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大叔, 骗人是不对的
    一夜好眠。

    第二天在一家人的紧张忙碌下,所有田七的叶子和花全部收了回来。

    孟齐数了数,总共23篓。高兴的对孟倩幽道“小妹,我们这次能卖不少银子呢。”

    孟倩幽点点头道“大概能卖1000两。”

    “1000两!”孟齐惊呼,随即用手捂着嘴,警惕的向院子四周看了看。

    孟倩幽看着他的动作哈哈大笑起来。

    “幽儿,什么事把你高兴成这样?”见孟倩幽笑得非常开心,孟氏问道。

    “秘密。”孟倩幽调皮地冲孟齐眨眨眼睛回道。

    “这孩子,跟娘还有秘密。”孟氏宠溺的笑骂,没有再追问。

    孟齐暗暗送了口气,他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动作太幼稚了,幸亏小妹没有说出来。

    “爹,我们借两辆牛车去镇上吧,这么多东西我们肯定是拿不了的。”孟倩幽对着孟二银说道。

    孟二银点头,“我一会去问问,谁家的牛有空,明天我们借一天。”

    “借牛的时候就说我们去卖干柴,还有,我们不白借,晚上回来给20个铜板。”孟倩幽提醒道。

    “行,我去问问,现在还没有农忙,估计好借。”孟二银说完就往外走去。

    孟氏收拾做晚饭,刚加上水,孟二银就回来了。进门就说道“已经借好了。牛二家和刘三家的,他们说明天寅时给送来。”

    孟氏惊讶,“这么快?”

    “我没走多远就碰到了下田回来的牛二,一听我借一天牛车给20个铜板,当场就应了下来。,刚好刘三也经过,也说自己家的牛车借我们一天。”孟二银说道。

    “我赶快做饭,吃完早点休息,明天可得早起。”孟氏赶紧生火做饭。一家人简单的吃完,早早的睡下。

    第二天寅时。两家人准时把牛车送了过来,叮嘱了几句就走了。孟家父子几人把田七全部搬到车上,孟倩幽又让装了点土豆,上面盖上干柴,父子四人赶着两辆牛车向镇上出发。

    牛车比人快不了多少,等到达镇上的时候,天也已经大亮了。父子几人顾不得吃饭,直接来到德仁堂的门口。德仁堂已经有人来看病了。其中的一名伙计看到门口停了两辆拉干柴的牛车,奇怪的看了一眼,看到坐在牛车上孟倩幽急忙跑了出来,惊喜的说道“姑娘,你可来了,我们掌柜的从昨天就盼着呢。”

    孟倩幽从牛车上下来,对伙计道“麻烦告诉掌柜的一声,就说我们送来了。”

    伙计应了一声,急忙跑去后院喊掌柜的,不大会,掌柜的疾步走了出来,看了两辆牛车一眼,对孟倩幽道“姑娘,这下面都是吗?”

    孟倩幽点头。

    掌柜的大喜“二子,赶快叫人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

    伙计应声刚要去喊人,被孟倩幽叫住,“掌柜的,这么多的田七,在药堂门口卸下来是否不妥。”

    掌柜的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还是姑娘想的周到。”对伙计吩咐道“把牛车带去后院。”

    伙计应是,头前带路,孟氏父子跟上。孟倩幽刚想跟着过去,却被掌柜的叫住“姑娘等等。”

    孟倩幽疑惑的看向她。

    “我们东家来了,想问姑娘商一些事情,不知姑娘能否一见?”掌柜的问道。

    “我要是不见,这田七你们还收吗?”孟倩幽问道。

    “当然收。”

    “那就不见。”孟倩幽干脆的拒绝道。

    掌柜的没想道孟倩幽会拒绝,当场一愣。待欲说话,楼上却传来一阵大笑声“这小姑娘有点意思。”随后声音又传来“小姑娘,我每斤给你加50文钱,你可否一见。”

    “200文,”孟倩幽道。

    楼上的人一顿。孟倩幽转头就走。

    “就加200文。”楼上的声音急忙说道。

    孟倩幽脚步没停“我去告诉我爹和大哥一声。”花落,人已经走到了后院的门口。

    “好个聪明的小姑娘。”楼上的声音再次传来。

    掌柜的长舒一口气,总算放下心来,如果今天这小姑娘坚持不见东家,他这饭碗也就保不住了。

    孟倩幽来到后院,拦住卸货的孟氏父子,对他们耳语了几句。孟氏父子听话地住了手。

    “该卸货的时候我会喊你们。”孟倩幽重重的说道。

    父子几个点头,孟倩幽才随着伙计去了楼上。

    走进二楼的一个房间,伙计退了出去。孟倩幽抬眼打量眼前的屋子。一看就是办公的地方,屋里没有多余的家具,只有一张上好的檀木桌子摆在了屋子南面的位置,桌子的后面坐着一位大概二十来岁的纨绔青年。旁边有几张古朴的大座椅,其中的一张上面,坐着一位勿近三尺的男人。

