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回家
    想着东西买的差不多了,兄妹几人也没有耽搁,向着粮食铺走去。

    “大哥、二哥,我们雇辆牛车吧。”走到集市口,看到有拉脚的,孟倩幽说道。

    “不用了,小妹,就那点东西,我和你二哥背的回去。”一想到雇牛车又得花钱,孟贤就心疼。赶紧拒绝。

    孟倩幽知道他们这是舍不得在花钱,可是那么多东西背回去,估计得把人累死,更何况逛了一上午,她早就累了,哪还有力气走回去。一想到要走回去,她的浑身都痛。

    “我们必须雇辆牛车,那么多东西,就算你们能背回去,我和小弟也走不回去了,到时怎么办?把我们扔在半路上?还是把今天买的东西扔了?”

    一想到那个画面,哥俩同时摇摇头,哪个他们也不会做的。可他们实在是不愿意再花钱了。

    看他们那纠结的样子,孟倩幽又加了一把火。“我们雇辆牛车,把东西装好后,就去找爹,我们现在有钱了,爹也别再干那累死人的活了。”

    孟贤想到自己昨天干活那辛苦的样子,不再坚持,点点头。

    孟倩幽走道一辆牛车旁,问赶牛的老者“大爷,我们去黄庄,想雇你们的马车,您看多少钱?”

    老者瞅了瞅眼前的几个孩子,虽然诧异这几个衣衫破烂的孩子怎么会有钱雇马车,但还是答道“20文钱”

    孟倩幽点点头,“我们还有一些粮食和布匹需要一块拉走,不是太多,另外,我们还要去镇的另一边接人,你看我给你30文可行。”

    老汉盘算了一下,客人带点东西在车上很正常,至于去接个人,也多走不了多少路。就道“姑娘给多了,25文即可。”

    “就30文吧,毕竟耽误了你的时间。”说罢,不等老汉说话,就把孟杰抱上了牛车,自己也坐了上去。孟贤、孟齐随后也坐在了牛车上。

    老汉高兴地举起鞭子,赶起了马车。在孟倩幽的指点下先去粮食铺拉了粮食,又去布店拿上布匹。就顺着孟贤指的路向镇子的另一头走去。

    走了大概有半盏茶的时间,远远地看到一座还未竣工的大宅院,一群人正在忙活着。待走近了,孟倩幽让老者停了车,对孟贤道“大哥,你去把爹叫出来吧,跟他说,工钱我们不要了,一块回家。”

    孟贤点点头,下了牛车,向人群中走去。不一会就把孟二银找了出来。孟二银在边走边说“你这孩子,有什么事不能在里面说,非得出来,耽搁的时间长了,东家会扣工钱的。”

    “爹,”孟倩幽高喊了一声。

    孟二银抬头一看,吓了一跳,自己的几个孩子正坐在牛车上,旁边还放着很多的东西。连忙说道“你们这是搭的哪的牛车,赶快下来,小心被拐丢了。”

    孟倩幽走下马车,笑眯眯地道“爹,这是我们雇的牛车,上面的东西也是我们的。”

    孟二银更加惊诧了,高声问道“你们哪来的这么多钱,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

    “爹,”孟倩幽无奈,抓着孟二银的袖子,“我们没做坏事,我们把早上带来的花和叶子卖了,买了这些东西。”

    孟二银一愣,随即问道“那些叶子和花真能卖钱?”

    孟倩幽肯定地点点头。

    孟二银大步走到车旁,看到车上的东西,倒吸一口气,刚想开口,被孟倩幽截住,“爹,回家我再细细地说给你听,你能不能现在去把工辞了。”说完示意地看了车夫一眼。

    孟二银立即明白,改了口道“可是爹这一天30文钱呢,已经干了半天了,你们先回家,等我干完这一天就回去。”

    “我们回家还有大事商量,工钱就不要了。”孟倩幽决定道。

    “可是,”孟二银还想坚持。

    “爹是想一天挣30文钱,还是一天想挣3两银子。”凑近孟二银,孟倩幽低声说道。

    “当然是3两银子,”孟二银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爹就和我们一块回家吧,我有办法让爹一天挣3两银子。”孟倩幽坚定地说道。

    看着女儿,又看看车上的东西,孟二银一咬牙,向院内走去。不大一会,就走了出来,说道“走吧,咱们回家。”

