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去酒楼
    “我还是建议你们一个月以后再采收。”孟倩幽接着说道。

    男人没有应答,对孟倩幽问道“不知姑娘留一部分种子作何用?是想卖给他人还是想自己种植。”

    “自己种植。”

    “姑娘会种植?”男人惊讶的问道。

    “不会,只是听别人说起过种植方法,想自己试一下。”孟倩幽答道。

    “姑娘有几成把握?”男人又问。

    “至少六成。”

    男人更讶异了,六成把握,就连常年种植田七的药农也不敢说有六成。这小姑娘只是听别人说过种植方法,没有亲自种植过,竟然说有六成。

    青年却不以为意,空口说白话谁不会,眼前的小姑娘毕竟还等到自己真正种植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么夸大了。

    孟倩幽坐在那里,静静地等两人沉思。

    男人望着眼前的小姑娘,安静的坐在那里,不急不躁,浑身充满了令人信服的力量。好像她说六成不是随口说说,而是真的有那么大的把握。不由得脱口道“小姑娘,我们定个协议怎么样?”

    话出口,男人自己愣住了,而青年则不相信的问道“褚大哥,你竟然相信一个小姑娘的话。”

    “褚?”听到这个姓氏,孟倩幽的眉头皱了皱。武国传说有一位骁勇善战的大将军,屡建奇功,也姓褚,难道是眼前的这位。

    “现在定协议为时尚早,等我种植成功会告诉您的,到时我们再说也不迟。”孟倩幽说道。

    “也好,”男人点头。

    “二位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我的家人还等着我呢。”孟倩幽把银票放进怀里,对两人说道。

    男人点头,孟倩幽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回头说了一句“大叔,以后您可不能再哄骗小孩了。”说完大步走出屋子,向楼下走去。

    身后传来青年暴跳的声音“大叔,她竟然又喊我大叔,我非得收拾一下这小丫头不可。看她下次还敢不敢喊我大叔。”

    “闭嘴!”男人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我闭不了嘴,我唔唔唔”

    孟倩幽笑着走到后院,对孟家父子说道“卸下来吧,”

    孟家父子看她笑着走出来,知道已经谈妥了,就赶紧小心的卸了下来。伙计们也小心的过了称,把数目交给了掌柜的。掌柜的拿过算盘按照叶子400文,花500文的价格仔细算了一下,整好是1600两。

    “姑娘是要大额的还是”算好数目掌柜的询问道。

    “200两换成小额的,其余的都给100两的吧。”孟倩幽说道。

    掌柜的点头,去账房取出相应的银票,递给孟倩幽“姑娘数数,看数目对不对。”

    “不用了,我们信得过掌柜的。”说完孟倩幽接过银票,从上面拿出小额的银票递给孟贤“这些大哥拿着吧,一会我们用得着。”把剩下的那些交给孟二银“这些爹收起来吧。”

    孟二银早已吓傻了,这些田七竟然卖了1600两,这不是做梦吧。

    孟倩幽见他没有反应,喊了一声“爹。”

    孟二银回神,见女儿拿给他一叠银票急忙摆手道“爹不要,这么多的银票放在爹的身上,爹都不敢出这个门。”

    孟倩幽无法,只得放在自己怀里。说道“我们去吃饭吧,我早已经饿了。”

    孟家父子点头。齐齐告别掌柜的,赶着牛车,出了德仁堂的后院。

    走在路上孟二银一边赶着牛车一边频频的回头看着孟倩幽。

    “爹,你总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孟倩幽奇怪的问道。问完还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脸。

    孟二银紧张的说道“你身上放着那么多银票,爹不看紧你,万一被坏人抢去怎么办?”

    孟倩幽喷笑“爹,银票放在我的怀里别人看不到怎么抢,反而是你现在的做法才引人怀疑,你看已经有人在看你了。”

    孟二银一看,果然有人看向自己,着急道“那怎么办?”

    “爹平常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人们只是奇怪你的举止,你正常了,别人也就没兴趣了。”

    孟二银闻言赶紧坐正身子,认真赶车,果然再没有人看向他。

    “爹,镇上的大酒楼在哪,我们去吃饭吧。”见孟二银恢复了正常,孟倩幽问道。

    一听去大酒楼,孟二银又紧张起来,赶紧劝道“咱还是回家吃吧,你要是饿了,一会爹在镇门口给你买几个包子。揣着这么多的银票,就别到处去了。”

    “爹,我们今天还带着土豆呢,怎么也得卖掉吧。您放心吧,银票掉不了的。你们不是都跟着吗?”孟倩幽劝道。

    看着车上的一篓土豆,孟二银咬咬牙说道“就听你的,卖完土豆赶紧回家。”

    “谢谢爹,爹最好了。”孟倩幽欢呼。

    “你这丫头,”孟二银宠溺的摇头,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不少。

    “镇上的大酒楼一共有三家,都在镇中心的位置,最好的是聚贤楼,听说聚贤楼一桌好的饭菜就需要1000两银子,”

