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chapter43
    孙廷雅第二天醒来,正好是早上十点。

    她裹着被子坐起来,一回头就看到墙上的照片,又是她和沈沣的婚纱照。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昨晚睡在了哪里。

    真是个装修坏毛病,婚纱照跟驱鬼符一样,贴得到处都是。

    昨晚她和沈沣分房睡,她住主卧,他睡对面的次卧。孙廷雅看了看时间,觉得沈沣肯定去上班了,踩着拖鞋走到楼下。

    厨房里小火煨着粥,咕噜咕噜往外冒着热气,沈沣坐在桌前看着报纸,听到她下楼的声音,抬头微微一笑,“醒了?”

    孙廷雅有点愣,“你还没走?”

    “我为什么要走?”他收起报纸,绅士地帮她拉开椅子。孙廷雅坐下,他道:“妈妈说你早上喜欢喝粥,我照着做了,不过太复杂的不会,所以是白粥。你吃甜的吗?”

    他指了指桌上,那里放着个小白碟子,里面是清香的桂花糖。不过孙廷雅的注意不在这上面,“粥是你自己做的?”

    “恩,我也只能做这个了,别嫌弃。”

    他给她盛了一碗,孙廷雅用瓷勺舀了舀,米粒雪白绵软。对面沈沣也端起一碗,他似乎是等着她起床,所以现在才吃。

    孙廷雅:“你不用上班吗?”

    “今天是我30岁的第一天,不想看那些烦人的报表,给自己放假,做点有意义的事儿。”

    他口中有意义的事,就是一大早等在这儿陪她喝粥?

    孙廷雅不语,沈沣笑道:“次仁一个月前到了北京,各项检查都做完,下周就要动手术。昨天礼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很想见见我们,要去吗?”

    孙廷雅有点意外。次仁,真是个久远的名字,算起来西藏之行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作为第二大投资人,“天使的心”定期给她发送相关信息,她知道已经有两批孩童成功进行了手术。所以,次仁是被排到第三批入京的队伍里了?

    不过,孙廷雅喝一口粥,“你请假是为了这个?”

    沈沣扬眉,“不然能为了什么?”

    孙廷雅掩饰地舀了勺桂花糖,放到粥碗里搅拌,淡淡一笑,“没什么。好啊,一起去看看他。”

    .

    东辰医院为了这个医疗计划专门拨出了人手和场地,孙廷雅一进入那层楼,就被迎面而来的女医生拉住了手,“kelly小姐,您终于来了!孩子们一直念叨您呢!”

    女医生满脸喜悦,孙廷雅却没有答话。沈沣见状心知肚明,一边跟她打招呼,一边不露痕迹地提醒,“甄莉医生,听说你们最近总是加班,辛苦了。”

    孙廷雅笑起来,“甄医生,好久不见。”

    甄莉还像半年前那么单纯热情,半点没怀疑孙廷雅是不是把自己给忘记了。她得知他们是来看次仁的,于是主动领他们过去,病房在走廊的尽头,一推开门孙廷雅就看到熟悉的小脸。眼眸乌黑,头发短短,穿着蓝白相间的睡衣半躺在床上。

    是次仁。

    他正在玩一个魔方,眼睛亮亮的,好像这东西非常有趣新奇。偶然抬头瞥到门边的人,顿时呆住,几秒后才激动道:“沈叔叔,孙阿姨,是你们吗?”

    孙廷雅走进去,笑着将带给他的礼物放到床头,“是我。怎么样,身体有哪儿不舒服吗?”

    次仁连连摇

    头,小脸黑里透红,看起来激动得不行。旁边的床上趴着个小女孩,也是这个医疗计划的病人,攥着被子怯生生道:“次仁,这个……就是你说的孙阿姨吗?”

    甄莉说孩子们念叨她,孙廷雅还以为是夸张,谁知竟是真的。因为次仁住院时总是跟别的小病人夸耀,当初那个去接他治病的孙阿姨多么温柔多么善良,搞得所有孩子都对这位传说中的孙阿姨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不一会儿,就有好几个病房的孩子过来打招呼,父母们则再次向沈沣表示感谢,一时热闹得不行。

    等大家都达到目的离开,沈沣看次仁眼巴巴的样子,提议道:“难得来一趟,我们带次仁去附近转转吧,吃点东西。”

    孙廷雅打量四周,“彭杰呢?”

    甄莉告诉她,彭杰应该在附近打工。他来的时候虽然带了些钱,但在北京这种地方实在不经用,他说医院照顾次仁已经是大发慈悲,不能连他花钱也问他们要,所以次仁情况稳定时就去做点体力活赚钱。

    孙廷雅想到他当初的偏执还有些担心,甄莉道:“没事儿,彭杰真的不一样了,来北京一个月从没找过麻烦。我们有时候也会带孩子去附近转转,别耽搁太久就行。”

    既然如此,孙廷雅也就答应了,他们给次仁换上外套和鞋子,两人牵着小男孩出了医院。不敢走太远,只好在附近寻找去处,正犹豫不决,次仁指着其中一个牌子问:“那个……是什么?”

