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第二天卯时三刻没到,来上工的人大部分就已经到了。就连孟大金也睡眼惺忪的来了。众人做完登记。外面就响起了好多牛车的声音。孟二银出门一看,是送青砖的牛队来了。赶忙招呼众人卸车。不到一刻钟,青砖全部卸完,牛队返回。这时张柱领着人也来了,同样做了登记后众人便开始等着交代活计。

    孟三铜已经捎信给所有的大工今天开工。按理说这个时辰应该到了,可现在一个人影也看不到。看到所有来干活的人都站在院子里等着,孟三铜急的在院子里来回走动。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远处才走来一群人。孟三铜仔细一看正是自己找来的大工,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忙迎了上去。带头的男人看见孟三铜不好意思的说道“三铜兄弟,真是对不住,我们来晚了。”

    孟三铜忙说不要紧,把人领到了孟二银面前,介绍说这是自己的二哥,房子就是他家要盖的。

    领头的男人一听是东家急忙解释道“我们第一次来这边不认识,路上耽搁些时间,希望东家不要怪罪。”说完心里暗暗打鼓。他们这些四处做工的最主要的就是准时上工,一旦有差错,不但对他们以后做工的声誉有影响,东家也可能因此不用他们。虽然他们今天已经提前出门了。可偏偏走错了路,以至于比平时的上工时间晚了一刻钟。

    孟二银看到男人那歉意的样子,憨厚的说道“没事,来了就好。”

    男人松了一口气,欣喜的说道“多谢东家不怪罪,”又道“虽然东家仁善,不怪罪我们。可我们毕竟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今天的工钱就给20文吧。”

    孟二银刚想说不用,孟三铜却抢先一步答应了下来。

    孟二银虽心有疑惑,却没有再问。把要盖的房子的结构仔细的和领头的男人说了。并说了进度慢点不要紧,房子一定要盖的结实。

    领头的男人听完孟二银的想法,心里着实吃了一大惊,看这家人的样子不像是有钱人,没想到盖房子竟然这么大手笔。同时暗暗高兴,这个活少说也得干半个月,这下农忙以前就不用再到处找活了。

    商定完以后,男人对那些大工去分配活计,孟二银也把小工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给大工打下手,剩下的那部分则是夯实房子的地基。

    所有的人有条不紊的干了起来。

    孟氏几个还是蒸窝头,做大锅菜。今天多了二十五个人,所有的都得比前一天做的多,几人没有功夫再闲聊,加紧干活。

    到中午开饭以前,院墙已经盖了差不多一半。

    饭做好了,孟氏招呼众人吃饭。

    众人放下手里的活计洗手吃饭。大锅菜小工们昨天已经吃过了,虽然还是很高兴,但没有了昨天那惊讶的样子,一人拿几个窝头,端了一碗菜吃了起来。大工们则不同了,看到自己碗里带肉的大锅菜一个个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领头的男人更是惊讶的不行,做了这么多年的工,就没有见过哪个东家舍得给干活的人们做这么好的大锅菜。

    “这次咱们碰到了一个好东家。”端着碗男人感慨的说道。众人纷纷附和。

    “就凭东家对咱这么好,咱也得把房子给盖好了”男人又对自己带来的大工说道。

    孟氏看到一群大工边吃边说一定会鼓劲干活,不由得佩服女儿的想法。原本她是不同意做这么好的大锅菜的,一般的人家现在基本上都是吃不饱的,他们家只要管饱就行,根本就用不着放那么多的肉。可女儿说只有让人们吃好了,人们才会更加的卖力气,他们家的房子才能盖的更好。现在果真如孩子说的一样。

    吃饱饭稍微歇息了一下,众人开始加劲干活。如预料的一样,等到天黑,院墙就全部盖完了。

    望着高高的院墙,孟氏这几天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这下终于不怕有人惦记自己家的土豆了。

    众人收完工,一一收拾了东西回家。

    第三天众人干活照样卖力,正房的房基一天就见了雏形。

    孟二银高兴之余也没忘了和张柱一起去镇上的钱庄换了一些铜板回来。

    待到快晚上的时候,孟二银招呼众人早歇了一会工,让孟大金按照登记的人名一一发工钱。

    村里的人看到真发工钱也吃惊的不行,他们一直以为孟倩幽说三天一开工钱是玩笑话,没想到是真的。

    张柱一开始并不知道换铜板是用来干什么,现在明白了是结工钱,立马就要发火,欺人太甚了,哪有活没干完就要工钱的,孟倩幽急忙让孟氏劝住了他。对着他耳语了一番,张柱这才消了气。让自己村的人也去领工钱。

    按照说好的一人每天20个铜板,孟氏娘家的人一人领了60个铜板,而村里的人则领了65个铜板,就连那些大工,孟倩幽也让结了两天的工钱,说这样方便以后再结工钱。

    至于张柱、张根和孟三铜,孟倩幽根本就没让孟二银准备工钱,只给孟大金发了100个铜板。

    领完工钱,众人都高兴的不行。

    尤其是村里做小工的人们,一边往回走一边高兴的议论着。村里人见今天做工的人们格外的高兴,就好奇的问道“今天这么高兴,是捡到钱了吗?”

    “是发了钱了”有那嘴快的举着手里的铜板大声说道。

    人们看见那人手里的铜板,更加奇怪了,“发什么钱呀?”

