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chapter55
    新年过后,娱乐圈又热闹起来。去年最受关注的电影《高阳公主》经过几个月的后期制作,终于公布了档期,将在四月三十日举行首映礼,次日也就是五月一日登陆全国各大院线。

    因为是大制作,正式宣传期提前一个月就开始了,综艺、访谈、杂志、点映,主演们为了电影恨不得自己有分|身术。除了远在西雅图拍摄新片的林奕无法到场,其余人都累得不行,在微信群里大呼:“每到这时候,我就恨不得回去接着连轴拍戏!”

    他们做牛做马的时候,孙廷雅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她和片方早有合同,不用参与各种宣传活动,但身为一个作家,她也有自己的创作任务,比如,筹备了大半年的新书。

    这个悬疑惊悚的故事已经构思许久,为了它孙廷雅甚至去了趟雪域高原,差点搭上一条命。反复推了好几次大纲后,她终于在乔珊的威逼利诱下正式动笔,开始写第一章。

    然而大概是从未尝试过这种题材,她写得非常不顺,接二连三毙了好几次稿子,最后在极端烦躁下,对着电脑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沈沣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女人赤脚坐在椅子上,前方是书桌,上面摆着个银白色的k。她戴着副黑框眼镜,长发不像往常那样披着,而是往后梳成一个大马尾,没有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

    沈沣知道孙廷雅有五百多度近视,但她平时基本戴隐形,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她戴框架眼镜,更别说扎这种清汤寡水的马尾。他站在门口有点看愣了,半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孙廷雅发现了他,眉头一挑,“你回来了?”

    “这是什么造型?”他走进去,“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是我那个永远走在时尚前沿的老婆?这么朴素,我要以为是哪里的女大学生了,学霸那种。”

    “你见过学霸这个德行?”她说着,晃了晃指间的香烟。

    书房里烟雾袅袅,确实有点呛人,沈沣问:“怎么抽这么多?你在干嘛?”说完就感受微妙,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是自己嫌弃起二手烟。

    “写稿子。写不出来,所以抽烟。”

    沈沣一看,屏幕上果然显示出一个word文档,“你的新书?”

    孙廷雅点头。沈沣叹口气,伸手捞过她下巴,“小可怜,来,有什么问题跟老公说。我帮你解决。”

    孙廷雅没好气白他一眼,随手合上电脑。折腾了一个下午,她有些累了,索性掐灭了烟,问:“晚上吃什么?我想吃家的牛排,你让他们送外卖吧。”

    她指的是之前他带她去的那家法国餐厅,那家店基本不外送,但自己开口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沈沣说:“那家餐厅离咱家俩小时车程,你确定要吃?”

    孙廷雅点头,“我要吃。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总之今天晚上要把牛排送过来。五分熟,不许老不许嫩不许凉,办不到你就睡地板吧。”

    表情冷静、态度决绝,沈沣默了整整五秒,终于确定她大概是真遇到大瓶颈了……

    电话打到了老友手机,终于说动他安排人送外卖过来。挂断电话时沈沣想,要是放到古代,孙廷雅一定是要求无度的妖妃毒后,而自己如果有幸成为君王,搞不好真能为她干出烽火戏诸侯、千里送荔枝的事。

    那晚,他们吃上了大费周折送来的牛排,为了配得上它尊贵的身份,沈沣又开了一瓶当初婚宴剩下的红酒。他和孙廷雅一边吃一边喝,最后孙廷雅长腿一伸坐在地上,脸贴着冰凉的茶几,叹息道:“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恨不得跑我哥的公司去,当个端茶送水的办公室小妹。只要别让我写稿,干什么都好……”

    他觉得她这个样子很有趣,“这么痛

    苦?那你当初为什么做这行?”

    “当然是因为喜欢了,哦,还因为我才华横溢,天生适合做这个。但,干一行,恨一行,你不懂?尤其是卡文时的崩溃,真是你想也想不到的。”

    诉苦还不忘自夸,沈沣实在很难燃起同情,但对于她的话,他还是很能产生共鸣,“明白。我偶尔年底看报表时,也很想撂挑子不干了。”

    孙廷雅懒懒一哼,拿手指点他,“叛逆boy。”

    她还戴着眼镜,因为抵着茶几,镜框被往上推了一点,脱离了鼻梁。沈沣探身摘下来,孙廷雅下意识眯起眼睛,“你做什么?”

    以往偶尔会觉得她眼神迷蒙,充满了诱人的魅力,但此刻这迷蒙可是真迷蒙。沈沣捏着细长的眼镜腿,轻轻转了一下,扬唇一笑,“我很好奇,你们作家每次写书,都这么……惊天动地?”

    “并不是。当年我写《高阳》就挺顺,开头一万字只用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就写完了,可谓一气呵成。”吃饱喝足,孙廷雅心情好了点,也有兴趣给外行做点科普。

    “那这次为什么这么艰难?”

    “因为我在寻求突破呗。就像你每次泡一个新类型的妹子,总要比之前多下点功夫。”

    聊天就聊天,居然还捎带上他了。沈沣神色不变,“说得对,我追你确实多下了很多功夫。”

    孙廷雅扑哧一声,被他的机智逗笑了。他俯下|身,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顺带捏了下她鼻尖,“既然要泡新妹子,那就加油吧,我的大作家。”

    .

    沈沣和孙廷雅现在只要待在北京,基本都会回他们的房子,相处时间比以前多了许多。然而同居果然是考验关系的一大利器,短短一个月,沈沣觉得自己对孙廷雅的认识比之前两年都要增加得多……得多。

    已经见识过她写作瓶颈时的暴躁,然而那只是开始,接下来几天,孙廷雅的情况愈演愈烈。最后变成了沈沣关冰箱门的声音稍微大了点,她都会飞来个眼刀:别吵!