    孙廷雅一看,是一家港式茶餐厅的广告牌,上面是鲜香诱人的鲜虾云吞面。她笑问:“你想吃这个?”

    次仁眨巴着眼睛,不敢点头。沈沣一把抱起他,“好,咱们就去吃这个。”

    坐好后服务员送上菜单,孙廷雅让次仁点,可是他不认识字,孙廷雅就给他读出来,再解释那是什么。次仁以前根本没吃过海鲜,对别的很多东西也一知半解,看什么都新鲜,孙廷雅索性不选了,豪气干云点了一大堆,打算让孩子尝个鲜。

    沈沣笑道:“你对小孩子还挺有耐心。”

    孙廷雅:“我还好吧,你比较让人惊讶。”

    她想起在班戈时,乔珊看到他被小孩子围着,感慨看着是个花花公子,没想到居然隐藏了好爸爸属性,要刮目相看了。

    沈沣闻言有些得意。对面次仁和孙廷雅并排坐着,他看了两人片刻,忽地一笑,“你觉不觉得,咱们特别像夫妻俩带着孩子出来玩儿……”

    孙廷雅一愣,略一思忖,觉得还真有些像。以往对这种暧昧的话题她都不喜欢,今天却并不觉得讨厌,托腮笑道:“可惜次仁心脏不好,不然可以带他去游乐园。”

    她说着摸摸次仁的头发。男孩有点紧张,却又兴奋地咧开了嘴,很喜欢她的亲昵。

    沈沣见状忍不住开始想象,如果他们真的有了孩子,会是什么情况。儿子还是女儿?他其实都喜欢,只要是她生的,怎样都好。不过如果实在要选,还是女儿吧,像她一样聪明漂亮,恩,还有高冷。这样等孩子长大,他也不用担心她早早被坏小子拐走,毕竟她妈妈这么难追……

    想到她素日作风,他又开始担心,听说现在的女人越来越不喜欢生孩子。以她的性格,不会是丁克一族吧?

    “沈沣,想什么呢?”孙廷雅道,“东西上来了。”

    他看着满满一桌的菜,暗叹口气,觉得自己实在想得有点远。不管她将来想不想生孩子,至少目前,她没打算给他生孩子。

    不过……他夹起一块虾饺,放到次仁的碗里,微微一笑。他已经想清

    楚了,她说他从来没有真的爱过谁,但他觉得他对她是爱,和对别的女人都不一样的爱。那么,他就顺应自己的心意,让她也爱上他。

    他知道她心里或许有别人,但没关系,他纵横商场多年,最不怕的就是和别人争。无论是陈少峰还是那个林奕,他都不担心,而且他觉得自己还是占了优势的,毕竟她已经是他妻子,无论如何都比别的男人更方便出击。

    这么一整理思绪,他只觉得浑身轻松,一扫之前的纠结烦躁。对面次仁咬着菠萝包,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沈叔叔和孙阿姨,你们是夫妻对吗?”

    沈沣笑道:“是啊,你懂什么是夫妻?”

    次仁点头,“我懂啊。像我爸爸妈妈那样,就是夫妻。”

    “你爸爸妈妈……我们可不能跟他们比。”孙廷雅轻笑道。

    彭杰和梅朵,是因为爱而结合。万年的雪山,无边的草原,都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他们的感情那样深刻,深刻到即使梅朵死了,彭杰也依然当她还活着,没有一天停止过对她的思念。

    .

    两人陪次仁吃了半个小时,他饱得不行,但剩下的菜还很多。次仁不愿意浪费,孙廷雅于是让服务员打包,带回去跟小朋友们分着吃。

    送回次仁后,孙廷雅想回酒店,沈沣却道:“昨晚我陪你,今天轮到你还回来,陪我喝酒吧。”

    孙廷雅想拒绝,然而沈沣不等她说出口,就眨眨眼睛道:“今早妈还打电话骂我,居然一句话都不说就从酒会上跑了,留下他们帮我收拾烂摊子。”

    言下之意,就是我为了你挨骂了,现在轮到你报答回来。孙廷雅沉默一瞬,无奈道:“好吧。”

    她以为沈沣要带他去酒吧,没想到两人还是回了他们的婚房。打开门后孙廷雅看到原本空荡荡的桌上摆满了酒,红的白的都有,她知道是沈沣吩咐人送过来的,笑道:“动作很快嘛。”

    红酒是上好的,沈沣一边开瓶一边道:“这还是我们婚礼上用的酒,有印象吗?当时咱们一起挑的。”

    “没印象了。”孙廷雅道。

    玻璃杯里倒了红酒,微微倾斜,红色的液体仿佛果冻般诱人。孙廷雅喝了一口,道:“这味道倒是很熟悉。”