    镇定下来,孟二银开始介绍镇上的大酒楼。

    “对了,你王婶家的虎子就在那里上工。”

    “咱们就去聚贤楼”孟倩幽决定道。

    孟二银吓了一跳,“幽儿呀,那种地方可不是随便就能卖东西的,”

    “谁说咱们去卖东西,咱们是去吃饭。”孟倩幽说道。

    孟二银闻言停住牛车,转头对孟倩幽严肃的说道“幽儿,虽然咱家刚得了银子,但也不能这样乱花。”

    “爹,我没有乱花,咱不去吃饭,怎么知道咱的土豆该卖多少钱一斤呢?”孟倩幽解释道。

    “吃饭和土豆卖多少钱有什么关系?”孟二银还是不解。

    “这一时半会给您解释不清楚,等以后我慢慢告诉您,咱现在快去吃饭吧,我要饿死了。”孟倩幽撒娇的说道。

    一听女儿饿了,顾不得多想。孟二银赶紧拿起鞭子,赶着牛车向聚贤楼走去。

    大概半个时辰父子几个才来到聚贤楼的门口,对孟倩幽来说,看惯了现代的豪华酒店,古代一个小小的酒楼确实提不起什么兴致打量,可对孟家父子来说,却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好的酒楼。尤其是孟贤,孟齐两兄弟,眼睛都看直了。

    牛车刚停下,就从里面跑出一个伙计对他们说道“几位是要”

    “孟大爷!”伙计话没说完,认出是自己的邻居,改口喊道。

    “虎子哥,”“虎子哥,”孟贤、孟齐也同时喊道。

    “你们怎么来了,是我娘给我捎东西了吗?”伙计惊喜的问道。

    “不是,虎子哥,我们来这里吃饭。”孟倩幽说道。

    “吃饭?”虎子疑惑的看向孟二银。

    孟二银点点头。

    “你们怎么想来这里吃饭,这里的饭菜好贵的,我一个月的工钱也点不了一个菜。”虎子压低声音说道。

    “我们知道。今天我们带钱来了。虎子哥不用担心。”孟倩幽说道。

    “是呀,虎子,大爷今天带了足够的钱,你就放心吧。”孟二银也说道。

    看孟二银不像说假话的样子,虎子点点头,找来门童嘱咐把牛牵到后院照料好,才高声喊道“客官,您几位里面请。”喊完就领着几人走进聚贤楼。

    聚贤楼的一楼是大堂,里面已经有不少客人在吃饭。

    虎子把他们几人带到一个靠窗的位置说道“你们坐在这个位置吧。”

    看了看拘谨的孟二银和手脚不知往哪放的孟贤、孟齐哥俩,孟倩幽问道“虎子哥,有雅间吗?”

    虎子一愣,随即答道“有,在二楼,但是最低得消费50两银子。”

    “带我们去吧。”

    虎子更加惊讶了,深深的看了孟倩幽一眼,点点头,带几人往楼上走去。孟氏父子三人早已经被酒楼内的豪华迷傻了眼,根本就没听到两人说什么,只是机械的跟着走进楼上的雅间。

    几人走进雅间,看虎子把门关上,孟二银才长舒一口气,刚才在外面太不自在了,吃饭的人都穿着绫罗绸缎,只有他们父子几人穿着棉布的衣服,一进门,就有许多奇怪的眼光看过来,他差点都不会走路了。看两个儿子那神情,估计跟他差不多。只有女儿从从容容的,不知哪来的胆色。

    “虎子哥,把你们店里的特色菜给我们来六个,再来四碗米饭。”孟倩幽说道。

    虎子已经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了,点点头,下了菜单,送去了厨房。

    “可终于能够喘口气了。”虎子刚走,孟齐就拍了拍胸脯,夸张的说道。

    “二哥刚才没有喘气吗?”孟倩幽笑问道。

    “刚才都快紧张死了,哪还敢大声喘气。”孟齐答道。

    “二哥为什么紧张?”孟倩幽又问。

    “第一次来这种大酒楼,当然紧张了,你没看到周围都是有钱人吗?”

    “有钱人吃饭可以不给钱吗?”孟倩幽继续问道。

    “当然得给钱,哪有来酒楼吃饭不给钱的。”

    “同样是吃饭给钱,那二哥紧张什么?”孟倩幽追问。

    孟齐一愣,对呀,他紧张什么?

    “二哥心里紧张,是从心底就认为有钱人高我们一等,这么好的地方就应该是有钱人来的地方,我们就应该去外面的小摊上吃饭。我们穿着寒酸,来这里吃饭会被有钱人瞧不起。可二哥忘了,我们和那些有钱人一样,吃完饭一个铜板都不会少给。”

    “大哥、二哥你们记住了,无论我们的穿着如何寒酸都不要觉得低人一等,只要我们自己瞧得起自己,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难到我们。”孟倩幽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孟倩幽说完,哥俩不自觉的挺直身子,小妹说的对,他们又不白吃白喝,为什么要紧张。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孟倩幽今天的一席话会对他们的以后产生怎样的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