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zhì fú
    孟倩幽不在催促,浅笑吟吟的望着他。

    孟小铁更觉得毛骨悚然了,恐惧从心里蔓延开来。颤抖的问道“你、你想怎么样?”

    “这话应该我问四叔才对。四叔怎么问我了呢?”孟倩幽依旧笑着问道。

    “我、我、我”我了半天,孟小铁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既然四叔做不了决定,那我帮你好了,就把这只脚留下吧。”孟倩幽说着就去拔那把插在脚上的菜刀。

    孟小铁顾不得疼痛,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高声喊道“二哥、二哥我错了,救命啊。”

    孟二银赶忙上前一步,说道“幽儿,住手。”

    孟倩幽头也不回的说道“爹放心好了,砍下一只脚不会要了四叔的命的。”

    孟小铁更害怕了。连连叫着“大哥救命啊。三哥救命啊。”

    孟大金向前走了一步,不知想到什么又退了回去。孟三铜却快步走到孟倩幽面前“幽儿,千万别动手,你四叔已经知道错了。”

    “四叔知道错了?我怎么不知道?”孟倩幽问道。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就绕过我这一回吧,”孟小铁赶紧说道。

    “那四叔知道错在哪里吗?”

    “我不该来讹诈,我不该对二哥动手,”孟小铁想也不想的说道。

    “既然四叔知道自己错了,那今天这事四叔想怎么了呢?”

    “我”孟小铁迟疑了一下,看孟倩幽还是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赶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这里面是五两银子,算是对你们的赔偿。”

    “四叔认为我们缺银子吗?”孟倩幽又逼近一步问道。

    “不、不缺,”孟小铁赶忙说道。

    “那四叔应该怎么做?”

    “我、我二哥救命啊”孟小铁答不上来,害怕的高声喊道。

    “幽儿,绕过你四叔这回吧。”孟二银拉住孟倩幽劝道。

    “对呀,幽儿,不要冲动,如果真砍下他的一只脚,你也会有麻烦的,被这种人连累不值得。”张柱也劝道。

    其他人也纷纷劝说。

    扫视了众人一眼,孟倩幽对孟小铁说道“既然这么多人说情,这只脚你就先留着,如果还有下回,我把这条腿一块给你砍了。”

    “我下次一定不敢了,不敢了。”孟小铁赶紧说道。

    “带着你的人赶快滚吧。”

    “我滚,我滚,”孟小铁说着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冲着那几个人喊道“还不快扶我起来。”

    那几人顾不得疼痛,赶忙爬起来,架起孟小铁落荒而逃。

    “哎呀,我的菜刀。”王婶大喊了一声。

    众人“哗”全笑了。

    “刚才谁帮着打人了?”孟倩幽高声问道。

    众人收住笑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孟氏娘家的几个人站出来,不安的说道“我、我们打了。”

    “大伯,把这几人登记下来,今天一人多发10个铜板的工钱。”孟倩幽又说道。

    几人没料到帮忙打人还能多得10个铜板的工钱,高兴坏了,连连道谢。其余的人羡慕的不行。后悔自己没跟着动手。

    “大伙赶紧吃饭吧,饭菜该凉了。”孟氏招呼了一声。众人这才找到各自的碗,蹲在地上吃了起来。

    “幽儿,好样的,像大舅。”张柱没有吃饭,走到孟倩幽面前高兴的说道。

    “还好样的呢,吓死我了。看那样子,以为真的会把她四叔的脚砍下来呢。你说这孩子现在怎么学会动刀了呢?”孟氏责备的说道。

    “娘。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不会真砍了他的脚的。”

    “就是,就是。不拿刀吓唬他们,他们怎么会轻易的住手。他那种人,就该教训教训。”王婶说道。

    “可你不能真的砍你四叔呀,万一真砍断他的脚怎么办?”孟氏又道。

    “我有分寸,那一刀砍得不重,养个几天就好了。”

    “那也不行,小姑娘哪有拿刀kanren的,以后千万不能这么做了。”

    “知道了娘,我这不也是被逼急了吗?你们不合适动手,大哥、二哥又不能动手,我要是今天不治住了他,以后我们家就没有太平日子过了。”

    “孩子做的没错,你就不要再说她了。”王婶劝道。

    “我也知道孩子做的没错。可你说这孩子,自从在山上摔下来,就完全变了样了,现在都敢拿刀kanren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孟氏说道。

    “当然是好事,以后不吃亏。”张柱说道。

    “你们都宠着她吧,以后看谁还管得了。”孟氏又道。

    “不用管,我外甥女以后肯定会有出息。”张柱肯定的说道。

    孟氏摇摇头不再说话。张柱也端起了碗吃了起来。

    孟倩幽走到蹲在旁边不说话的孟二银身边。轻声问道“爹不说话,是怪我砍了四叔吗?”

