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大伯,想吃鸡肉吗?
    孟倩幽和孟贤端着一碗鸡肉出了门。

    “大哥,天这么晚了,我们走村里的大路去奶奶家吧。”刚出门孟倩幽说道。

    “我们家离村里比较远,走大路绕好多路,走小路一会就到了。”看了看手里的鸡肉,又看了看小妹,孟贤说道。

    “走小路会颠的我头疼,大哥,我们还是走大路好不好?”孟倩幽撒娇的说道。

    “你在家休息,还是大哥自己去吧!”望着孟倩幽苍白的小脸,孟贤心疼的道。

    “我已经好多天没出门了,都快憋坏了,就和大哥一起去吧。多走走路,头也就没有那么晕了。”说完孟倩幽赶紧朝前面走去。孟贤一看,急忙跟上。

    夏末的晚上,稍有凉风微微袭来,为了节省灯油,村里的人们早早吃完饭东一群、西一堆的聚在一起拉家常。

    眼尖的孟虎家的瞧见慢慢走过来的兄妹俩,惊呼道“孟家丫头,你这头还没好,大晚上的这是干什么去?”她这一嚷,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

    “大哥和二哥今天在山上捉了只野鸡,娘刚做好,爹让给爷奶送一碗过去。”孟倩幽甜甜的对众人说道。

    一听是鸡肉,大家伙不由得咽了咽唾沫。这年头,饭都吃不饱,肉更是连想都不敢想。这一大碗鸡肉,闻着都香呀。

    “孟贤的脸怎么肿了,捉野鸡的时候摔着了吗?”另一眼尖的大婶看到孟贤的脸,关心的问道。

    “不是,今天大伯来家里要鸡肉,爹娘说爷奶还没吃,我也需要补补,大伯恼怒之下,打了大哥一巴掌,就肿成这样了。”孟倩幽接着回道。

    “这还是亲大伯呢,为了几块鸡肉下么重的手真不是东西。”有人说道。

    “是呀,是呀,太不像话了。”有人附和道。

    “我们得快点给爷奶送去,要不然一会就凉了,不好吃了。”孟倩幽见目的已达到,歉意的对众人说了一声,大步向老宅走去。

    刚走到老宅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孟大金的叫喊声“你们白养了老二这么一个好儿子,自己在家偷偷的吃肉,一点也不想着孝顺自己的爹娘。我跟你们说,如果你们今天不去老二家把鸡肉给我要来,以后就别想吃饭了。”“哐”一只碗落地的声音传来。

    孟倩幽拉了拉要往里走的孟贤,摇了摇头。

    “还有老二家的那个臭丫头,竟敢打了我,你们让老二把那个臭丫头明天就去卖掉。虽然摔破了头,但好歹没破相,二两银子还是能卖得出去的。”

    听到这,孟倩幽笑了。一脚踹开大门。冲着孟大金说道“大伯,还真是考虑的周全呢。要不要我爹娘把卖我的银子在分给你点呢?”

    看着踹门进来的孟倩幽,屋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而孟大金则捂了捂还在疼痛的脸,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好呀,死丫头你竟然还敢来,看我不打死你!”随即孟大金虚张声势的说道。

    “我和大哥来给爷奶送鸡肉,没想到正听到大伯想要卖了我,不知道大伯是否已找好了人家呢?”孟倩幽温柔地问道。

    孟大金的眼神闪了闪,梗着脖子道“找好了人家怎么样?那可是镇上有名的大老爷家,就算为奴为婢也是吃香喝辣的,要不是我家里没有个丫头,这好事能轮到你头上?”

    孟倩幽气笑了,幽幽地笑了,看了孟大金一眼,四目相对,孟大金又退后了一步。这丫头的目光太凌厉了,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爷奶我和大哥给你们送鸡肉来了。”一转头,孟倩幽冲着床上的两位老人甜甜的说道。

    “幽丫头,快过来,让奶奶看看你的头。”这时反应过来的老人也关切的说道。

    孟倩幽听话地走到老renmian前,老人看着她包扎着头,眼泪立刻就流了出来。哭道:“我可怜的孙女儿呀,这次可受了大罪了。”

    “奶奶别担心,已经好多了,大夫说再养几天就完全好了,”孟倩幽微微一愣,随即安慰地说道。

    “娘,你眼睛不好,就别哭了。”反应过来的孟大金家的也劝到。

    孟倩幽抬眼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衣服。,衣服的肩头补了很多补丁。大概是长期劳作的关系,皮肤黝黑,背也有点弯。凭记忆,孟倩幽知道这是大伯母。相当不错的一个女人,为人和善,待人宽厚,孝敬长辈,对她也是疼爱的很。听到她摔破头,就把家里仅有的十个鸡蛋全给拿了过去。可惜摊上大伯这么一个无所事事,好吃懒做男人。一家的重担全压在她自己身上,看起来比同岁的女人老的很多。

    “是呀,奶奶,您别哭了,要是我爹娘知道我把您惹哭了,说不准真把我卖了呢。”孟倩幽调皮的劝道。

    “他敢,谁要是敢卖我们幽儿,我就和她拼命。”听到这调皮的话语,老人破涕为笑道。

    看到老人笑了,孟倩幽松了口气,上辈子活到二十岁也没有劝慰过人,老人要是一直哭个不停,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估计只有暴走了。

