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我能把他打出去吗
    “我来帮忙!”孟倩幽站了起来,向灶台走了过去。没走两步,一阵头晕袭来。孟倩幽晃了晃脑袋,暗想到:这世的身体可真是弱,碰破了头就成这样。自己上一世比这再重的伤都受过,都跟没事似的,看来这具身体得多磨炼一段时间,才能达到自己的前世的水平。

    “幽儿,你的头还伤着,娘来做吧,等好以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女人心疼的劝道。

    孟倩幽心中一暖,欢快的说到“我今天想露一手,大家尝尝我的手艺。”

    “你也是的,难得孩子想做顿饭,你就让她做嘛。”男人冲着女人说完,又对孟倩幽道“我们的幽儿长大了,都会做饭了。以后爹娘就享福了。”

    “好,娘你帮我烧火吧。”孟倩幽走到灶边,挽起袖子,将一瓢水倒进锅里,盖上锅盖。然后把剁好的鸡块用清水重新洗了洗。等到水开,在热水里焯了一下,捞出来,放到旁边沥一下。然后把锅洗干净,拿起油罐刮了一大勺油放到里面。

    女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女儿难得高兴,随她折腾吧。后面的日子再想办法吧。

    油热了,孟倩幽放了一点糖在里面,用勺子慢慢搅动,直到糖都变成了红色,把鸡块倒进里面翻炒,香味一下子弥漫了整个院子。

    “好香呀,”小人儿跑到灶边,使劲地吸着鼻子。这一举动吧全家人都逗笑了。

    孟倩幽继续翻炒,直到鸡块全部变成红色,才往里面加了点水,放点盐,盖上锅盖。“娘,等到水开以后,你就小火。炖一会就可以了。”望着这大大的土灶,孟倩幽摸了摸头,对女人不好意思的说到。

    “好嘞。”闻着这满院的香味,看着女儿的笑脸。女人略显沧桑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容。

    “呦,二弟家这是做什么好吃的了,离老远就闻到香味了。”伴随着说话声,一个身穿粗布衣衫的男人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来。看到他,院中所有人的脸色变了变,小人儿更是下意识的向孟倩幽的身边靠了靠。孟贤,孟齐的脸上更是同时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他大伯,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吗?”女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瞧弟妹这话说的,咱们是一家人,没事我就不能过来了?得亏我过来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二弟家的日子过得这么好,都吃上肉了。”男人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嬉皮笑脸的说道。

    “大哥,这肉不是买的,是贤儿,齐儿在山上抓了只野鸡。炖了给幽儿补补身体,幽儿上山摔破了头,大夫说让好好补补。”孟二银赶忙说道。

    孟大金冲包扎着头的孟倩幽看了一眼,又狠狠的吸了吸鼻子,道“老二,不是我说你,一个破丫头片子你宠得也太过了。好吃好喝的还什么都不干。你养这么金贵有什么用呀?永远都是赔钱货,你养的再好,过几年不还是人家的人。到时候什么也捞不到。不如趁着在家的时候,让她多干点活计。”

    “我大姐不是赔钱货!”小人儿气愤的嚷道。

    “去去去,小兔崽子,敢跟大伯呛嘴,找打呢?”孟大金作势挥了挥拳头,吓得小人儿又往后缩了缩。

    “赶快拿碗给我盛点鸡肉,我先尝尝。”孟大金边说边大步走到锅台边,掀起锅盖。看到锅里的鸡肉,咽了咽口水。

    看到孟大金的动作,孟倩幽的眼神闪了闪,大步走到灶前,拿起勺子冲着他的手上打过去。“啪”的一声,锅盖落了下来。随即“嗷”的一声,孟大金捂着被打的那只手疼的直转圈。

    满院的人都被孟倩幽的动作吓住了。以前孟大金也没少来家里抢东西,孟倩幽虽然很气愤,但也只是躲在屋里暗暗咒骂,从来没有当面和他起过冲突,更没有像今天这样直接冲他挥起了勺子。孟二银首先反应过来,忙走过去,把孟倩幽拉倒了自己的身后。孟贤、孟齐也赶紧挡在了前面。

    “臭丫头,你找死呀!”缓过劲来的孟大金一边骂着,一边扬起巴掌。冲着孟倩幽走了过来。一看她躲在三人身后,便恶狠狠地对三人说“你们谁挡着也没用,今天我就打死这个臭丫头。”

    “你凭什么打小妹,小妹又没做错什么。”孟贤高声对孟大金嚷到。

    “啪”的一声巴掌打在了孟贤的脸上,孟大金犹不解气地骂道“小兔崽子,反了你们了,竟敢跟大伯嚷嚷,今天我就教教你们,什么叫孝敬长辈。”

