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卖药
    吃完馄饨,孟贤几人来到德仁堂。天色还早,还没有来看病的人,药堂里的伙计们正在打扫。堂中一侧的桌子边,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大夫正在翻看着什么。

    孟贤走了进去,孟齐刚要跟上,却被孟倩幽一把拉住。“二哥,你和小弟在外面等吧。”指了指背篓道“一定要看好了,待会我叫你你在进来。”

    孟齐点点头,拉着孟杰站在了门侧边。孟倩幽则伸手从篓里拿了叶子和花放进衣兜里,才快步走了进去。

    孟贤走到桌子前喊道“于大夫。”

    老大夫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兄妹,目光停留在孟倩幽的身上。

    “咦,小丫头,你这么快就好了?”老大夫疑惑地问道。前些天这丫头的爹急匆匆的来药堂找大夫,说自己家的女儿摔破头,快要死了,求大夫救救孩子。自己随他到家一看,丫头头上的伤就是一点擦伤,根本没有大碍,人却是昏迷不醒。诊了诊脉,发现这孩子的身体就是太虚了,得好好的补补。可农家哪里用得起好药材,只能开一些便宜的药。据自己估算,这小丫头最起码得一个月才能下床,没想到才几天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是您老人家的医术好,我才能好的这么快。”孟倩幽真诚地拍着马屁。

    老大夫乐了,没有哪个大夫不喜欢病人夸自己的,即使对方是个孩子。

    不过老大夫倒是没有乐晕头,对孟倩幽道“伸出手来,我给你把把脉。”

    孟倩幽听话地把手放在脉枕上,老大夫仔细把起了脉。

    “不可能,怎么可能?”老大夫紧锁眉头,不置信地自言自语道。

    看老大夫的神情,孟贤吓坏了“大夫,我小妹怎么了?病情加重了吗?”

    没有理会孟贤,老大夫直接问向孟倩幽“小丫头,你最近几天吃什么特别的东西了吗?”

    孟倩幽歪着头想了想“没有。”

    “那这么短短的几天,你怎么恢复的这么好?”老大夫不死心地问道。这没道理呀,前些天自己诊脉的时候,这丫头明明虚弱的要命,怎么才几天,这脉象就强劲有力了呢?

    “大夫,我小妹怎么了?”孟贤带着哭音问道。

    老大夫这才看向孟贤,看到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放心吧,小丫头已经没事了,不需要再吃那些滋补的汤药了。”

    “真的?”“真的?”两道声音惊喜地响起。

    老大夫摸着胡须,点了点头。

    孟贤激动的连连对老大夫道谢“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老夫不敢居功,这丫头的身体不是我那几幅汤药调理好的,我也很奇怪,今天的脉象和前几天的脉象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这丫头就站在我面前。我都怀疑你们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不得不说,老大夫真相了。

    当然是换了一个人,不过您看不出来就是了。孟倩幽腹诽道。

    “那我头上的纱布可以拆掉了吗?”孟倩幽问道。

    “当然可以,原本你的头伤的不严重,上点金创药就可以,只是你爹娘太疼你了,就让老夫给你包了一下。”边说边动手拆了纱布。

    孟倩幽真想欢呼:我的头终于解放了!

    “大夫,麻烦您再给我大哥看看吧,他昨天干活太多了,整个手臂都肿了。”解放了头部。神清气爽的孟倩幽对老大夫说道。

    老大夫拿起孟贤的手臂仔细看了看:“无大碍,拿点红花油揉按几天就好。不会落下什么毛病。”遂在药单上写上“红花油”递给了伙计。又对孟兄妹俩道“你们随伙计去拿药吧。”

    孟倩幽接过药单对孟贤道“大哥,您稍等一下,我还有一点事想问老大夫。”转头对老大夫道“大夫,您们掌柜的在吗?我找他有重要的事。”

    老大夫被孟倩幽的话给逗乐了,打趣地问道“哦,小丫头有什么重要的事?”

    “我采了一些草药过来,想卖给他。”

    老大夫了然,穷苦人家为了多点收入,经常会去山里采草药来卖,由于不认识,大多数都是采些不值钱的。不过还是问道“什么样的草药,拿出来老夫给你看看。”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只是看有人在别的药堂卖过,就采了一些过来,不知道你们收不收。”说完,从兜里拿出了田七的叶子和花递到老大夫面前。

    看到孟倩幽递过来的东西,老大夫一惊,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大喜道“丫头,你有多少这样的草药?”

    “有很多,你们收吗?”

    “收,收,收,有多少收多少。草药在哪,让老夫看看。”

    “在门外,我二哥背着呢,我这就把他叫进来。”转身走到门口对孟齐道“二哥,你进来吧。”

    孟齐这才领着孟杰走了进来。

    “二哥,你把背篓卸下来,让老大夫看看我们采的草药。”说完,动手把孟杰身上的背篓拿了下来。拿掉上面的东西,露出里面的田七花。孟杰也赶紧卸下背篓,拿开上面的东西,露出里面的叶子。

    望着两个背篓里新鲜的叶子和花,老大夫激动对伙计说道“二子,快去把掌柜的叫来。”

    叫二子的伙计被老大夫的神情吓到了,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把腿就往后院跑去。不大一会,一个略微发福的中年人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叔,发生什么事了?”

