙廷雅一看就知道乔珊在想什么,没好气地抢过手帕,“有钱,任性。怎么,你不服?”

    服服服!

    乔珊翻个白眼,“李主任,您等等我。咱们接着刚才的聊啊!”

    孙廷雅回过头,发现沈沣表情有点微妙。见他视线还停在手帕上,她怀疑他是不是也读懂了乔珊没说出口的话,不过她无意解释,只淡淡道:“再借我用一下,今晚洗干净了还你。”

    沈沣挑眉一笑,“好。我等着。”

    .

    四个人走走停停,绕着湖边走了大半个小时,到后来孙廷雅几乎不说话,只是静静欣赏眼前的美景,不过当她发现原来有一条路是可以让车开到湖边时,终于破功了。

    她看着乔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条路!”

    乔珊笑得不行,“我忘了!真忘了!好吧,我是觉得这个走的过程也蛮有趣的,我当初就很喜欢……哈哈哈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

    孙廷雅作势要打她,谁知走了两步就被石头一绊,直直朝前摔去。沈沣眼疾手快,立刻拽住她胳膊,却不料自己这会儿也没多少力气,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沈沣躺在沙地上,孙廷雅压在他身上,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都有点愣。

     

    身侧是湛蓝的圣湖和皑皑雪山,她就这么趴在他胸口。湖边的风比公路上更大,头发被带得到处乱飞,和丝巾一起飘拂到他脸上。

    沈沣看着孙廷雅的眼睛,有些入了神。

    他一直知道她漂亮。

    相亲的第一眼,他就喜欢她的长相。肤白眼亮,窈窕高挑,当她一身白裙款款走来时,他还以为母亲又给他挑了个端庄闺秀。

    事实证明是他走眼了。她确实是闺秀,却称不上端庄,至少不是传统意义的那种端庄。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从一开始,他就看不透她。他觉得她似乎藏了许多的秘密,这些东西包裹住她,让她仿佛笼在层大雾中,而他被隔绝在外,看不分明。

    她像一个谜。

    从前他并不在意谜底是什么,哪怕她已是他的妻子。可是此刻,这么近地看着她,生平第一次,他起了窥秘解谜的冲动。

    沈沣抬手,将一缕发别到她耳后,轻声道:“别玩了。我承认这个游戏有点意思,但是不要再玩下去了。”

    如果你是要吸引我的注意,那你已经成功。因为我现在,真的对你很感兴趣。

    孙廷雅皱眉,有些困惑,还有点不耐烦。这人搭讪自己就算了,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干什么?追求手法新颖?

    她同样摸了摸他头发,眼神轻佻,透着股冷,“谁和你玩游戏了?我只跟男人在卧室里玩游戏,你还不够资格。”

    沈沣眉头狠狠一跳。

    风中夹杂着湖水的湿意,吹到两人脸上。

    乔珊迟疑道:“那个,你们要起来吗?”

    两人回头。乔珊和李主任都默默看着他们,似乎不知该不该上来扶。孙廷雅手在沈沣胸口一撑,不顾他是否被自己按痛,站起来拍拍手道:“看够了,我们走吧。”

    乔珊也看出不对了。她急于岔开话题,一边用丝巾包住头发,一边道:“好好好,我早就想走了。这儿风太大,把我发型都要吹坏了。诶,宝贝儿,我这个样子你还能认出我吗?”

    孙廷雅看看乔珊,丝巾把头发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脸,看起来有些滑稽。

    “认得出啊。”

    “这么厉害?我记得你说过,一开始是记我发型的,后来我把直发烫卷,你立刻认不出了,见到我就跟陌生人似的,还是我叫了好几声你才答应。”

    李主任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乔珊笑道:“您不知道吧?我这位朋友呢,得了个非常洋气的病。网上总说脸盲脸盲的,她才是真-脸盲,医学上叫什么来着?面孔遗忘症!英文名sia!我都怀疑她小时候是怎么记住爸妈的!”

    李主任毕竟是医生,虽然不攻这个方向,也了解一些,感兴趣地打量孙廷雅,“真的啊?这种病例其实不算罕见,正常人偶尔也会脸盲,但通常不会严重到影响生活的程度。你很严重?”

    乔珊点头,“那是相当严重!”

    他们边说边走,忽然察觉有个人似乎没跟上来,回头一看,沈沣还站在原地。

    男人双手插兜,望着他们道:“‘面孔遗忘症’,那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