    “大哥,赶快把鸡肉拿过来给奶奶吃吧!”怕老人再说煽情的话,孟倩幽赶紧冲孟贤说道。

    “奶奶,今天的鸡肉是小妹做的,可香了,您赶紧尝尝吧!”孟贤把大碗端到老renmian前想放下,可满桌的狼藉竟然没有放碗的地方。只好用手端着,举到老renmian前。

    孟大金家的一看,赶紧把摔破的碗收拾了一下,用抹布将小桌子擦了一下。边收拾边说道“我马上再给爹娘盛粥来。”说完就出去了。

    孟贤把碗放在桌上,又拿起边上的一个有豁口的破碗和一双筷子,夹了几块肉放在破碗里,冲着老人说道“奶奶,快吃吧,我来喂爷爷。”说完坐在了另一个老人的身边。

    孟倩幽这才看向炕上的老人。身上盖了一件破薄被,枯瘦的大手放在被子上面。大概六,七十岁的样子,满头的白发,消瘦的脸庞。此刻正满脸心疼的看着他们。

    孟倩幽知道这是这具身体的爷爷,叫孟中举,一个三十年的老秀才,没生病以前是附近几个村里有名的私塾先生。老人为人和善。束脩收的少不说,赶上学问好又上进的学子还经常接济一二。所以虽然收的学生不少,但挣的钱刚够勉强糊口。前些日子,腰扭了一下,起初没在意,后来越来越疼。以至于后来躺在炕上起不来了,村里的大夫也说不出一二。只是让静养。

    “拿鸡肉过来干什么,我们都老了,吃再多的好东西也没用,你们需要补身体,拿回去。”老人一看孟贤要给自己喂鸡肉,赶忙说道。

    “爹不吃我吃”,眼巴巴瞅着鸡肉的孟大金一听老人的话立马嚷道。

    “你这个不孝子,非得气死我才行呀”老人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孟大金撇了撇嘴,不满的嚷道“我才是你的亲儿子,以后是要给你养老送终的,你怎么胳膊肘总是朝外拐。”

    “哦,大伯确定能活到给爷奶养老送终?”孟倩幽是笑非笑的问道。

    孟大金张嘴刚想大骂,忽然感觉一股凌厉的气势迎面而来,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到嘴边的话立马咽了下去。

    这时,孟大金家的端着两碗粥走到桌边说道“爹娘趁热把粥喝了吧。我在去给幽儿和贤儿一人盛一碗。”

    “谢谢大伯母,爹娘已经做好了饭,我们一会回去吃。麻烦大伯母把家里的菜刀拿来,鸡块太大了,我给爷奶剁开吃。”孟倩幽冲着孟大金家的说道。

    孟大金家的一愣,疑惑的看向孟倩幽,心想谁家的鸡不是剁好了再做熟了,哪有吃的时候再剁开的,那得多大的鸡块呀。看到孟倩幽正看着孟大金,立马明白了,会心一笑,这孩子,有心眼了呢,赶紧笑着把菜刀拿了过来。

    “爷奶你们吃完了我和大哥再回去吃饭。”孟倩幽将菜刀轻轻的放在桌边。对两位老人说道。

    “老婆子,吃吧,”听懂了话外意思的老爷子对正要张嘴说什么的老婆子说道。随即又叹到“孩子长大了呀,知道心疼人了,以后老二两口子有福了。”

    老婆子附和的点了点头。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只剩下老人的咀嚼声。

    孟大金使劲地咽了咽口水,看了看孟倩幽手边的菜刀,又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痛的脸没敢动弹。死丫头拿着菜刀哪是剁什么鸡块,分明是准备他抢鸡块的时候来剁他的。要是以往,他打死也不会这么想,可今天被孟倩幽打了一顿,他敢肯定,只要他动弹一下,那菜刀就会立马飞过来。也不知道这死丫头什么时候转了性了,以前遇到事情就知道哭,哪敢还口,更甭提动手打人了。

    孟倩幽看到孟大金缩在一边,想上前又不敢的样子,笑了。甜甜的问道“大伯,你想吃鸡肉吗?”

    孟大金一愣,往后缩了缩,惊恐地道“我告诉你死丫头,你可别乱来,我可什么都没干。”

    孟倩幽笑了。这个大伯也不是那么没脑子吗。

    “大伯真的不想吃吗?我可是给大伯拿了一份过来呢。”孟倩幽引诱道。

    “你真的让我吃?”孟大金望前一步,试探的问道。

    “那是当然,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大伯能做到,以后每个月都会有肉吃。也许还不止吃一次呦。”孟倩幽继续引诱的说道。

    “什么条件,你说出来,我一定能做到。”一听每个月都有肉吃,而且还不止一次,孟大金立马应道。

    “很简单,从今天起,你要孝敬爷奶,不许惹爷奶生气,不许打骂爷奶,只要大伯能做到,不仅今天能吃到肉,以后也能吃到肉。”

    “就这么简单?”孟大金不相信的问道。

    “就这么简单!”

    “那我要是做到了,你没拿来肉怎么办?”孟大金又问道。

    “那大伯就把我卖到镇上的大户家做丫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