    “三天的工钱,当初我们上工的时候说三天一结工钱,我们以为是说笑的,没想到今天真的结了三天的工钱,一个子都没少。”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顿时对做小工的人们羡慕的不行。第一天上工回来就有人说中午吃的是碗里有肉的大锅菜,当时虽然有人羡慕,但也有人不屑一顾。认为是孟二银家盖房准备的银钱不够,怕房子盖完以后发不出工钱人们闹事,这才用好吃的大锅菜糊弄人们,以免到时真闹起事来。现在人家说话算话,果真结了三天的工钱,那就说明孟二银家的银钱准备的是足足的。有那一开始多嘴的就后悔起来,自己一开始如果不是那么小心眼,现在自己也能拿到三天的工钱了。

    做小工的人们才不管村里人怎么想,拿着铜板高高兴兴的回了家,家里人自然又是一番高兴。

    孟二银家给做工的人结了工钱的事很快就传开了,那些还在观望的就更加后悔了。都想着是不是能找个人去说说情,自己也能去做小工。

    孟二银自然不知道这事,依旧在合计着明天的盖房进度。

    孟倩幽走到他的面前说道“爹,一会估计会有不少人来找你,”

    孟二银回神,奇怪的问道“谁来找我?”

    “村里的人。”

    孟二银还是不明白“村里人找我做什么?”

    “村里还有一些人想来我们家做小工,又怕我们家给不出工钱,今天看到我们家真给人们结了工钱,肯定会来找你说情,央求来做小工的。”

    孟二银这才明白过来“不能吧,除了我们家不用的那些人以外,剩下的人不是都说家里有事情脱不开身吗?”

    “爹看着吧,说不定已经有人来了。”

    孟倩幽话刚说完,外面就想起了喊声“二银哥在家吗?”

    孟倩幽给了孟二银一个你看吧的眼神,孟二银依旧不相信,起身走到外面。

    孟倩幽眼珠一转,跟孟齐嘀咕了几句,孟齐转身跑了出去。

    孟二银一看,喊他的人是牛二和刘三。赶紧说道“两位兄弟快里面做。”

    牛二和刘三急忙摆手“不用了,二银哥,我们就是想问问,你们家还需要小工吧。”

    孟二银一愣,还真被女儿说中了,真的有人shangmen来要求做小工。

    见孟二银没有说话,刘三捅了捅牛二的胳膊,牛二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布袋“二银哥,上次借牛的事情是我们俩做的不对,不该多要你们的20文钱,家里人已经狠狠的说过我们了,这是那40个铜板,还给你。”

    “不用,不用,钱既然已经给你们了,哪能再拿回来。”孟二银说道。

    “二银哥这是不肯原谅我们了?”牛二苦着脸说道。

    孟二银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孟倩幽走出大门对俩人说道“牛二叔,刘三叔,这钱你们拿回去吧,我爹不能收。至于小工,目前已经够用了,等以后如果再需要,我爹肯定会先去找你们的。”

    俩人一听就知道这是不愿意用他们,又恳求道“二银哥,我们知道错了,要不这样,你们既然不愿意把钱收回去,我们俩给你们白干一天的小工可好。”

    “牛二叔,刘三叔,”孟倩幽严肃的叫道“你们这样做是想让我们家在村里抬不起头吗?凭什么要你们白给我们做一天的小工?”

    “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只是想”刘三急忙的解释道。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孟倩幽打断他们的话“我想问问你们,如果不是我们家今天给人们结了三天的工钱,你们会来做小工吗?会来退换这40个铜板吗?”

    俩人说不上话来。

    “退一步讲,就算你们是真心实意的来退钱,我们也是不会用你们来做小工的,毕竟一开始你们就没想过我们家真的能付得起工钱。对于不信任的人,我们不想用。”

    牛二和刘三愣在当地,半响才垂头丧气的走了。

    孟二银不安的说道“幽儿,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他们平常也不是太刻薄的人。”

    “爹,每个人都得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他们确实有错在先。如果他们第一天来上工,我可能也就答应了,毕竟一码归一码,可他们没有。现在又来求情,如果今天你心软答应了,明天呢?明天他们还会碰到你这么好说话的人吗?如果碰不到,他们又该怎么办?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希望他们这次能明白过来。以后我们家再用人的时候,他们才会第一时间站出来。”

    虽然听着有理,孟二银还是不赞同女儿的做法。刚想要再说几句,远处又走来几个人,远远的冲他打招呼。

    孟二银回应,孟倩幽站在一边不说话。来人直接说明来意,孟二银为难的看着这些人,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我二弟家找小工的事我说了算,”孟大金的声音传来。孟二银松了一口气,大哥来的太是时候了。

    “你们不用再来了,小工已经够用了,我们暂时不再需要了。”孟大金往门口一站,粗声粗气的说道。

    众人一见孟大金就知道今天的事情说不成了。原本人们就是趁着吃饭的点来找孟二银的。孟二银老实,这么多人说情估计会拉不下脸面拒绝,没想到他们刚到孟大金就来了。众人无法,只得回家。

    孟倩幽让孟齐给孟大金拿了一个凳子。孟大金往上面一座,等着前来说情的人们。果然人们见到孟大金在门口,就知道事情说不成了,连上前都没有,直接转身回了家。

    一直到很晚,看再没有人来,孟大金才起身回了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