    简直疯魔!

    早在几个月前,沈沣就让陆文帮他买了孙廷雅的全套作品。她的书不多,一共四本,包括最负盛名的《高阳》。不过自打离开大学,他就很少阅读,更别说看小说了。试着打开过两次,最终都打着呵欠放弃。

    不过现在看亲眼到她的创作过程,他又燃起了兴趣,决定继续这个了解老婆的任务。像绝大多理科男一样,沈沣历史一塌糊涂,文学素养非常抱歉,但他抱着既然要征服山峰,就从最高的那座开始的念头,毅然决然打开了《高阳》……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他如果在家,就是孙廷雅在楼上书房写稿,他在客厅看小说,家里呈现一种非常古怪的气氛。沈沣读得并不快,偶尔有不明白的地方也没有去问她,因为记得她说过,和熟悉的人讨论自己作品,会有一种“羞耻感”……

    所以直到三天后,孙廷雅才发现,沈沣居然在看自己的书。

    起因是孙廷雅觉得书房都没有码字的感觉,决定移到阳台上来。四月份的京城已经转暖,她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啪嗒啪嗒地打字。沈沣在对面看着,她的手很漂亮,五指白皙修长,没有像很多女人那样做着美甲,剔透而干净。打字时并不看键盘,十指灵活敲击,像是一支舞蹈,看得他眼花缭乱。

    这么欣赏了会儿,他随手拿出《高阳》,翻到上次的地方开始看。对面孙廷雅在按下几个字母键后,抬起了头,“你在看什么?”

    沈沣扬了扬封面,“你不认识?”

    孙廷雅的头发这会儿没有扎成马尾了,略显凌乱地披在肩上。穿了条白色长裙,下摆处有点皱,因为长时间被压在身下。不过她完全没管这个,盯着沈沣手里的东西,诧异道

    :“我认识。我问的是,你怎么会看这个?”

    沈沣耸肩,“之前不是说过吗?我预备拜读完您的大作。”

    孙廷雅努力回忆,似乎他确实说过,但自己当时肯定没当回事儿。而且这难道不是追求时才会玩的小手段吗?现在还看什么看!

    她又抽出支烟,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沈沣见她眉头紧皱,像是除了惊讶,还有别的心事,“你怎么了?写个小说而已,搞得跟打架一样。”

    “稿子被毙了,头疼。”

    她说着随手理了下头发,没想到立刻落下好几根。沈沣放下书走过去,握住她手腕看,掌心几根乌黑的发丝,因为长,差点就垂到地下。他皱眉,“别乱抓。”

    孙廷雅不以为然,沈沣摇头,“不是都说女人对头发很爱惜吗?之前我弄掉你几根,眼神跟要杀人似的。”

    “之前我日子逍遥,才会有心情去管头发,现在,whocares!”

    沈沣抽走她的烟,孙廷雅眼露不满,他随即递给她一杯冰水。孙廷雅看看烟又看看水,沈沣笑得和气,眼中却有坚持,她于是默不作声喝了两口。因为不施脂粉,唇色也是淡淡的,染上水泽有种果冻般的柔软。

    沈沣说:“谁毙了你的稿子?”

    “我经纪人,就乔珊,你也见过的。她当了我两年经纪人,可算等到我开始写书,毙起稿来毫不手软,我怀疑是在打击报复。”

    沈沣低笑,“原来当你经纪人就能把你折磨成这样,我对这个职位心生向往了。”

    居然还有心情打趣她,孙廷雅白他一眼,没好气地又喝了一大口。沈沣轻叹口气,不知从哪儿找出把梳子,按着她肩膀给她梳起了头发。

    孙廷雅没料到他这个举动,脖子顿时有点僵。他动作很小心,先把纠缠在一起的发丝理开,然后从头顶到发梢,一气呵成地梳下来。

    等终于弄好,他拍拍她的头,满意道:“goodgirl,这样就漂亮了。”

    孙廷雅不说话。他面露狐疑,她微微侧头,躲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给你梳头发啊,看不明白?”

    她抿唇,“动作挺熟练的。”

    他用梳子点点她额头,戏谑道:“嫉妒了?放心,我就算给别人梳头,那也只是练手,最后还是要用到你身上。”

    孙廷雅夺过梳子。沈沣看着空荡荡的掌心,唇角弧度更深,“这么贾宝玉的事,对一个人做就够了。”

    “解释这么多,我又不在乎你是不是给别人梳过头。”

    “你不在乎,我在乎总行了吧?”沈沣说着,拉过她的手,“好了,我看你状态不是很好,不然稿子先放一放,我们出去走走吧。”

    “走走?去哪里?”

    “随便去哪里,反正别在屋里闷着。”

    孙廷雅不肯动,转身抱过mac刷起了网页,以行动表示拒绝。沈沣毫不气馁,准备强行带她出门,谁知孙廷雅忽然“咦”了一声。

    他问:“怎么了?”

    “这个帖子,你过来看看……”

    沈沣走到后面,微弯身子朝屏幕看去。孙廷雅开着一个网页,他一眼就瞥到了标题:《<高阳公主>点映大获成功,原著作者、神秘女作家格林小姐真容八年来首次曝光!》

    下面配了张照片,女人大概二十七八岁,长发披散、容貌秀雅,隐隐还有股清冷气质。

    很熟悉的一张脸,却不是孙廷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