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chapter40
    周安琪坐在皮质软椅上,已经等了大半个小时。

    宽敞明亮的衣帽间内,女人背对她立在镜子前,她身上的礼服nvin的红色抹胸开衩长裙,那颜色浓烈纯粹,越发衬得她肌肤皓洁如雪。从周安琪的角度,可以看到镜中女人天鹅般细长的脖颈,她没有戴项链,只有垂下的流苏型钻石耳环,是恰到好处的点缀。

    周安琪长舒口气,笑着拍手道:“美得很美得很!你这个样子可以直接去走秀了,绝对艳压群芳!”

    孙廷雅回首,睥睨道:“我这么贵的模特,他们请得起吗?”

    真够狂的。周安琪懒得和她计较,完事儿了就好,走过去替她理了理长发,道:“看你这么郑重,我要重新估计情况了,你对沈沣还挺上心啊。”

    孙廷雅微微偏头,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唇色,“这毕竟是很正式的场合,我又不是不知道分寸。”

    周安琪想想也是。今天是沈沣三十岁生日,沈家为此举行了盛大的酒会,邀请各界名流赴宴。孙廷雅作为沈沣的太太,是这个酒会第二重要的人物,认真装扮自己也合情合理。

    不过,她双手抱臂,有些不满道:“你顾忌他的面子,他却把花边新闻闹得满世界都是,真够不懂事的。”

    孙廷雅闻言动作一顿。

    身为孙廷雅的好闺蜜,周安琪之前一直对沈沣的表现挺满意,虽然在外面玩,却没出过什么大乱子,是个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可这次他和殷蔷的绯闻实在是传播甚广,她身处娱乐圈,听到的风言风语就更多了。

    “如果不是知道你们俩处得不错,我都要怀疑沈沣是故意的了,故意让你难堪。”周安琪道。

    孙廷雅摸着耳坠,眼神淡静中暗藏思量,片刻后她道:“想什么呢,他怎么可能是故意的。我们都被拍过,只是他运气不好,被曝光了身份而已。”

    周安琪不以为然,孙廷雅看她片刻,红唇一扬,“比起这个,我更在意林奕的试镜结果怎么样?你打算用他吗?”

    周安琪嗔道:“你真要我无条件捧你的情人?总得让我斟酌斟酌吧,这个项目可是很抢手的。”

    孙廷雅眼神戏谑,她坚持了会儿,发现拿乔拿不下去了,摊手道:“他各项条件都不错,就算没你推荐也有几分竞争力,既然现在孙小姐成了他的靠山,当然是扶摇直上了……”

    孙廷雅拍拍她的肩,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改天让他请你吃饭。”

    这么一打岔,周安琪也忘了之前的话题,两人正打算出去,孙廷雅余光瞥到什么,忽然走到摆放珠宝的格子前。从抽屉里取出个黑丝绒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躺着条钻石项链。梨形蓝宝石的主钻被几十颗小钻环绕衬托,灯光照耀在上面,可谓流光溢彩、璀璨夺目。

    周安琪赞叹道:“很华丽啊,你的新宠?什么时候买的?”

    “别人送的。”孙廷雅道。

    周安琪没有问谁送的,对她们来说,收到一条名贵首饰当礼物实在太寻常不过。她反而琢磨起更要紧的事来,“你今晚要戴吗?不用了吧,你现在这样挺合适的,再加条项链就有些过了。”

    孙廷雅想了想,淡淡一笑,把它放回了盒子,“是啊,我也觉得过了。”

    &nb

    sp;   她这么一反复,让周安琪误解了,笑道:“说起来,你挺久没出席这种场合了,上次我的结婚纪念日,也是匆匆忙忙就走了,当心别怯场哦。”

    孙廷雅抛过去一个媚眼,可谓风情万种,“小瞧我。想当年我可是上海滩的,你准备好被我压一晚上风头吧!”

    .

    作为沈氏集团继承人、沈氏地产现任ceo,沈沣的三十岁生日在业内备受瞩目,鉴于他最近还处在外界关注的风口浪尖上,举办生日酒会的酒店动用了相当高级别的安保,以保证前来赴宴的贵宾们不被媒体打扰。

    酒会刚开始不久,正主还没现身,几个二世祖凑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是圈子里的熟人,他们对沈沣最近的遭遇都有所耳闻,一个年轻男人端着杯鸡尾酒,笑道:“你们说,今晚沈家老三的老婆会到场吗?”

    对于沈沣那位久不露面的太太,朋友们都心存好奇,听说她一直在国外读书,前阵子才返回国内。如今外界消息传成这样了,她会不会生丈夫的气,不愿出席他的生日会?

    旁边的男人回道:“应该会吧。今晚多大的场合,不来有点夸张啊。”

    男人的小女友听到他们的对话,耸耸鼻子道:“我觉得肯定会。那位沈太太但凡聪明一点,都会赶紧在这种场合隆重亮相,表明自己不可动摇的正室地位。”

    这话把大家逗笑了。男人捏捏她的脸,摇头道:“小傻瓜,那可是海盛孙家的大小姐,还正室……你以为她是你吗?”