    孟二银抬头,“爹怪你干什么,爹只是懊悔这事让你出了头,对你以后的名声有影响怎么办?”

    孟倩幽轻轻笑了,“爹不怪我就好,至于名声,我不在乎。”

    孟二银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幸亏我的幽儿已经许了人家,否则以后嫁不出去爹得后悔一辈子。”

    孟倩幽觉得孟二银的话里有话,刚想要问,孟二银却已经拿起工具去干活了。孟倩幽只得放弃。

    下午并没有因为孟小铁的这一闹而影响速度,相反人们反而更加卖力了。多得铜板的小工不用说,那些没得铜板的小工也是拼命的干活。以期望在孟倩幽心中留个好印象。人们算是看明白了,孟二银家就是孟倩幽当家做主,这个孩子小小的年纪就有这么大的心计和魄力,以后孟家恐怕是真的要发达了。现在留个好印象,以后再有需要用人的地方,说不定还会用到自己。

    房子在人们空前的劳动热情中渐渐见了雏形。到第十二天的时候,所有的房屋都到了该上梁的时候。

    上梁是大事,不但要请家中长辈来主持祭祀,还得摆流水席。

    其实所谓的流水席也就是每个桌上一大盆大锅菜,三个炒菜和足够的窝头。可这也难坏了孟氏。村里人太多了,一到这时候都是拖家带口的来,就凭她们几个女人,根本就做不出这么多人的饭菜。

    孟倩幽建议在村里多找几个能干的女人来帮忙,孟氏点头同意,几人商量了一下,又找了八个人来。

    孟二银则和张柱一起,上午和下午各去了一趟镇上,除了祭祀的东西,还拉回了一大车面和粗粮,一大车菜和猪肉。村里人看见那满满两大牛车的东西,好多人晚上都兴奋的没有睡着觉。期待赶快天明,好去痛痛快快的吃一顿。

    到了祭祀那天,全家人早早的起床,孟二银和孟贤、孟齐三个人赶着牛车到各家各户去借桌椅板凳。孟氏把祭祀要用的东西全部整理出来,摆在篮子里备好。

    “妹子,爹娘来了。”张柱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孟氏赶忙出门,外面站了十多口人,为首的正是自己的爹娘。

    “爹、娘”你们怎么来了?孟氏惊喜的问道。

    “爹说上梁是大事,娘家人必须全部到场,这不你俩嫂子领着孩子们也来了。”

    “大嫂、二嫂”孟氏高兴的叫道。

    “我们早就想来帮忙的,可你大哥说你这边雇了人,用不着我们,我们才没来,”张柱家的说道。

    “离得那么远,哪能让嫂子过来帮忙,嫂子的心意我领了。”孟氏说道。

    “爹、娘咱们进屋吧,外面冷。”

    “不冷,走了这一路,身上热乎着呢。”老人说道。

    “您说您要来也不说一声,好让二银去接你,这么远的路,摸黑得走多长时间。”孟氏心疼的说道。

    “没事,这么多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就到了。”老人回道。

    “你二老赶快去床上歇一歇,我去倒水。”

    “娘,你陪着姥姥姥爷,我去倒吧。”孟倩幽说道。

    孟氏这才想起女儿还没喊人,急忙说道“幽儿,快喊姥姥、姥爷。”

    “姥姥、姥爷”孟倩幽乖巧的喊道。

    “好孩子,快过来让姥姥看看。”

    孟倩幽走了过去。

    老人抚摸着她的头高兴的说道“幽儿长大了呢。”

    “岂止是长大了,还长漂亮了呢,”张柱家的说道。

    “大舅母、二舅母好。”孟倩幽礼貌的叫道。

    “哎,好。”张柱家的回道。又对身后的几个孩子说道,“你们几个还不赶快叫人!”

    几个孩子纷纷喊了姑姑。

    孟氏高兴着一一应过。

    “好了,你们俩人别光说话了,看看妹子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赶快帮着干活,”张柱打断几人的聊天说到。

    “对对对,妹子,我和你二嫂今天就是来帮忙的,有什么活你尽管说,千万别客气。”张柱家的说道。

    “是呀,妹子千万别客气。”张根家的也说道。

    “那我就不和两位嫂子客气了,一会就帮忙做饭吧。”孟氏说道。

    “这个我们拿手,你放心吧。”张柱家的道。

    几人又闲聊了一会,孟二银父子三人拉了一车桌椅板凳回来。看见岳父一家人全来了,高兴的见了礼。孟贤、孟齐也高兴的喊了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