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chapter13
    会议室里。

    李主任把一叠文件扔到桌上,“这是次仁之前的检查报告。跟这里大多数孩子一样,他属于‘动脉导管未闭’。这种病的最佳手术年龄为3到6岁,他现在已经8岁了,再拖着不治,只会越来越糟糕。”

    甄莉道:“可他爸爸这个态度,我们连做复查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带他去北京了。我看这事儿,难办。”

    乔珊眉头紧蹙,“不然,我们想想办法说服他?那个彭杰,只要让他明白,不同意他儿子就会死,他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去死吧?”

    甄莉反问:“可如果他就是不明白呢?他今天都扛着棍子要打我们了,要不是有kelly去劝,现在还在医院大厅闹事儿呢!格桑说得没错,他就是脑子有问题。他不相信任何人!”

    孙廷雅揉揉眉心,觉得甄莉结论下得不错。彭杰的多疑有目共睹。

    正一筹莫展,赵凯忽然道:“那个,我们一定要救次仁吗?”

    众人一愣。

    赵凯说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可当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向他时,忽然就紧张了。他深吸口气,硬着头皮道:“我是说,西藏有这么多得心脏病的孩子,总会有我们救不到的部分。既然他的家长这么抗拒,我们就不能省下这个时间去救别人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跟他耗着……”

    甄莉表情茫然,似乎从没想过还有这个选项。乔珊急道:“不行!我们都答应他了,会带他去治病!怎么可以食言而肥?”

    赵凯道:“不是我们要食言,我们努力过了!可是监护人不同意,我们总不能真把他偷走吧?”

    乔珊本来就受了乔琮的拜托,再加上很心疼次仁,不愿意团队就这么放弃他。求助地看向沈沣,道:“沈先生,你总不会也这么觉得吧?你不是说过,这个项目的每一位病人,对你都很重要吗?”

    沈沣食指按着唇瓣,若有所思,“赵凯说的,有一定道理。”

    乔珊脸色猛地一变。

    “我们的时间有限,继续跟那位彭先生纠缠确实不明智,会耽误更多孩子求生的机会。”

    乔珊怒道:“那你就不管他了?由着他自生自灭?”

    沈沣看她几秒,淡淡道:“我是这个团队的负责人,要从大局着想。对‘天使的心’来说,次仁的命并不比别的孩子更珍贵。”

    .

    乔珊气得不行,孙廷雅却没法儿安慰她。

    从某种角度来说,chris的决策是合理的。作为一个投入这么大、承担风险这么高的慈善医疗项目,如果在某一位患者身上死磕,才是对整个团队的不负责。

    她们一起去看次仁,到病房门口乔珊却犯起了倔,说现在这个情况,她没脸见次仁。纠结一会儿后,她转身跑开,看方向是朝李主任的办公室去了。

    孙廷雅在原地站了会儿,还是推开了门。彭杰不在里面,小男孩已经醒了,脸色虚弱,躺在雪白的被子里,看起来又脆弱又可怜。

    他看到她后眼睛眨了眨,孙廷雅这才发现他睫毛居然很长,像个女孩子。

    />

    她手插在牛仔裤兜里,脚步悠闲走过去,“怎么样,好点了吗?”

    次仁小声道:“你是……白天那位阿姨?”

    “对啊是我,你爸爸呢?”

    次仁咬唇,“护士阿姨叫他出去了,好像是……好像是医生叔叔想和他谈什么。”

    孙廷雅了然。看来沈沣虽然那么说,还是在尽最后的努力,只看彭杰是不是一意孤行到底了。

    次仁沉默好一会儿,忽然道:“阿姨,我会死吗?”

    孙廷雅手指握住床尾的栏杆,淡淡道:“不知道。”

    次仁语带哭腔,“阿姨你不要骗我了。我都听说了,我得的这个叫心脏病,和白玛一样。她做了手术就不会死,我如果做不成手术,就活不……”

    “就算不做手术,你也不一定会怎么样,别想太多。”孙廷雅打断他,“相应的,没有因为心脏病死掉,我们也还有很多别的可能会死掉。这种事说不准的。”

    次仁愣愣看着她,也不知听没听懂。小男孩眼睛里还含着泪,却忍着没有落下来,似乎是怕惹她讨厌。

    孙廷雅凝视他半晌,忽然轻叹口气。微微弯下|身子,“其实阿姨跟你一样,心脏也有病。你看,我不是也长得这么大了吗?”

