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chapter64
    孙廷雅和周安琪在日本待了半个月。

    两人仿佛回到了少女时期,不管工作不理杂事,连电话卡都拔掉换成当地的,好好给自己放了个假。

    北海道风光明媚,她们每天清晨都骑车去很远的公园。头发扎成爽利的马尾,穿着运动服,露出一截漂亮的脚踝。骑到兴起时,还会各自松开一边把手,探身拉着对方的手,一边唱歌一边蹬着踏板朝前飞驰。明媚阳光、朝气蓬勃,不像将近三十的女人,更像大学女生。

    周安琪带孙廷雅去定制浴衣,明亮的鹅黄色棉布,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绚烂的花朵。孙廷雅很少穿这样活泼的颜色,更别说长发也被盘成发髻,簪上粉粉的绢花。她觉得古怪,周安琪却很喜欢,连说了好几声“卡哇伊”。孙廷雅对着镜子转了一圈,笑道:“穿上这个,就想到那些漫画里的情节。可惜最近没有烟花大会,不然我们就可以去碰碰运气了。”

    周安琪调侃,“干什么,想偶遇帅哥?”

    “当然不是。我是想看看,咱俩命中注定的美少女,现在长得多大了。”孙廷雅扬扬下巴,脸上写着四个大字——吾乃总攻。

    她们也去泡夜|店。周安琪说自己要赶紧酝酿情绪,准备迎接人生第二春,孙廷雅深以为然。两人衣着火辣、身材性感,在舞池里贴面热舞,惹得全场掌声、口哨声雷动。等结束后,自然有男人来搭讪,周安琪喝着酒不说话,孙廷雅于是准备帮她回绝,谁知她却勾住了她的脖子。周安琪笑容妩媚,用英语对男人们说:“不好意思,我不能答应你们的邀请,因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说完,她吻上孙廷雅的唇。四周安静一瞬,继而响起比刚才热烈十倍的尖叫声……

    一趟日本之行玩得忘乎所以,等孙廷雅接到沈沣的电话,才恍然想起,哦对,自己还有老公。

    沈沣明显也清楚,含蓄表示,“我是替乔珊问的,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写稿?她都追债上门了。”

    “她啊,你替我打出去就行。对待催稿的编辑不用客气。”

    如此简单粗暴,沈沣笑了两声,“还有,我看到你发在朋友圈的照片了。”

    他指她和周安琪的“热吻照”,昏暗的舞池边,两个女人纠缠在一起,吻得火花四射。孙廷雅勾唇一笑,“好看吗?我们俩都很投入哦。”

    “好看,简直是大饱眼福。”

    孙廷雅啧道:“你们直男就这么喜欢看女人亲热?”

    “大概,跟你们女人yy男男的心理差不多吧。”沈沣矜持道。

    孙廷雅踢走一颗小石子,叹息道:“可惜你不在,当时现场气氛之热烈,我觉得大家快爱上我们了。”

    “挺好的,让那些日本人长长见识,我大中国也不缺百合情深。”

    孙廷雅一愣,忽然想到什么,往身后一看。庭园中芳草萋萋,一只小猫在角落里打盹,很安静,并没有人藏在暗处,等着给她一个措手不及。

    沈沣察觉了,问:“怎么了?”

    &n

    bsp;  “没什么,就是……”孙廷雅说,“我本来以为,你会偷偷跟到日本来。”

    “你希望我过来?”沈沣有点惊讶。

    孙廷雅没有回答,沈沣说:“我以为,这是闺蜜时间,我不应该打扰。”

    这确实是闺蜜时间,沈沣过来也不合时宜,毕竟周安琪刚受了情伤,绝不适合看到好友夫妻恩爱。她明白的,只是刚才一个恍惚,想到了一些久远的往事。

    “小雅。”

    孙廷雅应道:“嗯?”

    “我很想你。”

    小猫忽然窜过来,在她脚边喵喵地叫着,小脑袋在腿上轻蹭。孙廷雅握住手机,轻声道:“知道了,我很快就回来。”顿了顿,“我也想你。”

    .

