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流水席
    几人又说了一会话,上工的人全到了,本村的人把自家能用的桌椅板凳也带来了,放下后直接就去干活。

    做饭的所有女人也到了,孟氏说了一下一会儿流水席上要做那几个菜,众人齐齐忙活起来,择菜的择菜。蒸窝头的蒸窝头。张氏妯娌俩人也帮着准备起来。孟氏母亲也要帮忙,孟氏劝阻了半天,老人才重新做回了床上。

    那几个孩子大的去帮忙盖房,小的则被张柱吆喝着去摆好桌椅板凳。一时间,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忙的热火朝天。

    孟二银也没闲着,赶着牛车,领着孟贤、孟齐去接自己的爹娘。不大一会,就把穿戴一新的老两口接了过来。几人小心翼翼的把孟中举抬到大床上,四个亲家老人高兴的聊起了天。

    快到中午的时候,村里的人们陆陆续续的到来,手里都拿着点东西。孟氏让孟大金做了登记,安排人们坐在位置上等着。

    孟二银则把祭祀的东西全部摆放在供桌上。

    午时整,祭祀正式开始。孟家的族老点燃一柱香对着天地,对着房屋,对着神灵拜了三拜。然后把香插在香炉里。对着人们大喊一声“上梁。”

    在欢呼声中,等待上梁的人们小心翼翼的把房梁放在最高的位置。

    见房梁稳稳的放好,人们的欢呼声更大了。族长一挥手,热热闹闹的流水席开始了。

    先是窝头,然后是炒菜,最后才是大锅菜。菜一上桌,人们就拿起筷子拼命的吃起来。

    孟倩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太吓人了,一盆子大锅菜上来,还没等眨眼,立马就没了。那吃相,那速度,就算是前世训练饿了三天刚出来时也比不过,用风卷残云来形容都差了些。有的人甚至两口就吃下了一个窝头。

    流水席的规矩是炒菜只上一次,大锅菜管够,知道人们吃饱了离席为止。所以孟氏用的都是大盆,一个男人根本就搬不动,得两人抬着才能放到桌面上,就这样上菜的两人还没转身盆子里的菜就下去了一半。

    这顿流水席足足吃了一个时辰,直到人们实在吃不下了,才放下手中的筷子,恋恋不舍的捧着快要挣破的肚皮回了家。

    几个做饭的女人累得瘫在凳子上不愿动弹。

    孟二银几人也累的够呛。

    孟氏强撑起身体收拾锅台,准备为家里人和其它帮忙的人做一桌子饭菜。刚才只顾着流水席了,根本就没空为这些人准备饭菜,除了屋里的四个老人和族长一起吃过席面,其余的人都还饿着呢。

    “娘,我来做吧。你歇息一下。”孟倩幽说道。

    孟氏实在是累坏了,也没推脱,直接点了点头“娘稍微休息一下,就来帮你。”

    “不用了娘,我一会就做好。”

    家里人吃的席面是早已经准备出来的。孟倩幽喊了孟齐来烧火,自己掌勺,快速的炒了起来。

    几个做饭的女人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起来收拾锅碗瓢盆,一一洗涮干净。等把院子里所有东西都收拾利落以后,孟倩幽也已经炒完了所有的菜。

    孟氏把菜分成了两桌,一桌男人吃,一桌女人吃。

    饭菜摆好,孟氏招呼所有没吃饭的人坐下吃饭。男人们不用说,张柱、张根、孟二银、孟大金、孟三铜、孟贤、孟齐还有孟氏娘家的几个侄子都做了下来。女人这边就不行了。除了王婶。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其余的人说什么都不肯坐下。尤其是今天刚找来的那八个女人,一再说自己是来帮忙的,哪有吃席面的道理。

    孟氏看她们实在是不敢坐下,佯装生气的说道“如果你们不坐下吃饭,以后我们家再有需要用人的地方可不敢在找你们来帮忙了。”

    几个女人吓得赶紧坐下。孟氏笑道“这才对了,都累了一中午了,赶快吃吧。放心吃,吃饱了饭就给你们开工钱,一个铜板也不会少你们的。”

    “嫂子,我们不是怕少拿工钱,我们只是觉得我们吃席面不合适。”有个年轻的女人说道。

    “有什么不合适的,赶快吃吧,菜都凉了。”孟是打断她的话说道。说完率先吃了起来。

    王婶、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也拿起筷子夹了菜,其余人只得也跟着吃起来。

    这两桌人就吃的正常多了,一边吃饭,一边闲话家常,没一个人抢菜吃。

    吃饱饭,收拾干净,孟氏把孟倩幽叫道一边,悄悄和她商量,想给今天帮工的几个女人一人多加10个铜板,另外剩下的大锅菜想一人给她们一碗带走。

    孟倩幽没意见,说这事孟氏自己做主就行。

    孟氏就把那几个女人叫道一起说“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每人给你们加10个铜板,另外你们可以每人带一碗大锅菜回去。”

