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chapter59
    5月1日,《高阳公主》正式登陆全国各大院线。作为热门ip改编的电影,原本就有大量基础观众,加上当红的主演、得力的发行方,首日就拿下五千万票房。当然,沈沣和孙廷雅这段长达一个星期,刷爆无数路人眼球的新闻,也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夏心童在微信群里说:“看这事儿闹的,跟你俩比起来,我觉得自己很不尽心啊。要不这样,我和李明峻炒炒绯闻?和林奕也成!我保证憋着半个月不辟谣!”

    众人连声说好,蒋卫导演冷静表示,“我觉得,林奕和李明峻传绯闻爆点比较大。”

    票房走势喜人,所有人心情都很好,玩笑开个没完。但大家也明白,首日票房代表的是各大主创粉丝的购买力,最终成绩如何,还是要看电影在路人间的口碑。

    随着上映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关注点放在了电影本身,让人庆幸的是,虽然没有获得多么夸张的称赞,但大多数评价都还不错。整部片子结构完整、层次分明,高阳公主与辩机的爱情处理得深刻复杂、令人动容。身为电影的灵魂人物,夏心童的演绎也没有辜负期待,高傲、痴情、决绝、冷漠,她诠释的高阳是那样美丽,就像最娇艳的牡丹花,在盛世大唐的宫殿里迎风绽放,每一片花瓣都写满了她的喜悦和哀伤。

    至于剧本,也得到了一些专业人士的认可。作为首次担任电影编剧的新人来说,孙廷雅的表现算得上可圈可点,没有犯原作者改编自己作品常犯的难以取舍、当局者迷的错误,大刀阔斧调整了整个故事的结构,砍掉许多没有必要的枝干,又增加了主角之间的纠缠脉络、矛盾冲突,使它更合适电影的拍摄。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较为成功的文学作品影视化尝试,离经典还很远,但也担得起一声“不错”。鉴于目前国内电影市场商业烂片层出不穷,《高阳公主》在其中就显得相当出彩,所以当它的票房首周突破2亿,大家都觉得意料之中,甚至还有点少了。

    “正常情况来说,首周票房占电影总票房的40%,这样看的话,除非后期出个什么意外,否则这片子最终票房应该徘徊在5亿左右,没跑了。”

    花园里,周安琪把一杯白葡萄酒递给孙廷雅,随口说道。她们旁边分别是席文隽和沈沣,中间隔着个不大不小的烤架,炭木烧得很旺,铁丝架上放满各种肉和蔬菜,白烟袅袅,香味被风吹得四散,让人垂涎欲滴。四人旅行没能付诸实践,因为短期内没法儿找出大家都有空的时候,周安琪退而求其次,搞了个四人聚餐,在她家花园里bbq。

    以《高阳公主》的投资来看,票房3亿是及格,5亿就是优秀了,所以孙廷雅笑着举起酒杯,“借你吉言。”

    周安琪耸肩,“你们两个够可以啊,第一次投资电影就搞得有声有色,再过两年就能来抢我的饭碗了。”

    沈沣身穿polo衫和牛仔裤,席地而坐,他看起来很年轻也很随意,甚至有点大学男生的阳光,闻言学着孙廷雅举杯,认真道:“借您吉言。”

    周安琪按了按额头,决定不和他计较。孙廷雅舒展手臂,偏头笑道:“出来逛逛也好,最近都在家里宅着,久了真让人烦躁。”

    “看来一夜成名后的生活,不怎么轻松啊。”周安琪戏谑,“你不会出门都必须戴帽子和墨镜了吧?”

    孙廷雅白她,“哪有那么夸张。”

    经过这阵子的消化,外界对这件事已经完全接受,最开心的当然是格林小姐的粉丝。当初爆出是陆瑾予,他们就激动于她是个美貌高雅的大家闺秀,如今换成孙廷雅,各方面条件没有丝毫降低不说,甚至在外表上还要更好一点,毕竟那晚的红毯照被营销号轮得到处都是,路人都感慨她的美丽——从这个角度,周安琪说孙廷雅一夜成名也没错,至少经过那一晚,相当大一部分网友都记住了她的脸。

    至于双方长辈亲友,他们在首映礼次日就知道了这件事,对于孙廷雅不声不响成了个著名作家,大家虽然称赞惊喜,但也仅此而已。家族里牛人辈出,比起那些三十出头就打下亿万家业的堂兄表姐,这个成绩也算不得什么。当然,为表支持,还是纷纷买了她的书,于是孙廷雅就陷入最不希望的境地——她无法想象,下次家族聚会,话题会不会变成她里的情节……

    她叹口气,“现在只能把一切交给时间,我就安静地等着过气。”

    席文隽忍不住一笑,“这话让公司里的艺人听到,估计要嫉妒到睡不着了。”

    沈沣夹了片

    滋滋作响的牛肉,放到孙廷雅盘子里,“尝尝看,我亲手烤的。”

    周安琪不满,“肉是我放的,油是我刷的,连酱料都是我端过来的,凭什么说你烤的?”