    周安琪去日本前就签好了离婚协议书,等回国后这边总算有了新进展,之前席文隽一直不同意离婚,现在不但同意了,还自愿放弃一切财产,净身出户。他这些年在明达担任重要职务,名下资产也不少,但这些他都不要了,只提了一个要求,想要周皓嘉的抚养权。

    周安琪当然不可能同意,即使这是席文隽唯一的要求,也拒绝得毫不留情。两人在这个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签字的事又拖了下来,不过周安琪很冷静,半个月的假期让她调整好了自己,终于能以高傲体面的姿态来面对曾经的爱人。

    孙廷雅不解,“席文隽怎么会这么天真?他拿钱走还现实点,要孩子?安琪疯了才会答应。”

    “我倒有点理解他的想法。”沈沣说。

    孙廷雅不懂,沈沣耸耸肩,“他大概觉得,孩子是个纽带。有儿子在身边,周安琪就会经常去探望,两人也许还有机会复合……”

    轻叹口气,“他还是很爱周安琪的,可惜了。”

    孙廷雅冷哼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周安琪继续自己的离婚大业,孙廷雅也没有闲着。在她出国这段时间,《高阳公主》结束了一个月的放映,以5.3亿的成绩圆满收官,一如周安琪当初的估计。

    片方举行了盛大的庆功仪式,上百家媒体受邀到场,沈沣和孙廷雅也出席了。这次两人没有像首映礼当晚那样盛装打扮,孙廷雅穿了条黑白相间的l小裙子,沈沣则是黑色西服,非常低调地进场了。他们没有上台,明星主创们在上面妙语连珠,他们就坐在台下含笑鼓掌,安心当好一个观众。

    不过没想到,都已经这么努力地背景板了,还是成为了当晚的微博话题。

    起因是一张现场抓拍,沈沣和孙廷雅在观众席上相邻而坐,沈沣侧头凝视孙廷雅,眼神专注,孙廷雅却心无旁骛看着台上,红唇轻抿、面无表情,非常淡漠的样子。这照片信息量太大,不免引得大家浮想联翩。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沈沣这眼神,真是深情款款哟,感觉以后的霸道总裁文都有代入原型了!”

    &

    nbsp;“我要纠正之前的判断。看这架势,不是孙廷雅留不住丈夫的心,而是沈公子求而不得……搞半天这桩家族联姻,是女方看不上男方。[拜拜][拜拜]”

    “孙廷雅的表情真的太禁|欲了……反正我老公如果这么看我,我肯定不会半点反应都没有!”

    “痴情总裁x冰山美人?很好很好,感觉人设越来越丰满,出本指日可待!”

    孙廷雅看着网上的评论,只觉得啼笑皆非,她问沈沣:“这什么时候的事儿?我压根儿没发觉你看我了!”

    沈沣在对面翻着一份文件,漫不经心道:“我也不记得。可能刚好回头看了一眼,就被拍到了。”

    他们坐在书房里,高大的书架上密密麻麻摆满各种书籍,沈沣一身休闲款毛衣,随意地坐在书桌前。他神色淡淡,好像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文件上,对她的话题并不感兴趣。

    孙廷雅忽然有点不安,微微一笑,说:“对了,你的影视公司,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

    庆功会当晚,沈沣唯一回答的问题,就是关于自己的影视公司。早在半年前他就说有意进军影视圈,筹备了这么长时间,终于万事具备,很快公司就能正式跟大家见面。不过在众人问及公司名字时,他笑着说暂时保密。

    孙廷雅觉得他之所以故弄玄虚,多半是还没想好,“如果需要,本文豪可以帮你赐名。别怕贵,给你个夫妻友情价。”

    她故意开玩笑,沈沣叹口气,从书桌后绕出来,拽住女人胳膊将她推到门口。孙廷雅诧异地看着他,沈沣冷静道:“亲爱的,我还要工作。你先出去玩儿,好吗?”

    孙廷雅被他关到门外,几乎有点懵了。无论是和之前哪一任男友在一起,她都没有被这么对待过。这感觉,就好像她是个黏人的小女人,会妨碍他做正事似的……

    书房里,沈沣沉默地站了会儿,拉开书桌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张宣纸。展平在桌上放好,上面是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遥想一个月前,他亲自回家,郑重其事求了爷爷一个下午,他才终于答应为自己的新公司题字。

    “风雅世纪。”

    修长的手指抚过这几个字,他轻声念道,有点烦躁地闭上眼睛。

    取这个名字,本来是想给她一个惊喜,这里面嵌入了他们两人的名字,很适合作为他们共同的事业。可是如今,他却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否合适了。

    也许,她看到这四个字,想起的并不是自己。

    脑中又闪过那张照片,如果不是它,他不会发现,原来两人的相处落到外人眼中,是这个样子的。

    还有网上那些评论,旁观者清,或许别人的眼睛才是看得最透彻的。他是越陷越深的那个,而她,哪怕过了这么久,也依然和从前一样,冷静淡漠,旁观者般面对这一切。

    沈沣忽然就觉得疲惫,那个名字也无比刺眼,让他再不想面对。

    将宣纸揉成一团,他将它丢到废纸篓里,面无表情、毫不留恋,就像它从没存在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