    父子几人在车上坐好,老汉就赶着牛车向镇门口走去。刚走到镇门口,一阵包子的香味扑面而来。孟倩幽咽了咽唾沫,四处看了看,发现在镇门口左边有一间包子铺,香味就是从那边飘过来的。

    “大爷,停车,”孟倩幽喊了一声。

    老汉勒住缰绳,回头询问地看着她。孟倩幽则抬起头对孟二银央求道“爹,我们买几个包子吧,我们从来没吃过肉包子。”

    听到孟倩幽的话,孟二银心里一酸,不由得点头道“去吧,多买几个,你们兄妹几个都吃。”

    孟倩幽欢呼一声,高兴地下了牛车,走到包子铺前喊道“老板,我买包子。”

    “肉包子2文钱一个,素的一文钱一个,你要几个?”卖包子的老板问道。

    “我要20个肉包子。”响亮地说道。

    “好嘞!”老板从蒸笼里拿出20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仔细地包好,递给了她。

    孟倩幽数出40个铜板交给了老板,回头冲孟齐喊道“二哥,你过来帮我拿包子。”

    孟奇赶紧过来,拿着包子和孟倩幽一起回到牛车上坐好,车夫这才拿起鞭子,继续赶路。

    走出镇门口,孟倩幽拿出包子对众人道“一人两个肉包子,不许不吃,否则我就扔了它。”她已经找到对付这一家人的门道了,只要一说扔,他们保准全吃掉。果不其然,一听她的话,其余几人连声也没吭,拿起包子就吃了起来。

    孟倩幽又拿出两个包子,递给赶车的老汉“大爷,快晌午了,您也吃两个吧。”

    “这可使不得,”老汉推辞道。“你已经多给了钱了,我不能再要你的包子。我带了干粮,一会吃一口就行了。”

    “拿着吧,老哥,”孟二银说道,“都是穷苦人,没那么多讲究。”

    老汉接过包子,再三谢过,边吃包子边说道“老弟,好福气呀,养了一个这么好的闺女,以后你能享大福呀。”

    听到夸自己的女儿,孟二银高兴道“是呀,我这闺女就是好,比一般的孩子都懂事。”

    在一路的唠嗑中,牛车渐渐来到了黄庄,由于刚过晌午,大多数人都还在家里歇息,所以村里静悄悄的。孟倩幽暗道:幸亏这个时辰回家,否则有人问起,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一下子有钱买这些东西。

    到了大门口,孟二银先下了车,打开栅栏门,让老汉把牛车停在了院中,兄妹几人随后下了车,刚想往下般东西,孟氏从屋里冲了出来,冲孟二银说道“他爹,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孟二银冲孟氏摆摆手道“有什么话一会再说,先把东西卸下来,”说完,率先搬起大米进了屋。

    孟杰则跑到孟氏面前高兴地说道“娘,我今天吃了糖人和肉包子,可好吃了。”

    孟氏一听,心里的疑惑更大了,抱起孟杰走到牛车旁,看到上面的东西瞪大了眼。

    没让孟贤动手,孟倩幽和孟奇在孟氏的目瞪口呆中把剩下的东西卸完。数出30个铜板给了老汉。老汉道了谢,高高兴兴的赶着牛车走了。

    牛车已经走远,孟倩幽对还在惊讶状态中的孟氏说道“娘,你看这些东西放哪?”

    孟氏回神,对孟倩幽道“幽儿,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东西哪来的?”

    “当然是买的,我们把摘得叶子和花卖掉了,卖了很多钱。”孟倩幽高兴的说道。

    孟氏更加惊讶了,那些叶子和花这么值钱?刚想再问。孟倩幽却道“娘。你先看看这些东西放哪吧,全堆在院子里,有人看见你怎么解释?”

    “哦,对。”孟氏赶紧指挥着把东西放在了不同的地方。

    放好东西,孟倩幽说道“爹?、娘,去你们屋里吧,我有话对你们说。”

    孟氏夫妇心里早就急坏了,赶紧进了屋,坐在了破旧的大床上。孟氏三兄弟也跟着坐下。

    孟倩幽从怀里把剩余的3张银票掏了出来,放在床上对孟氏夫妇说道“爹、娘,这是今天剩下的钱,怕不好拿,我都让掌柜的给换成了十两的银票,一共是30两。还有一些散碎的银两,在大哥那。”。

    孟氏夫妇同时倒抽一口气,异口同声地惊呼道“30两?”