    “你快看,这是什么?”老大夫激动地道。

    掌柜的一看,立即睁大了眼睛,冲老大夫道“这是,这是”

    老大夫点了点头。

    “哪来的?”得到确定的daan,紧接着问道。

    老大夫指着孟倩幽兄妹四个“这几个孩子送来的。”

    掌柜的这才发现旁边站了四个孩子,连忙收敛了神情,问道“这草药是你们采的?”

    “嗯,”几人点点头。

    “知道这是什么草药吗?”杰这问。

    “不知道,在别的药堂看见有人卖过,卖了好多钱,这次我们遇到了,就采了一些。”怕孟齐说漏嘴,孟倩幽抢先答道。

    “这叫田七,是一种有名的中药材。平时可是不多见,你们运气好,一次能采到这么多。”

    “谢谢掌柜的告诉我们名字。”孟倩幽甜甜地说道。

    “你们准备卖多少钱?”掌柜冲孟贤问道。

    孟贤看了一眼孟倩幽,“小妹,你说呢?”他根本没想到这些叶子和花真是草药,而且是名贵的草药。以为只是小妹看着好看摘来玩的。更没想到能卖钱,就连爹娘也是这么认为的。之所以今天背来镇上,就是为了哄小妹高兴。

    “我们也不知道应该卖多少钱,我们信任您。您看着给好了。”孟倩幽见孟贤问自己,就张嘴说道。

    掌柜的不由多看了孟倩幽几眼,这小丫头不但机灵,说出来的话也让人感到舒服。

    “你们就这些吗?”掌柜的问向孟倩幽。

    “有,有很多,只不过离我们家很远,采一次大概五六天的时间,您要是还要,下次我们就多采点给您送来。”

    一听有很多,掌柜的沉思了一下,说“我们都是按两来收的,叶子一两200文钱,一斤2000文钱,也就是二两银子。花则是300文一两,由于你们摘得比较完整,保存的也好,我就每两再跟你们加十文。不过,你们以后再采了,一定得全部送到我这来。”

    说罢看向老大夫,“叔,您看这价格行吗?”

    老大夫点了点头。

    “谢谢掌柜的,以后我们采了,肯定先送您这来”孟倩幽保证到。

    掌柜的摆摆手,叫来了两个伙计,“你们把这药材过过称,看有多少。小心别弄坏了。”

    两个伙计把背篓抬到一边,拿出大称称好了分量,又把田七小心翼翼的拿出来,称了称背篓的重量。跑过来回道“叶子是十斤三两,花是六斤九两。”

    掌柜的拿出算盘,算了一下“一共是43两20文,你们算算对不对。”

    孟倩幽早已在心里算了出来,嘴里却道“不用算了,您肯定不会算错。”孟贤和孟齐却已经被吓蒙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40两掌柜的可以给我们换成十两的银票吗?”孟倩幽央求道。40多两银子带在身上太扎眼了,肯定会招来小偷,以自己现在的身手,恐怕一个也打不过。还是银票好,带在身上,谁也瞧不出来。

    掌柜的赞赏地点点头,这小丫头,遇事冷静,头脑聪明。一点也不像农家出来的孩子。遂从柜台里拿出四张十两的银票和一些散碎银子递给了孟倩幽,道“这二两银子都是小角的,带在身上方便,剩下的我给你们换成了铜板,总共1020个,你们几个孩子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千万别被人盯上。”

    孟倩幽不由得对这位掌柜的产生了好感,童叟无欺不说,还替他们考虑的这么周详。

    “谢谢掌柜的。”孟倩幽接过银票,放在自己贴身的衣兜里,对还在发傻的孟贤说“大哥,把那些银子放在你的荷包里吧。”

    “哦,好。”孟贤双手颤抖地接过银票,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荷包里。

    “掌柜的,那我们走了,下次再采到,我一定先给你们送来。”孟倩幽又一次保证道。

    “好好好,有多少我们收多少,越多越好。”掌柜的应道。

    “慢着,”老大夫出声喊住他们,并对活计吩咐道“去拿一瓶红花油来。”

    孟倩幽这才发现自己光顾着高兴了,把孟贤的药都给忘了。

    老大夫把活计拿过来的红花油放在了孟倩幽的手上,“这药抹在手臂上,一日46次,用的时候最好是来回搓一下,感觉到皮肤发热为佳。用个几天就好了。”

    “谢谢大夫,这药多少钱?”接过红花油,孟倩幽问道。

    “这药不贵,就送你们了。”掌柜的一看是瓶红花油,开口道。

    “谢谢掌柜的,您太好了,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把您作为长期合伙人。”孟倩幽的话把老大夫和掌柜的惹得哈哈大笑。但谁也没有放在心上。这时候的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女孩以后会给他们带来那么多的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