    次仁眼睁大,“你也是吗?”

    “对啊,我也是。”

    次仁神色复杂。正当孙廷雅以为他要为此松一口气时,却见男孩满脸心疼握住她的手,小小声道:“那你一定很疼。”

    孙廷雅觉得心头某一处被戳中。

    房间里安静良久。再开口时,她的声音变得轻柔,“不疼。早就不疼了。”

    次仁哽咽,“可我还是很疼……”

    “等你长大了,就不会疼了。”

    次仁仰着脸看她一会儿,吸吸鼻子,“对不起。”

    孙廷雅微笑,“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爸爸……他脾气太坏了。他对你们不好。我觉得很对不起……可是求求你们不要怪他。妈妈离开了,他真的很难过……”

    孙廷雅摸摸他的头,“恩好,阿姨不怪他。乖啊。”

    .

    孙廷雅在病房里坐了十几分钟,最终赶在彭杰回来前离开。天已经黑透了,乔珊还不知去向,孙廷雅一走出医院就看到熟悉的车辆,驾驶座上的人正闭目假寐。

    她敲敲窗户,“可以上来吗?”

    沈沣睁开眼,审视她片刻,“上吧。”

    孙廷雅刚系好安全带,沈沣就发动了引擎,“送你回招待所?”

    “我不想回去。”

    沈沣皱眉,“那你上来做什么?”

    孙廷雅:“我想和你谈谈。”

    引擎的声音太过嘈杂,沈沣平静地关掉了它,“好啊

    。想谈什么?”

    孙廷雅问:“你们的医生刚才去劝说彭杰了吧?有结果吗?”

    沈沣:“去了三个人,全部败北。彭先生坚持明天要带次仁出院。”

    她猜就是这样。

    孙廷雅道:“所以,你要放弃次仁了?”

    沈沣似笑非笑,不答反问:“你和乔小姐是一路的?她让你来说服我?”

    “我和乔珊当然是一路的,但她没有让我来说服你。”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在和你聊天啊。”

    沈沣看着她。孙廷雅唇角还挂着笑,眼神却透出股郑重,“你说得对,次仁的命并不比别的孩子更珍贵。但同样的,他也不比别的孩子更卑贱。他不应该被放弃。”

    沈沣冷声道:“你以为我想放弃他?”

    “你不想,可你马上就要这样做了。”

    沈沣沉默。

    孙廷雅道:“你自己也说过,这个项目最困难的本来就是让孩子家长相信我们。如果因为次仁的家长比别人更难缠一些,就选择放弃,未免有点不公平。而且,我们也应该更有恒心一点,毕竟,你可是要改变他们命运的人。”

    沈沣看着前方,“今天在会议室时,你没有说话。我还以为你是赞同的。”

    孙廷雅不我语。她本来确实赞同,至少不想出声反对,不过……

    “我刚刚去见了次仁。”她轻声道,“他让我想到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惶恐,这么茫然。”

    她曾在医院住过三个月,因为是高级病房,所以很周到也很寂寞,只有一个小朋友陪她玩。那是姨妈救助的孤儿,也是心脏病,但比她严重很多。她们关系很好,每天都混在一起,她还说要让妈妈认她当干女儿。可是后来,她却发病了,她眼睁睁看着她死掉,那种感觉……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以为,她也会这么离开。

    刚刚次仁的眼神,勾起了她的感同身受。

    有医生经过车旁,笑着跟他们打招呼。沈沣目送他走远了,才淡淡开口,“所以,你刚才说的那些,都出于你的私人感情,和乔小姐的论点并没有什么差别。”

    “当然有差别。我比她有道理。”孙廷雅道,“我曾经去过西非战场,在枪林弹雨里救过别人,也被别人救过。到了那种地方你就会明白,每一条生命都是那么宝贵,不是所谓的‘为大局着想’可以抹煞的。至少在为大局着想前,我们应该用尽全部努力。”

    所以她认为,他还不够努力。

    沈沣不说话。

    孙廷雅看他许久,忽然笑起来,“不过你放心,我说这些并是不打算为难你。我明白你的顾虑,也看到了你的争取。我只是憋得难受,讲完就爽了,后面的事不用你费心。”

    沈沣警觉,“你想做什么?”

    孙廷雅含笑重复,“都说了,不用你费心。等着看结果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