    孟倩幽径直走到离桌子最近的一把椅子上坐下,问青年道“东家不知要问什么事。”

    “你不害怕?”青年看孟倩幽坦然的坐下,惊讶的问道。要知道旁边的这个家伙常年在军营,浑身充满了杀气,京城有多少人见了就害怕,不敢靠近。眼前的小姑娘却一副悠闲的表情,这让他很好奇。

    “我和他有仇吗?”孟倩幽问道。

    “没有,”青年摇头。

    “他要杀我吗?”孟倩幽又问。

    “他和你无冤无仇,杀你干什么?”青年回道。

    “那我干嘛要怕他。”孟倩幽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问道。

    青年一噎,竟被问住了。

    “东家的事如果问完了我就走了。”孟倩幽准备起身。

    “你等等,我还没有问呢。”青年急忙道。

    孟倩幽又坐回椅子上。

    “你怎么知道我是东家?”清了清嗓子,青年又问道。

    “您确定要问这个问题?”孟倩幽是笑非笑的答道。

    青年看她的表情就知道绝对没有什么好话,但还是忍不住回道“确定。”

    “说正事,”没等孟倩幽说话,旁边的男人开口说道。

    听到男人的话,青年下意识的坐正了身子,喝了口茶,表情郑重的说道。“小姑娘,我听李掌柜的说,你发现了大量的田七”

    “不是大量,”孟倩幽说道。“我们今天送来的叶子和花已经是全部了,再也没有了。”

    “好好好,不是大量,那你能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发现的吗?”青年诱哄道。

    “不能,”孟倩幽斩钉截铁道。

    “小姑娘,除了你今天送来我们全部高价收了,我再另外多给你50两银子,你告诉我怎么样?”青年youhuo道。

    “我爹告诉我们,不能白要别人的东西,钱更不可以。”意思是钱我不要,我也不告诉你。

    青年没想到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这么油盐不进,不是应该给50个铜板就高高兴兴的告诉她吗?更何况是50两银子,农家人一辈子也攒不了这么多。

    “你听我说小姑娘,叶子和花你已经摘完了,剩下的根和茎也没什么用了,你告诉我们对你也没什么坏处,还能多得50两银子。”青年继续诱哄道。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大叔,骗小孩是不对的。”孟倩幽说完,往旁边挪了挪。

    “噗”青年一口茶全喷了出来,顾不得擦嘴指着孟倩幽问道“你喊我什么?”

    孟倩幽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甜甜地道“大叔呀,”

    “你你你”青年指着孟倩幽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难道不对,应该喊大伯,可你明明看起来没那么老呀,”孟倩幽疑惑的说道。

    青年气坏了,蹦起来道“大伯,你还想喊我大伯,我我我”我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好了,”旁边的男人呵斥道。

    “什么好了,本公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你再啰嗦,回去后我就把你扔军营里去。”男人威胁道。

    青年猛地住了口,气闷的坐回椅子上。

    孟倩幽淡然的看着这一切,没有开口。

    半晌青年才又开口道“小姑娘,你怎么才能告诉我们?”

    “田七是珍贵的中草药,不但叶子和花可以入药,其根和茎也可以,而且药用价值更高。”看了猛然吃惊的青年一眼,孟倩幽接着道“田七的最好的采摘期是一个多月以后,即使我摘了叶子和花,田七的根和茎也可以继续生长。原本我是想等到那时候再卖给你们的,没想道你们竟然想白白的占为己有。”

    青年和那个男人被孟倩幽的一席话说的羞愧的低下头。

    “看你们的样子,想必是急需这批药材。好在只是开口诱哄,并没有强取豪夺,我告诉你们也无妨。”孟倩幽又道。

    “2000两。”男人开口道。

    “不必。”孟倩幽拒绝。

    男人毫不理会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放在桌子上。

    “我有三个条件。”看推辞不过,孟倩幽道。

    两人询问的看着她。

    “第一,我希望关于田七的事情任何人不要透漏出去,”

    “第二,最好还是由我来采割,避免一不小心走漏风声,给那里的村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第三,我要留下一小部分作为种子,希望到时你们不要干涉。”

    孟倩幽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三个条件。

    两个男人对看一眼,同时说道“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