    “面是我翻的。”沈沣镇定自若,“你一定要追究,那么大厨是我,你顶多算打杂的小工。”

    闺蜜的男人竟如此不客气,周安琪回头,“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孙廷雅把肉放到嘴里,“他最近难得做菜欲|望很强,我不能打击,要小心呵护。恩,好吃,再给我一片。”

    沈沣得意一笑,又给孙廷雅夹了块里脊。

    居然在自己面前秀上恩爱了!

    作为婚姻幸福的典范,周安琪从来都是虐狗的那个,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人上门踢馆。她憋着口气想怎么反击,席文隽却夹起块肉递到她唇边。

    男人面庞白净,鼻梁上架了副无框眼镜,愈发显得气质温文、容貌清俊。他声音带笑,像在哄他们的儿子,说:“乖,吃东西了。”

    女佣正好过来送新切的牛肉,看到这一幕,至今没有男朋友的小姑娘觉得受到了双重暴击……

    晚上回家后,孙廷雅卸完妆,坐在梳妆台前做护肤。沈沣站在后面看她,往常他从没有耐心看女人做这个,也就不知道过程居然如此复杂,弄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完。

    他感慨道:“我必须说一句,你们女人果然很辛苦,佩服佩服。”

    孙廷雅:“知道就好。所以我出门,两样东西是绝对不能丢的,一个电脑,还有就是我的化妆包。”

    他失笑。孙廷雅摇摇头,故作忧伤,“也是现在岁数大了,所以步骤越来越多。没办法,怕老,特别怕老。”

    他摩挲下巴,“我倒觉得,变老也没那么可怕。咱们俩一起老,想想还挺有趣的。”

    孙廷雅不作声,做完最后一道护肤,走到床边坐下。沈沣说:“周安琪的儿子长得挺像她,但性格比他们俩都闹腾,也不知随了谁了。”

    下午bbq到一半,保姆带着席皓嘉回来了,刚满五岁的小男孩,乳名叫宝宝,却完全是个惹不起的小魔王。出门时才换了新衣服,小半天不见居然又脏了,据说是非要去爬树,拦都拦不住,最后蹭了一身。周安琪笑得不行,也不让保姆给孩子换衣服,反而拽到怀里,塞给他一只装满烤肉的小碗,“来,妈妈请你的!吃饱了才有力气接着爬!”

    小男孩大呼妈妈万岁,乌丢丢的大眼睛像宝石,嘴唇也红红的。烤肉都被细心地剪成了小块小块,为了防备他被噎着,可惜这番苦心全白费了,小男生用勺子送了一大勺到嘴里,开心地嚼着,哪怕被烫得呼哧呼哧喘气也不撒手。

    想到这里,孙廷雅忍不住露出笑容,“我觉得他和安琪很像啊,安琪十几岁时,就是这么闹腾。挺可爱的。”

    话音未落,沈沣已从后面抱住她,炙热的吻相继落到她后脖颈。孙廷雅穿着件米色的丝绸睡衣,被她一扯就滑落下去,露出一截雪白的肩头。他的吻蔓延到那里,两只手也灵巧地解开她的腰带。

    孙廷雅被推倒在床上,他压着她,重新吻上了她的唇。很深入,充满了掠夺与征服的意味,孙廷雅很快发现他身体的变化。四目相对,男人并不窘迫,修长的眸子流露出戏谑。下|身贴着她,让那一处的感知越发明显,男人笑得带一丝邪气,甚至有意无意顶了她两下。

    她张嘴想说话,他的舌头却趁机钻进去。他用了十分的技巧,她嘤|咛一声,身体瞬间软了下来。

    两人的纠缠越发深入,她觉得脑子越来越混乱,眼看已经到了箭在弦上,抓住最后一丝清明说:“等、等一下……”

    沈沣头埋在她胸口,好一会儿才抬起来。她往床头柜瞟,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除了事发突然的第一晚,她是在第二天补吃的避孕药,之后每一次两人都提前做好了安全措施,现在她也是这么想的。

    沈沣低头,嘴唇擦过她的,那样软,有甜蜜的芬芳,“小雅,我们不用那个怎么样?”

    孙廷雅微愣。他声音沙哑,里面有尚未平息的情|潮,以及,一丝隐隐的向往,“我也觉得皓嘉很可爱,之前的次仁也很讨人喜欢。所以我有些好奇,如果我跟你生个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小雅,你不好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