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chapter14
    沈沣看着她。

    他大概明白她想干嘛了。不得不说,见惯了女人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样子,突然看到她这副认真模样,他竟觉得那张脸都变得顺眼了。

    这两天积在心底的抑郁也消散少许。

    他轻轻一笑,“好啊,我等着看。”

    车窗又被敲了下,他回过头,发现是李主任和甄莉。他们手里拿着一叠纸张,应该是报告单之类。

    车里坐久了闷得慌,他懒得开窗,直接打开门走下去。孙廷雅也跟着下车,两人站在医院外的空地上,感受着从远方草原吹来的夜风。

    李主任已经见怪不怪,直接开始说事儿,反倒是甄莉对沈沣和孙廷雅的亲密有点惊疑,偷偷拿目光打量两人。

    李主任:“这是今天的筛查结果,有13个孩子的身体情况并不适宜做手术,我们已经把结果告知监护人。剩下47位确诊患者已全部列入名单,具体哪个批次入京由陈副主任安排。”

    沈沣接过名单,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才交还给他。

    李主任道:“我看最多再有三天,就能把班戈地区的患者全部复查完毕,咱们也能顺利离开,开始筹备后面的手术了。”

    他想说点鼓舞人的话,甄莉却低声道:“那次仁呢?我们还管不管啊……”

    李主任不作声,沈沣也沉默,甄莉觉得这意思太明显,眼眶立刻红了,“其实,那孩子真挺可怜的,还懂事。刚才我去给他送苹果,他拉着我一直说谢谢……”

    “甄医生,这不是你的职责范围。”李主任冷声打断。

    甄莉的话哑在喉咙里。

    她委委屈屈的样子,还真是我见犹怜,孙廷雅轻笑道:“是啊甄医生,你就安心给孩子们做检查,次仁交给别人来管吧。”

    “别人?”甄莉眼前一亮,“你们还有办法?”

    可不对啊,李主任的态度明显是放弃了……

    孙廷雅不回答。甄莉眼珠子一转,猜到了什么,满怀希望地凑过去,“kelly小姐有办法吗?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呢?也跟医疗行业有关系吗?”

    孙廷雅:“我啊?写小说的。”

    沈沣:“写小说的?”

    孙廷雅眨眨眼睛,“怎么,我文艺少女气息这么重,看不出来?”

    沈沣面无表情。

    不仅看不出来,他连听都没听过!这么长时间了,他一直以为他老婆是无业游民!

    甄莉一脸新奇,“所以你是作家了?哇塞,我第一次见到活的作家!你写什么书的?笔名是什么?搞不好我还读过你的作品呢!”

    孙廷雅食指按上她嘴唇,轻轻一笑,“这个嘛,是秘密哦宝贝儿。”

    甄莉神情呆愣。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慢慢咽下口唾沫,然后不受控制的,脸红了……

    没有一丝丝防备,就这么欣赏了出百合大戏,沈沣觉得眼睛有点

    疼,连李主任都尴尬地揉了揉额头。

    甄莉反应过来后,结结巴巴道:“那什么,kelly小姐,我不是故意打听……就是一直只知道你英文名,也不知道你叫什么,有点好奇……”

    这群人里,只有乔珊真正认识她,然而她几乎不叫她本名,所以即使相处了两天,他们还是只知道她叫kelly。

    孙廷雅觉得这样很好,毕竟她也不知道chris的名字。公平。

    “喂,你们全聚在这里做什么?找你们半天了!”乔珊远远叫道,她后面跟着赵凯,两人一路小跑过来,喘着粗气道,“真要命,累死我了!”

    李主任:“有什么事吗?”

    赵凯:“有。沈先生,我刚才去病房了。那边有几个孩子,都是确诊患者,因为家比较远所以留在医院过夜。他们听说您还没走,很想见见您,您看是不是……”

    沈沣:“我说过,暂时不见患者和家属。”

    赵凯没料到他拒绝这么干脆,错愕道:“可是,其中几个孩子是您下午见过的,您还抱过他们……”

    沈沣打断他,“现在不见了。”

    赵凯沉默良久,苦着脸道:“沈总对不起,那些小孩儿太激动,已经跟着我过来了……”

    沈沣一惊。只见不知什么时候,医院大厅门口出现了七八个孩子,全部手拉着手,站得规规矩矩。他们原本在那里待命,看到沈沣扭头,误以为是可以上前的信号,立刻开心地冲了过来。

    沈沣:“……”

    李主任急道:“慢点,别摔着!”

