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治病
    接下来的几天,孟倩幽除了在院里的木桩上锻炼身体,就是就研究如何简单的让松子开口,一连几天,也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孟倩幽也不着急,一次一次的试做着。孟氏也不管她,让孟二银赶着牛车去把棉花弹成棉套,给一家人每人做了一床薄棉被。

    这天,孟倩幽又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正准备试做一下。孟大金家的慌张的跑来,急急的说道“二弟,你快去看看吧,爹今天身子疼的厉害。”

    孟二银放下手中的活计,急忙跑了出去,孟大金家的和孟氏也急冲冲的跟上。

    孟倩幽兄妹四人锁上大门,也快步向老宅跑去。

    几人跑到老宅的时候,孟二银扶着床上的老人,正急的不知怎么办好。

    孟中举躺在床上,全身已被汗湿透,脸上的青筋也因为强忍疼痛而绷的老高。

    “爹,爷爷这样忍着也不是办法,你赶快去赶牛车,我们把爷爷送到镇上的大药堂看看。”孟倩幽看着慌乱的一家人说道。

    “对对对,我这去。”孟二银把老人轻轻的交给孟大金,急忙向门外跑去。

    “爹!”孟倩幽喊了一声,可孟二银已经跑远了。

    孟倩幽急忙对孟贤说道“大哥,你赶快把钥匙给爹送去,提醒爹别忘了拿银子。”

    孟贤点头,急忙跟着跑了出去。

    孟倩幽走到床边,拿起老人的胳膊,悄悄搭在了脉搏上。

    等孟二银把牛车赶来,一家人小心的把孟中举抬到牛车上,孟大金和孟贤、孟齐、孟倩幽上了车,孟二银赶着牛车往镇上走去。一路上孟大金把老人的上半身紧紧的抱在怀里,不停的给老人擦额头上的汗珠子。看到这一切,孟倩幽眨了眨眼睛。低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孟二银把牛车赶得很快,一个时辰多点,就到了德仁堂的门口。

    孟二银把牛车停下,几人把孟中举抬进了德仁堂。

    德仁堂里还是老大夫在坐诊,孟二银一进门就冲老大夫喊道“大夫,快给我爹看看,我爹疼的要命。”

    看到几人抬着一人进了屋,老大夫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对几人到“放到旁边的医床上。”

    几人赶紧把孟中举放到医床上,老大夫走过来问道“哪里不舒服?”

    “我爹大概两个月前摔了一跤,就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了,村里的大夫说卧床休息一段时间可能就好了,可不只为什么,今天突然就疼成了这样。”孟大金边给老人擦汗,边快速的说道。

    老大夫给孟中举把了一下脉,皱起了眉头,对孟二银说道“把病人腰部的衣服掀起来。”

    孟二银掀起老人的衣服,众人顿时抽了一口凉气,只见孟中举的腰部,起了一个大疙瘩。

    “胡闹!”看到大疙瘩老大夫气愤的说道。“你们早干什么去了,病人成了这样你们才送来。”

    孟倩幽看到大疙瘩松了一口气,老人没有性命之忧就好。

    孟大金和孟二银却吓坏了,差点没哭出来,颤抖的问道“大夫,这、这是怎么回事?”

    “病人摔跤的时候扭到了筋,原本你们过来推拿几次就会好的,可现在不但筋扭到了一起,疙瘩里面还可能长了东西。”老大夫说道。

    孟二银更慌了“那要怎么办?大夫,你可要救救我爹呀!”

    老大夫摁了摁大疙瘩,大疙瘩竟然动了动。老大夫又撸起袖子两手压在疙瘩上,使劲的一挤。“啊!”孟中举疼的大叫起来。

    “压住他!”老大夫命令到,继续使劲的压挤大疙瘩。一时间,药堂里充满了孟中举痛苦的叫声。

    孟大金心疼的厉害,忍不住说道“大夫,您能不能轻点?”

    “疙瘩里面都是脓点,时间长了,都聚在一起了,还好现在还能摁的动,把疙瘩挤破脓水流出来就好了,如果你们再晚些日子,疙瘩硬的摁不动了,我想治也治不了了,病人就等着活活的疼死吧。”老大夫一边费力的挤压疙瘩,一边说道。

    孟中举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凄厉的喊道“我不治了,我不治了。”

    老大夫充耳不闻,继续使劲的挤压。

    孟大金和孟二银也不敢再说话,死死的压着孟中举。

    孟倩幽实在看不下去了,对老大夫说道“您能换种方法吗?”

