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chapter12
    众人回头一看,果然是次仁。

    男孩还穿着之前的衣服,鞋子上的酥油茶没干,怯生生道:“我……我想知道,跟着你们走,真的能见到平措哥哥吗?”

    乔珊立刻道:“是啊,你想见平措哥哥对不对?”

    “恩,我……我想见他。我们约好要一起去北京的。爸爸说他不会来了,但我不信……平措哥哥不会骗我!”

    乔珊走过去,握住次仁肩膀,认真道:“平措哥哥当然不会骗你,我们也不会骗你。跟叔叔阿姨一起走,不仅可以见到平措哥哥,还能治好你的病,以后就再也不会难受了!”

    次仁乌黑的大眼睛里光芒闪烁,那是渴望的神色。乔珊给他描述的一切,是他梦寐以求的。

    “你是偷跑出来的?”孙廷雅冷不丁问。

    次仁吓了一跳,惶然地望向孙廷雅,触及她目光后立刻低头。小手抓着衣角,嗫嚅道:“我……我……”

    乔珊也回过神来。次仁这么出现在这里,彭杰也不在旁边,十有八|九是偷溜出来的。想到男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她恼怒道:“偷跑出来就偷跑出来,那种爸爸只会祸害孩子,有什么好搭理的?他刚刚还打了次仁!”

    孙廷雅懒得和气头上的女人计较,倒是甄莉蹙眉道:“不行啊,如果彭先生不同意,咱们是没办法带次仁走的。手术也必须监护人签字啊。”

    乔珊沉默片刻,烦躁道:“管他的!来,阿姨先喂你吃点东西。看你瘦成这样,心疼死我了!”

    可还没等次仁吃上点什么,外面就遥遥传来怒吼,“次仁!次仁你在哪里?出来!我知道你在这儿!”

    格桑急道:“你干什么啊?彭杰你脑子有毛病吧!站住……不许你进我家!你给我出去!”

    房间里沉默一会儿,孙廷雅最先站起来,“走吧,别给格桑惹麻烦。”

    大家一出去,就看到格桑和彭杰在院子里纠缠。格桑身材矮胖,力气却实在不小,竟拽住了高大强壮的彭杰。而彭杰也不知是不是顾念着街坊情分,居然没有动手,哪怕手里握着根又粗又长的铁棍。

    甄莉一看到那棍子就打了个哆嗦。格桑见他们出来了,手上力气一松,彭杰趁机挣脱。他看着次仁,怒气冲冲道:“你果然在这里!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不安好心,居然敢偷我的孩子!”

    赵凯道:“彭先生你误会了,我们没有……”

    “去他|妈的误会!”彭杰骂道,“次仁你给我过来,我说了不许你和那些人在一起!快点滚过来!”

    他吼得大声,次仁却埋着头,抓住乔珊的手不放。这个看起来怯懦的孩子,却在用这种手段反抗他的爸爸,反抗他不愿意接受的命运。

    彭杰气得脸都红了。他握紧铁棍,咬牙切齿道:“好,你不回来是吧?想跑是吧?我让你跑……我让你跑!”

    他举起铁棍就打了过来,乔珊本来以为他要打次仁,还没来得及护呢,就发现棍子居然是朝自己来的。她连忙把次仁往旁边一推,自己则往另一边躲去。然而彭杰似乎恨透了她,居然举着棍子追了过去,乔珊回头一看脸霎时白了!

    “你疯了?卧槽你真的疯了!啊救命——”

    乔珊摔倒在地,眼看铁棍朝她而来,吓得闭上了眼睛!

    等了好几秒,预料之中的疼痛都没有到来。她试探地睁开眼,却见铁棍在半空中被握住,彭杰喘着粗气,瞪着面前的女人,“你……”

    孙廷雅面沉如水,右手握着棍子,让他移动不了半分。她从7岁开始学习跆拳道、空手道和自由搏击,本可以轻松把铁棍抢过来,然而此刻一用力就觉得胸口剧痛,无数根针在扎似的。

    彭杰见自己居然被个女人截住了武器,愈发恼怒。他奋力将棍子往下压,孙廷雅承受不住,忍不住闷哼一声。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从背后拥住了她。男人胸膛宽阔,轻轻松松将她合入怀中,手覆盖到她手上,夺过武器的同时,一脚踹上彭杰小腹。

    他用了八成力气,要在平时彭杰肯定被掀翻在地,可惜今天他只是倒退几步,就踉跄着站稳了。

    “妈的……”他咒骂道。

    孙廷雅回头。沈沣眼神冷漠,平静看着前方的男人。他松开她,左手在她肩头拍了拍,类似安抚的动作,却没有分给她哪怕半个眼神。

    甄莉和赵凯刚才都看傻了,这会儿才记得冲过来,一个扶起乔珊,另一个则凑到孙廷雅旁边,询问她有没有伤到。

    沈沣冷声道:“彭先生,我们是很有诚意想为您孩子提供医疗救助,如果您拒不答应,当然,我们不能勉强,现在就可以离开。但这毁掉的,是您孩子的希望和未来。还请考虑清楚。”

    彭杰站在院子中央,大口大口喘气。他看起来似乎很想撕了沈沣,可最终只是红着眼睛瞪他,什么都没有做。

    孙廷雅往旁边一瞥,表情猛地一变。她走过去一把抱起次仁,脚步飞快往车上走,彭杰一见立刻急了,咆哮一声就要冲过去抢孩子!

