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一人一块
    “幽儿!”“小妹!”孟倩幽的话音刚落,屋里就想起两道惊呼声。

    孟贤顾不得放下手里的碗就着急地对孟倩幽说道“小妹,这种事千万不可以拿来打赌。”又转头对孟大金道“大伯,小妹还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您千万别听她的。”

    “是呀,幽儿,这事你可不能自作主张,咱家再穷,也不会卖儿卖女。我和你爷爷已经老了,没几年活头了,随这个不孝子折腾去吧。”老妇人也着急说道。

    “你们添什么乱,这是死丫头自己说的,又不是我逼的。再说到大户家去做丫鬟有什么不好,吃香的喝辣的,万一被哪位大爷看上,做个小妾什么的,你们不都跟着沾光吗?”一看形势不对,孟大金赶紧嚷道。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不孝子,真想气死我们吗?”老妇人说完,拿起手里的筷子恶狠狠地朝孟大金扔去。

    “打,狠狠地打,打死这个混账玩意。”老爷子也生气的喊道。

    “爷爷,奶奶你们不用生气,这个主意是我说的,怪不到大伯头上。我既然说出来了,就有办法做到。”孟倩幽安慰两位老人道。

    “幽儿呀,今年年头不好,有多少人家吃不上饭,有多少大人愁白了头。你小小的年纪有什么办法,听奶奶的话,不要应给你大伯任何条件,这个混不吝的玩意,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了。”老妇人语重心长的劝道。

    “爷奶尽管放心吧,我既然敢答应大伯,就一定能做到。不仅能让大伯吃上肉。更会让咱们全家衣食无忧。”孟倩幽坚定地说道。

    孟贤张嘴还想说什么,可看到小妹坚定的神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这样也好,最起码爷奶以后的日子会舒心很多,爹娘也就不会那么挂心了,大不了自己没事的时候多上山几趟。

    孟大金撇了撇嘴暗道:死丫头口气不到时候做不到,看怎么收拾她。

    老爷子也看向孟倩幽,坐在那里一个小小的人儿,浑身却散发着让人莫名信服的力量。不由得对老妇人道“老婆子呀,别担心,等我这病好了,还是能帮衬一二的。”

    看了看老头子,又看了看孟倩幽,老人到嘴的话终归咽了回去。只深深的叹了口气。

    “大伯考虑好了吗?”孟倩幽冲孟大金问道。

    “我答应!”见众人都被孟倩幽说服了,孟大金赶紧应道。

    “可大伯如果做不到怎么办?”孟倩幽又问。

    “你说怎么办?”

    “很简单,如果大伯做不到,那以后爷奶就跟着我们二房去住,跟大房没有任何瓜葛。”

    听到孟倩幽的条件,孟大金的眼神闪了闪。看看自己的爹娘,再看看碗里的鸡肉,一咬牙“成交!”等到走出老宅大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大哥,我答应大伯的条件能不能不告诉爹娘,我怕他们担心。”走在漆黑的大路上,孟倩幽首先开口道。

    “嗯”孟贤简单的应道。

    “大哥不开心吗?是在怪我自作主张吗?”问道。

    “大哥不是在怪你,大哥是在自责,是大哥没出息,帮不了爹娘撑起这个家。让小妹跟着受苦。”孟贤轻轻地摸了摸孟倩幽的头又道“你放心,从今以后大哥会更加勤奋的干活,大哥绝对不会让你被卖掉的。”

    “我相信大哥。”

    “嗯”

    “爹、娘,我们回来了,”隔着栅栏门孟贤高声喊道。

    听到声音,院里的几人,齐齐看过来。

    “贤儿,怎么才回来,我正要让你爹去找你们呢。”看到儿子和女儿终于回来了,女人长舒一口气问道。

    “我们看着爷奶吃了才回来的。”看了孟倩幽一眼,孟贤心虚的答道。

    “赶快吃饭吧,你娘已经把饭热了一遍了。”男人边说边把一个破旧的桌子放在了院子中间,孟齐也赶紧去旁边搭得一个小棚子里拿出了碗筷和一盏油灯。小人儿更是懂事的拿了几个板凳过来。

    饭菜上桌,虽然有心里准备,孟倩幽还是傻了眼。一人一碗稀的能看清碗底米粒的米饭。一个黑乎乎的看不出用什么做的野菜饼。一小碗底的东西摆在了桌子的中间,显然是所谓的“菜”。

    “我们家今天就吃这些?”孟倩幽疑惑的问道。记忆里这家里虽然贫穷,但也没到食不果腹的地步。

    “当然不是,我们幽儿还有鸡肉吃。”女人边说边把一碗鸡肉放在了孟倩幽面前。

    看着眼前碗里的几块鸡肉,再看看其余的饭菜,孟倩幽心里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刚来到这个家里一天的时间,可她感受到了上一世二十年没感受的温暖。爹娘疼爱,兄长相护。