    孩子们蜂拥而上,将沈沣团团围住,虽然都单薄瘦弱,但因为脸上洋溢着笑容,看上去竟充满了活力。

    “沈叔叔,你要走了吗?明天还来看我们吗?”

    “我跟卓玛说你人特别亲切,可是她不信,不敢过来。不过我明天一定会把她带过来的!”

    “沈叔叔,我让妈妈给你带了虫草,你拿去煮粥喝好不好?那个对身体可好了!”

    “拉姆你又乱来,李医生说了,不可以送礼物!”

    拉姆正抓着沈沣的手,闻言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道:“不可以吗?可是我真的好希望你能喝那个!沈叔叔你就收下吧!”

    沈沣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眼中流露出笑意,“好,让妈妈煮好了粥,我可以和你一起吃。”

    拉姆立刻喜笑颜开,欢呼道:“沈沣叔叔万岁!沈沣叔叔最好啦!”

    乔珊一直觉得,沈沣就是个花花公子,没想到他面对孩子居然这么温柔,不由新奇道:“哇塞,我要对他刮目相看了,这以后肯定是个好爸爸啊!”

    她转头看孙廷雅,出乎意料的,对方并没有和她一起调侃,反而眉头微蹙,不确定道:“他们刚刚,叫chris什么?”

    乔珊一愣,“对哦,她好像叫了chris的名字。沈……风?还是沈峰?反正是这个发音啦!”

    她困惑地看着孙廷雅,发现在听到自己的回

    答后,她猛地闭了下眼睛,喃喃道:“我去,没这么巧吧……”

    乔珊:“什么?”

    孙廷雅没理她。

    认识两年了,她也许还不记得那个人的长相,但沈沣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她的丈夫,本以为两人再次见面,会在欢迎她回国的party上。

    会是他吗?

    她皱着眉头回忆,下午的事情忽然跳入脑海。在贡曲村,她从彭杰面前抢走次仁时,他脱口叫她,孙廷雅。

    他知道她的名字。是乔珊告诉他的,还是,他根本就认识她?

    仿佛阀门被打开,一路上他不同寻常的表现都浮了出来。之前莫名其妙的亲近,今天毫无缘由的疏远,她原以为他是个热情的搭讪者,但也许,根本就是她想岔了。

    乔珊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怎么了?”

    孙廷雅扶了扶额头,“没什么,就是我一直以为,我的病还没有严重到这个地步……”

    乔珊彻底被搞糊涂了。没等再说点什么,孙廷雅忽然往前走了两步,她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字一句道:“你是沈沣?”

    沈沣正和孩子们说话,闻言下意识抬头,却撞上孙廷雅沉静如水的面容。

    他用了一秒钟,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听到了拉姆的话。她知道他的身份了。

    夜风拂面,沈沣久久地看着孙廷雅,没有说话。

    事情会闹成这样,是出乎他意料的。他从来就没有隐瞒她的意思,只是阴差阳错才拖到了现在。虽然期间偶尔也觉得不妥,可被她这样当着众人质问,他还是感觉啼笑皆非。

    这样的话,是妻子问丈夫的吗?还是结婚这么久的丈夫?

    轻叹口气,他伸手在小女孩脸上刮了下,惹得她开心地扭了扭身子。今天一整天他都表现得严肃,可是此刻,又恢复成那个风流多情的贵公子。

    他懒洋洋道:“是,我是沈沣。”

    孙廷雅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他们这一来一往,周围人都表情茫然,不明白这两位又在闹什么,场面颇有点尴尬。

    不过孙廷雅这会儿没工夫搭理他们。她只是想着沈沣,她脸盲,他也脸盲吗?他明明早就认出她来了,居然到现在都不说,还要她自己去发现。

    玩得挺开心嘛。

    她微微一笑,冷声道:“你真是有够无聊的。”

    甄莉一惊,“kelly小姐?”

    沈沣看着孙廷雅眼中隐隐的怒意,大概也猜到了她的想法。无非是觉得他欺骗了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愚弄,可这一切是他造成的吗?

    他忽然感觉到一阵愉悦。重逢以来,两人相处的节奏总是被她掌握,终于这一次,他抢到了主动权。

    他微一颔首,彬彬有礼道:“还好。如果不是对你,我应该也不会这么无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