    沈沣怒道:“孙廷雅你做什么?!”

    “打晕他!”她厉声命令。

    沈沣被吼懵了。看看手里的棍子,再看看下一秒就要越过他的彭杰,他一咬牙,敲上他后脖颈!

    彭杰“啪”地摔倒在地,腿哆嗦两下,昏过去了。

    孙廷雅已经进了驾驶座上,次仁被放在旁边,大家跟着上车,赵凯道:“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上手抢了呢!有话好好说啊!”

    孙廷雅发动引擎,冷静道:“没时间好好说了。次仁,他需要马上去医院!”

    众人诧异回头,这才发现小男孩面色青紫、双眼紧闭,早已失去了意识!

    .

    从贡曲村到班戈,一路都开得无比煎熬。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次仁一下车就被推进急救室,赵凯和甄莉连白大褂都来不及穿上就去帮忙了。

    孙廷雅三人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李主任终于出来,摘下口罩道:“没什么大碍,就是一时情绪激动,刺激了心脏。不过还好你们送得及时,路上又采取了措施,否则还真有点危险……”

    乔珊跌坐在椅子上,捂住脸道:“太好了。他要是出什么事,我就没脸见我弟了……”

    孙廷雅也觉得很累,撑着头不说话。李主任道:“可是我刚听赵凯说,这孩子是你们抢来的?怎么回事儿?你们不是去说服孩子家长吗?别告诉我真是你们抢的。”

    沈沣叹口气,“说来话长。总之,他确实是我们背着监护人带过来的。”

    不仅如此,唯一

    的监护人还被他们打晕了。

    李主任大怒,“胡闹!沈先生,他们不知道,您还不知道吗?这种行为是违法的!要是闹大了,整个医疗组都负不起这个责任!”

    仿佛为了验证他的话,一个小时后,彭杰就找过来了。不是一个人,还带着两男一女,堵在医院大厅里,吵得所有人都在旁边围观!

    “医院抢人了!带走了我儿子还打人!这世道有没有天理了?快把我儿子交出来,否则我一定去告你们!让你们全部蹲大|狱!”

    他吵闹不休,那两男一女都是村里的干部,其中一个男的悄悄找到沈沣,为难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呀?说好的做善事,我们都支持你们、协助你们,可你们怎么能动手呢?还抢孩子!彭杰那人可难缠得很,我们平时都不敢招惹他啊!”

    甄莉委屈道:“不是我们想抢,是他太不讲道理。而且当时那个情况,次仁都晕过去了,要不是我们带他到医院,搞不好就没命了呢……”

    理是这个理,但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跟彭杰讲通,毕竟他的偏激是那样让人绝望。现在他在外面闹事,影响医院秩序不说,还让人对“天使的心”产生误解,以为他们真做了什么欺负乡民的坏事。

    孙廷雅听着周围的嘈杂,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大步走到人群聚集的地方。彭杰额上有淡淡的淤青,应该是摔倒时砸出来的,他一见孙廷雅就怒道:“就是你!你把我儿子带到哪儿去了!”

    孙廷雅点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你儿子。”

    她转身就走,彭杰本就攒了一肚子火,被搞得越发恼怒。他存了心要把事情闹大,搞臭他们的名声,见状索性坐到地上,“我不走!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把孩子交给你们,早晚会后悔的!”

    孙廷雅回头,凝视他片刻,“看来你并不想见你的儿子。那好,回头找不到人了,可千万别再来问我们要。”

    她语气淡定,隐隐带着股威胁。彭杰想起她命令别人打晕他时的狠绝,心里一阵不安。

    这个女人,是真能做出些什么事的!

    她继续往前走,好像真不打算等他。彭杰挣扎好一会儿,还是咒骂着站起来,“你给我站住!你还想对我儿子做什么?像中午那样抢走他吗?你把他还给我!”

    他跟在孙廷雅身后,有好奇的群众跟他,最后全围到一间病房外面。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个小孩,孙廷雅道:“你儿子就在里面,你随时可以进去看他,带他走也行。反正刚做完急救、勉强捡回一条命的不是我儿子,我不在乎。”

    如果她一味辩解,彭杰也许还不会理睬,这样冷漠的态度反倒让他迟疑了,“……捡回一条命?”

    孙廷雅淡淡一笑,“对啊,次仁由于情绪激动,心脏病突发,送来医院时人事不省,直接进的急救室。有十几位医生和病人可以作证。”

    小女孩白玛挤到旁边,怯生生道:“是真的,彭叔叔。次仁刚刚差点就……是医生叔叔和阿姨救的他……”

    周围人恍然大悟,一边指指点点,一边低声议论,好在不再是误解医疗队的话。

    彭杰胸口剧烈起伏,好一会儿才嘶哑着嗓子道:“那好,我明天再带他走。”乔珊刚面露喜色,就听到他补充,“不过,我是绝不会让他做什么手术的!你们想都别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