    沈沣也饮了一口,随意道:“这房子怎么样?我昨晚认真看了,觉得真是不错,之前居然空了这么久。”

    虽然是他们俩的婚房,但地段户型都是程品君选的,两人对婚礼都没有多少想法,这种事上更是做了甩手掌柜。孙廷雅之前来过两次,不过参观时并没有走心,早忘得差不多了。沈沣一提,她这才重新打量起这套属于他们的房子。

    房间的整体色调偏素净,很宽敞也很舒适,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个硕大的阳台。差不多有五十平米,露天的,上面摆放着几组雪白的沙发,角落里还有个圆形的大浴池。也就是说住在这里,不仅可以躺在沙发上看夜景,甚至可以一边洗澡一边看星星。

    孙廷雅被这个设计折服了,兴致勃勃躺到沙发上,沈沣也坐到了旁边。这是29层的高楼,举目望去可以看到靛蓝的夜空,还有远方的高楼大厦,玻璃的墙面在夜色中透出璀璨灯光,简直是被琼楼玉宇环绕。

    孙廷雅白天看了次仁,心情很不错,喝起酒来也没个顾忌,很快干掉了两瓶红的。她不过瘾,又换成白的,沈沣失笑,“你也太能喝了吧?没见过你这么能喝的女人。”

    孙廷雅听到这话动作一顿,沈沣困惑道:“怎么了?”

    />

    孙廷雅:“没什么。”就是曾经也有人说过一样的话。

    沈沣没有纠结这个问题,他只是想着她下午的话。见女人喝完两杯白酒后,开始变得醉意熏熏,他倾身试着搂她肩膀,她没有挣扎,他松了口气,道:“你很羡慕彭杰和梅朵?”

    “羡慕?他们那么惨,我为什么要羡慕他们……”

    “那你下午跟次仁说,我们不能和他的爸爸妈妈比。”

    孙廷雅长舒口气,趴在他肩膀道:“我只是觉得,他们那样才算是真正的夫妻……”

    “真正的夫妻?我们难道不是?”他眼眸幽深,“我们可是领了证的。”

    孙廷雅笑了。她捏捏他下巴,好像他说了什么傻话,“梅朵和彭杰是真的夫妻,安琪和席文隽大概也能算,但我们……我们怎么能算啊?萧伯纳说过,‘真正的婚姻全是在天上缔结的。’我们只是凡人,为了逃避这个、逃避那个被迫在一起,根本侮辱了婚姻的真谛。”

    他的心好像停摆了。她脸颊微红、眼神迷蒙,他知道她又喝多了,但唯有如此说出的才是真心话。所以打从心里,她就觉得他们的结合太过儿戏,她当这是契约、是任务,唯独不是真的婚姻。

    孙廷雅又喝了一口酒,苦恼地捂住头,“我不能喝了,再喝又要头疼了,明天还得工作……”

    他掰过她肩膀,认真地看着她,“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们这也不能算真的婚姻吗?我不能算你真正的丈夫吗?”

    孙廷雅茫然地看着他,像是没反应过来。他深吸口气,露出个笑容,“听不明白吗?那我换个方式告诉你。”

    他低头,重重吻上她的唇。

    不像他们第一次接吻的轻柔,这一次他吻得有些急躁,甚至带着股狠意。孙廷雅试着推了一下,却被他更用力地钳制住。他握着她肩膀将她推到沙发上,膝盖屈起跪在她身体两侧。她终于不再挣扎,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头顶是璀璨星空,他就这样将她按在身下,深深地吻着。

    他觉得脑子很乱,有很多过去的画面一闪而过。他们的初遇,地中海的婚礼,西藏的重逢,还有星空下他对她的心动。他是爱她的,他想要告诉她,可是他怕她不信。他怕她认为他不过是一时兴起。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等到两人分开,孙廷雅脸都红透了。沈沣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她是害羞了,多半是憋气憋的。他胸口剧烈起伏,伸手想摸摸她的脸,然而一动却觉得自己不太对劲。

    视线往下一看,西裤那里起伏如此明显,她也察觉了,两眼迷离地盯着那一处。沈沣被这个眼神刺激,心跳猛地加速,呼吸也跟着乱了。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是他们的婚房,她是他的妻子。而有些事,他们早就该做了……

    他的手轻微颤抖起来,重新握住她肩膀。她像是明白他想做什么,弯唇妩媚一笑,仿佛邀请。火热的唇落在她脸颊,他含住她耳垂,一声声叫她的名字,“小雅,小雅……”

    她身子扭动,像一条美丽的蛇,逼得他几乎疯狂。眼看吻就要落到她胸口,小腹却一阵剧痛传来,有什么东西狠狠踹了上去。他闷哼一声,身子控制不住往外翻,重重摔在沙发旁的地上。

    他伏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将他踢下来的女人完成睡梦中的自我保护,圆满地舒口气,抱着枕头睡去了。

    沈沣看着地板上的花纹,感受着小腹处的剧痛,两眼一闭,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