    “贤儿!”孟氏惊叫一声,忙把孟贤拉到面前,看到孩子立马就肿了的脸。眼泪流了出来。“他大伯,贤儿还是个孩子呀,你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

    看着孟贤肿起来的脸,孟大金的眼神闪了闪,随即又梗着脖子道“敢跟长辈大声嚷,就应该教训一顿。我告诉你老二家的,再把我惹急了,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爹,我能把他打出去吗?”孟倩幽抬起头轻轻的问道。孟二银一愣,一股怪异的感觉升起。眼前的女儿还是原来的样子,柔柔弱弱的,可怎么感觉说出的话里一股浓重的杀气呢。

    “你敢,臭丫头,再对我动手,我就做主把你卖掉,去别人家里做牛做马”“嘭”孟大金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板凳就砸了过来,没等他反应过来,又一个东西“啪”打在了左边脸上。他刚想骂,“啪”又一个东西打在了右边脸上。

    “小弟,把扫帚拿来!”扔完两只鞋的孟倩幽冲着小人儿喊道。

    “好!”小人儿转身,快速地找到了扫帚。蹬蹬蹬地跑到孟倩幽面前“姐,给你!”

    “大伯,您是自己走呢,还是我把你打出去呢?”孟倩幽拿着扫帚,似笑非笑的对的孟大金说道。

    “你你你”孟大金指着孟倩幽,半天没说出话来。

    “原来大伯是希望我把你打出去,那侄女就听您的好了。”话落,孟倩幽举起扫帚冲孟大金打了过去。

    “死丫头,你”“嗷”“臭丫头,你”“嗷”“嗷”“嗷”在一片疼痛声中,孟大金连滚带爬的出了大门。

    “大伯,慢走不送。”站在大门口气喘吁吁的孟倩幽微笑的对孟大金说道。

    “你你你”

    “怎么?大伯,还需要我送你吗?”抓紧手里的扫帚,孟倩幽往前走了一步。“”死丫头,敢打大伯,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把你卖掉。“孟大金一边嘴硬的嚷着,一边后退,猛的转身落荒而逃。”大伯,您慢点,可别摔跟头了,“孟倩幽冲着孟大金的背影喊道。那身影跑得更快了。孟倩幽微笑着转身,对着一院子目瞪口呆的人道”以后他就不敢轻易来咱家了吧。“”幽儿,你“孟二银最先反应过来,想说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幽儿,你是女孩子,怎么可以打人?这要传出去,以后你还怎么出门呀!“孟氏也反应过来,担心的说道”哇,姐你真厉害!把大伯打跑了,以后大伯就不敢来我们家拿东西了吧?“小人儿也崇拜的问道。

    孟倩幽微微一笑:”爹、娘你们不用担心,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不搭理就是了。但要是再有人来家里闹事,我们可不能跟以前一样默默忍受,打出去就是了。“”唉!爹娘也知道不该这么忍让你大伯,委屈了你们几个。可是你爷奶跟着他过,如果不让他拿东西,他会和你爷奶去闹的,老人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孟二金无奈的说道。”为什么不把爷奶接过来呢“孟倩幽不解饿问道。”老人自古以来都是跟着大儿子,如果跟了别的儿子,会被别人笑话的“”那就由着他来我们家随便拿东西?“”我和你爷奶说过很多次了,让老两口和我们一起过。可他们说,当初分家的时候,田产和房子都给你大伯,如果再跟我们一起过,会被人戳脊梁骨的。“”那就由着他这么来我们家拿东西?“”不光是我们家,你三叔和四叔家也是一样,看在老人的面上,我们都忍了。可你今天这么一打,还不知道你大伯回家怎么和你爷奶闹呢。“孟二金一边叹气一边担忧的说道。”爹是在怪我吗?“孟倩幽幽幽地问道。”爹怪你干什么,都是爹没本事呀,如果爹能挣来钱,你也不会为了挣钱上山摔破头,贤儿也不会为了几块鸡肉挨打了。“孟二银自责地说道。”好了,对孩子说这些干什么,赶快吃饭吧!“孟氏看到丈夫自责的样子,赶紧说道。”对对对,吃饭,吃饭,“孟二银也感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赶紧应和道。随即又对孟贤说”贤儿,你的脸赶紧用凉水敷敷,一会爹去孟大夫那里买点药,用上就不疼了,“”不用拿药了爹,过几天就好了,我们已经欠了孟大夫很多药钱了,不能再赊账了。“孟贤懂事的说道。”大哥的脸疼得厉害吗?“孟倩幽问道。”不是很疼。“孟贤答道。”

    “那就先不敷了,我们去给爷奶送鸡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