    孟氏拿起其中的一张仔细瞅了瞅,问道“这就是银票?能换银子花?”

    孟倩幽一愣,忽然想起,农家人贫穷,一年也没有几两银子的收入,根本就没机会见到银票。点头肯定地道“是银票,通存通兑的,到哪都能换银子,也可以直接花。”

    孟氏又摩挲了一下,才恋恋不舍的放下。孟倩幽才又道“我们采的叶子和花叫田七,是一种很名贵的中药材,平常很少有人采到,德仁堂的掌柜的给了我们很高的价格。还说以后我们有多少他们收多少。”

    “那明天我们全家都去采。”孟氏一听采多少都有人收,顿时高兴地说道,其余几人也纷纷点头。

    “我给你们商议的就是这事,这几天我不准备去采了”孟倩幽看见几人恨不得立马就去采的样子,泼凉水道。看众人疑惑,又解释道“首先,我今天对掌柜的说,采集的地方离我们家很远,需要五、六天才能来回一趟,如果我们明天就送去,一看就知道我说了假话,以后打交道就难了。第二,我预备先把山上的土豆收回家,土豆我们已经挖过了,很容易被别人发现,到时候大家纷纷去挖,我们就错失了一个发财的好机会。”

    “可田七被人发现怎么办?”孟氏着急地问道。

    “田七的地方比较隐蔽,一般人很难发现,上次如果不是小弟误打误撞,我们也不会发现。再说就算他们发现了,也只会认为是普通的花花草草,不会放在心上的。等我们把土豆挖回家,我们就一次性把田七全弄回家来。不但是叶子和花,就是茎和根我们也挖回来,说不定也能卖钱。”孟倩幽不敢说根和茎更加值钱,只能诱骗道。

    孟二银细想了一下,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决定道“就按幽儿说的做。”

    “还有,千万别找人帮忙,任何人都不可以,只要有一个人知道了,其他人很快全知道了,”孟倩幽看着孟二银说道。

    被女儿说中心思,孟二银的脸红了红,原本他是想让两个弟弟来来帮忙的。人多,快一点。到没有想别的。

    “最重要的是,咱们往回背土豆的时候,一定要遮盖好,避免被别人发现。”孟倩幽又提醒道。

    众人点点头。

    见大家都明白了她的意思,孟倩幽松了口气,对孟氏道“娘,这几张银票你收好,没什么重大的事别拿出来。至于剩下的这些,看我们家欠谁家的钱,赶快还上吧,千万别说漏嘴,就说爹找了一份好工,提前预支的工钱。”

    孟氏点点头,拿起银票琢磨了半天,也不知放哪好。

    看她那发愁的样子,孟倩幽笑了“娘,就放你平常放钱的地方就好,您不说,谁知道咱家里有钱。”

    “那可不行,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一定要放好了,否则娘心里不踏实。”孟氏反驳道。

    “您放的太好了,以后找不着怎么办?”孟倩幽打趣道。

    孟氏一愣,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冲着孟二银道“他爹,你说放哪比较好。”

    “放到柜子里的包袱里。”孟二银也觉得放在平常的地方不安全,建议道。

    “这倒是个好地方。”孟氏点点头,起身从柜子里拿出包袱,把银票放在里面,又小心翼翼的把包袱放了进去。这才回身把散碎的银子和铜板分别放好。

    忙完这一切,孟氏才道“幽儿,你头上的布条怎么拆了?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我的头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事,上点药就好,是您二老爱女心切,才让包扎的。大哥的手臂也没有什么事,我们已经拿了红花油,上几次就好。”孟倩幽答道。

    “那就好,”听女儿和儿子没事,孟氏的心就踏实了。

    “你们爷几个饿了吧?我给你们做饭去。吃完饭咱们就去挖土豆。”想着几人肯定没吃饭,孟氏连忙下了床,准备去做饭。

    “不是很饿,我们买了肉包子,一人在路上吃了两个,剩下的放在了背篓里,娘拿出来热一热,做个汤就好了。我们买了肉,晚上我给大家做好吃的。”孟倩幽说道。

    孟氏点点头,拿着包子去做饭,孟氏父子几个则稍微歇息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