    几个女人高兴坏了,没想到除了带一碗有肉的大锅菜回去,还多给了10个铜板。忙道谢,直说以后还有事喊她们一声她们立马就来。

    送走他们。孟氏才有空陪着几位老人聊了会天。看到全部盖起来的大房子,几位老人都高兴的不行。尤其是孟氏母亲,一直说女儿终于能过上好日子。

    孟氏说等房子盖好以后,就把几位老人都接来住一段时间,几位老人都高兴的答应了。

    天色晚了,孟氏爹娘说该回家了。孟氏想留老人住下,又想起自己家现在根本就没有地方住,只得放弃了这种想法,把大嫂、二嫂带来的篮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些腾了一点地方。,在每个里面放了一大块肉和一些自己家吃的白面馒头,用布盖好,交给了两位张氏。

    张柱家的接过篮子,感觉比来时还要沉,打开一看。惊呼道“妹子,这我们可不能要。”

    “嫂子,拿着吧,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肉,对身体好。”孟氏重新盖上布说道。

    一提到孩子,张柱家的犹豫了一下,家里太穷了,一年也见不了一次荤腥,自己和张柱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不要紧,可家里的两个老人和孩子就太苦了,尤其自己的两个小子,瘦的和猴一样。

    “那我们也不能要,你现在正是需要的时候,我们哪能拿你的东西,”想归想,张柱家的依然想把肉拿出来。

    “嫂子,”孟氏摁住她的手,“现在家里条件好了,这点东西还是有的,你就拿回去吧,给老人和孩子好好补补。”

    张柱家的还要坚持,“嫂子要是还不收下,我就把大哥拿来的那五两银子给你们拿回去。”孟氏说道。

    “我拿着这些就是了,那五两银子给你盖房手头紧的时候用的,我哪能拿回去。”张柱家的一听孟氏要她把那五两银子拿回去,立马说道。

    “这就对了,大嫂都舍得把家底给我拿出来盖房,这么一小块肉,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孟氏接着说道。

    孟二银把牛车牵过来,一家人好说歹说才把坚持走着回去的两位老人劝上车。孟氏又让孟二银装了二十斤白面在牛车上,才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娘家人。

    孟氏清点了一下人们送来的东西,孟倩幽感觉又刷新了一次自己的三观。有少部分的人家给了两三个铜板,剩余的人家有送鸡蛋的,有送青菜的,有一户人家甚至只给了两颗大葱。

    “娘,村里人都是这么随份子吗?”看到人们送来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孟倩幽问道。

    “这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年头不好,人们都填不饱肚子,拿来的可能都是家里舍不得吃的东西。”孟氏回道。

    孟倩幽摇摇头表示不能理解,两颗大葱是家里都舍不得吃的的东西,那这家里得穷成什么样。

    孟氏把收到的鸡蛋全部放在一个背篓里,又放进去了一块肉,拿到东屋,对坐在床上的老两口说道“爹、娘这是一些鸡蛋和肉,一会二银送你们回去的时候给你们捎上。”

    老孟氏赶紧摆手“你们留着,给孩子吃。”

    “家里还有,这是给您二老的,别舍不得吃,吃完了在给您二老买。尤其是爹,多吃点,说不定身子就好了呢。”孟时说道。

    “唉!”想起自己的身体,孟中举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爷爷,德仁堂的大夫医术可高明了,等农忙完,让爹用牛车拉着您,咱们去镇上看看吧。”孟倩幽说道。

    “附近的大夫都给爷爷看过了,说爷爷的病看不好了,就不要再去花那个冤枉钱了。”孟中举说道。

    “我上次的病附近的大夫也是说治不好了,还不是德仁堂的大夫给看好的,爷爷不去让大夫看看,怎么就知道看不好呢?你不想身体好快点好起来吗?”孟倩幽问道。

    “幽儿说的对,爹,等忙过这段时间,一定让二银带你去镇上让大夫好好给您看看。说不定真能好起来呢。到时候就算您不能去教书,到处溜达溜达也是好的。”孟时附和这说道。

    “好、好,去看、去看”孟中举一听自己有可能站起来,立马高兴的应了。

    几人又闲聊了一会,孟二银回来,和孟贤、孟齐一起把孟中举抬到牛车上送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