    “幽儿怎么不吃?是头又疼了吗?”看孟倩幽一直没有动筷,女人关心地问道。

    “咱们全家一块吃吧!”孟倩幽回过神来,把碗往中间推了推。

    “爹娘不吃。”女人说道。

    “我们也不吃。”孟贤、孟齐也道。

    “杰儿也不吃”小人儿也赶紧说道。

    “鸡肉可香了,杰儿真的不吃?”孟倩幽逗趣地对小人道。

    “娘刚才已经给我喝过一大勺鸡汤了,可好喝了。鸡肉姐姐吃吧,吃完姐姐的头就不疼了。”小人儿天真地说道。

    孟倩幽的眼眶一热,心里的情绪再次翻涌起来。这个家呀,让她感动的太多了。

    “如果你们不吃,那我也不吃了。”孟倩幽把碗往外推了推。随即又说道“爹、娘我知道我以前任性、不懂事,认为你们就应该疼我,哥哥们就应该让着我,好吃的就应该我吃。可摔了这一次后,我就明白了。我已经长大了,不应该再不懂事了,以后我会孝顺爹娘,努力干活。当然有好吃的也一块吃。”

    “幽儿,你”女人张嘴还要说什么。

    “好了,就听孩子的吧,一人一块,贤儿和齐儿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男人打断女人要说的话。拿起筷子首先夹了一块放进了小人儿的碗里。

    女人叹息了一声,给两个大儿子也一人夹了一块。

    “爹娘也吃。”三个孩子异口同声道。

    望着孩子们执拗的眼神,无法,又一人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一时间,破旧的小院里充满了暖融融的气氛。

    吃完饭,孟氏收拾着涮锅洗碗。孟倩幽没在坚持帮忙。坐在小凳上,仔细打量起这个贫穷的家。三间北屋,看起来有一定年头了,屋顶上有的地方都长了草,好在没有透光漏雨的地方。北屋的东面,是一间搭起来的茅草屋。印象里是孟家哥俩住的地方。茅草屋的前面是一个支起的棚子,是这个家的厨房,紧挨着厨房的是一个大灶台。院子特别大,四周用小树枝围成了一个围墙。中间是一道木栅栏门。“还不错”孟倩幽打量了一圈,自言自语地评价道。

    “小妹,大哥明天和爹一块去镇上打零工。你想吃什么,大哥领了工钱给你买。”孟贤走到孟倩幽身边说道。

    孟倩幽一愣“大哥也去吗?”

    “嗯。地里的活计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娘和你二哥就能做完。我问了爹娘了,他们也同意我去。”

    “你这么有人用你吗?”在现代社会,这是**裸的童工呀。

    “爹说有,就是挣得少,一天五个铜板。不过,要是被哪个东家相中,做成长工,就挣得多了。”

    “大哥很愿意做长工吗?”

    “嗯。做长工挣得多,一天有二十个铜板。有了钱,爹娘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做长工就不能回家,大哥不想家吗?”

    沉默。

    “不忙的时候,我会和东家说说回来看你们的。”半响,孟贤答道。

    “我有件事想问问大哥。”看着孟贤酸涩的表情,孟倩幽转移话题道。

    “什么事?”孟贤打起精神问。

    “我记得咱家还有不少粮食呢,怎么今天吃的这么差?”

    孟贤看着孟倩幽,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是因为我,对吗?”看到孟贤的表情,孟倩幽肯定地道。

    看到瞒不过去了,孟贤斟酌的说道“你摔破了头,一直昏迷不醒,村里的大夫也没有了办法,爹娘就请了镇上有名的大夫过来,这才救回了你的命。可家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诊费和药费,只好把家里的粮食全卖了。娘的陪嫁首饰也卖了。”

    “不过你别担心,家里还有大伯母送来的鸡蛋给你吃。”怕孟倩幽伤心,孟贤急忙说道。

    呆呆地看着孟贤,孟倩幽的心里说不出的情绪。老天爷一定是怜惜她上辈子太孤独了,所以把这么好的一家人送到她的面前。

    “小妹!”看到孟倩幽发呆的表情,孟贤试探地叫了一声。

    “大哥别担心,我不会吵闹的。”孟倩幽微微一笑说道。

    看到她平静的样子,孟贤暗暗松了口气。爹娘一再告诫他们几个不要告诉小妹,怕她伤心难过。大吵大闹,加重病情。谁知小妹已经猜道了,自己也不好再隐瞒了。

    “热水烧好了,幽儿赶快洗洗睡吧。”女人的声音传来。“你们爷几个也赶紧打点水洗洗,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点起去镇上呢。晚了就找不到活了。”

    “好!”“知道了!”

    孟倩幽打了一盆水走进了西屋粗略的擦了一下,就累得躺在了床上。叹道:这具身体和前世差太多了。前世白天进行非人的训练,晚上还不敢睡死,怕万一在睡梦中被哪个“亲人”杀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也没有感觉到像今天这么累。看来自己得制定一个方案,尽快达到前世的那个水平。

    拿起边上的破薄被盖在身上,闻了闻又道:幸亏前身是个爱干净的,否则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睡着。

    这样想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