    女孩面色一变,有点无措地站在那里。

    男人道:“以她的出身,耍脾气不来完全有可能。至于来了,也是给沈家面子,而不是怕地位不稳……”

    入口处忽然传来声音,大家应声望去,只见沈沣身穿银灰色手工西服,缓步进入大厅。他旁边跟着个身量高挑的女人,红裙如火、乌发高挽,她肌肤白皙,眼眸像星辰,含着浅浅的笑意。女人挽着沈沣,虽然表情温和,却自有股悠然高傲。

    几个男人看得静了会儿,才道:“这就是沈老三的太太?我去,有这么好看的老婆,还找什么小明星啊……”

    “少来了,你老婆也挺漂亮,还不是一样在外面乱搞。”

    “胡扯,我老婆可没有她漂亮!”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唯有最先开口的男人仰脖饮下鸡尾酒,失望地叹口气,“戏没看成,这趟白来了。”

    连续向好几位位世交家的长辈问完好,沈沣和孙廷雅终于可以喘口气,两人走到大厅稍微靠边的地方,孙廷雅将手抽出来,沈沣望着空荡荡的臂弯,沉默一瞬,“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孙廷雅:“为什么不来?我不记得我们有离婚的打算。”

    她的意思是,只要没离婚,该尽的责任都不会推辞。然而落到沈沣耳中却变了味道,他抬手松了松领带,没有说话。

    自从那通电话之后,两人将近一个月没联系,就连今晚的生日会都是程品君打电话给她说的。他们分头到达,在酒店门口会合,一句话没讲就一起进来了。他回想片刻前的经过,感觉他们真像一对配合无间的搭档。

    搭档。这个定位从前让他觉得轻松,现在却只有自嘲和无力。

    他忍了又忍,还是讥诮道:“那如果你哪天想要离婚了,记得提前通知我。”

    孙廷雅看着沈沣,一瞬间不知该说点什么。周安琪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其实她也有过怀疑,沈沣会不会是故意的。因为被自己拒绝,所以破罐子破摔,索性把事情闹大让彼此都难堪。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实在有些失望。

    “沈沣,我来是想跟你表明态度,我还是希望可以和你好好相处的。但如果你不能调整好心态,那我们短期内真的不适合再见面了。”孙廷雅开口,语气难得一见染上了厌倦。

    顿了顿,又补充道:“还有,我告诉你我的过去,不是让你拿来攻击我。”

    沈沣愣住。

    虽然很短暂,但他相信自己没看错,她脸上有脆弱一闪而过。电光火石间,他想起了那天在电话里,他无所顾忌提起她的“前任”。可事实上,这应该是她心中不容随意碰触的伤口……

    孙廷雅转身欲走,他蓦地一慌,一把抓住她手腕。孙廷雅没有回头,他道:“等一下。你等一下……”

    他想要解释,可到底说点什么,一时竟想不出来。

    “恩,我来得不凑巧吗?”一个清淡的嗓音忽然响起,打破了两人的僵局。

    沈沣回头,不远处站了个年岁相仿的女人,一身白色斜肩长裙,长发披散。她容貌秀雅,隐隐有股清冷的气质,见沈沣回头,朝他扬了扬唇,“好久不见,沈三哥。”

    是陆瑾予。

    她出身书香世家,家中长辈一直从事教育行业,从小便是圈子里有名的才女。大概也因为这个,她性子高傲,寻常人很难接近,后来因为一次偶然和沈沣成为朋友,这么多年下来一直保持不错的交情。

    两年前她启程环游世界去了,沈沣都不知道她原来已经回京。

    沈沣松开孙廷雅,平复了下情绪才朝她露出笑容,“瑾予,没想到你也回来了。”他介绍道,“我发小,陆瑾予。我……太太,孙廷雅。”

    陆瑾予这才看向孙廷雅,虽然笑着,眼中却有着掂量,仿佛在审视她值不值得自己打交道。孙廷雅面色不变,只勾起唇角,淡淡迎上她的目光。

    陆瑾予神情一顿,片刻后朝她伸出手,“幸会,孙小姐。”

    孙廷雅没有对她的称呼表示异议,与她握了手,“幸会,陆小姐。”

    沈沣道:“你回国应该说一声,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什么时候到的?”

    “没多久,也就昨天吧。”陆瑾予道,“知道你今天过生日,所以没有说,打算给你一个惊喜。”

    不得不说,一个清高冷傲的美人一脸平静说着“给你一个惊喜”这种话,的确是有些戳人的。孙廷雅笑了下,并不说话,沈沣默了一瞬,才道:“是吗?那谢谢了。”

    三人陷入沉默,越来越多的宾客入场,音乐声悠扬悦耳。片刻沈沣道:“你是一个人来的吗?要不要借这个机会和过去的朋友打声招呼?”

    “我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陆瑾予说着,恰好一个男人走到旁边,她挽住他手臂,微笑道,“介绍一下,这是我好朋友,也是我今晚的男伴,陈少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