    老大夫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一抬头认出了面前的小姑娘,顺势住了手说道“自古只有这一种方法,如果有第二种,我还这么费力干什么?”

    望着疼昏过去的孟中举,孟倩幽没有犹豫,走到坐在诊椅上稍微休息的老大夫身边说道“我有第二种办法。”

    “你有?”老大夫惊讶的望着她,不相信的问道。

    孟倩幽点了点头。

    老大夫更惊讶了,这小姑娘竟然有第二种治疗这病的方法。

    “看样子那位老人是你家里人吧,你既然有第二种方法,为什么不给治。”惊讶过后老大夫问道。

    “第一,家里没有治疗所用的药物,第二,我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我会医术这事。当年我师父教我时,一再告诫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让人知道我会医术”孟倩有半真半假的说道。一个小小的脓包,即使硬了点,在现代一把小刀就能解决的问题。到了这里只能哄骗老大夫自己会医术才能做的了。

    老大夫了然的点头,一些怪医就喜欢收徒,这小姑娘小小的年纪就有如此好的造化,以后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要怎么做?”老大夫低低的问道。

    “你只要准备好麻药、金疮药,包扎的纱布和一把小刀,一间安静的屋子即可,其余的我来做,你看着就行。”孟倩幽说道。

    “准备这些干什么?还有你说的麻药是什么?”老大夫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至于麻药,就是一种能使人暂时昏过去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的一种药物”。孟倩幽解释道。

    “你说的是麻沸散呀,你要它干什么?”老大夫恍然道。

    “嗯,”孟倩有点头。“我也不想让我爷爷知道我会医术。”

    “我这就吩咐伙计去熬。”老大夫找来一个伙计吩咐了几句,伙计点头快速的去熬药了。

    “还有,麻烦您想法支开我的家人,一会我治疗的时候,您一人在场就行。”孟倩幽又嘱咐了几句。

    老大夫点头,走到孟中举身边,和他们说了要用另一种方法治疗,但家人不能观看。

    孟大金和孟二银望着疼昏过去的孟中举早就心疼坏了,恨不得自己代替老人去受这份疼。如今听说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医治老人的病,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听话的走出了德仁堂。

    “幽儿,走了,老大夫让我们去外面等着。”孟二银对还在药堂里没动的孟倩幽说道。

    “爹,我和老大夫商量好了,允许我留在里面照顾爷爷。”孟倩幽撒谎道。

    孟二银有些不解,不是不让家人在里面吗?随后又想女儿留在里面也好,有什么事情可以及时的知道。没再说话,走出德仁堂。

    伙计把孟中举抬到一间安静的小屋里,把熬好的麻沸散给他喝了下去,不一会孟中举就睡了过去。

    一切准备就绪,老大夫支走屋里的伙计,静静的看着孟倩幽如何清除疙瘩里的脓包。

    只见孟倩幽拿起小刀在火上烤了一会,在已经擦干净的疙瘩上轻轻一拉,里面的脓立马流了出来。

    “这”看到孟倩幽一气呵成的动作,老大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也没管他,用手把里面剩余的结成块的脓包全部清理了出来,直到出现了血丝,孟倩幽才住了手,撒了一些金疮药,用纱布裹上。才对老大夫说道“好了。”

    老大夫回神“妙,这个方法实在太妙了,既减少了病人的痛苦,也缩短了医治的过程。”

    孟倩幽洗完手,把用过的东西全部收拾干净,对老大夫说道“一会醒过来就可以抬出去了,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会对家里人说你已经告诉过我了。”

    “好好好,不知姑娘刚才的方法可不可以教给我?”老大夫试探的问道。

    孟倩幽看了老大夫一眼“这种方法最主要的是下刀时手要快要稳,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割破病人的整个疙瘩,到时大出血就麻烦了,您这么大岁数了,恐怕很难。”

    老大夫看了自己的手一眼,叹了口气。

    孟倩幽也不再说话,静静的等着孟中举醒来。

    孟中举一睁开眼,就看到孟倩幽坐在自己的面前,伸出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腰部,发现大疙瘩已经没有了,腰部却缠了一圈纱布。

    “我这是?”

    孟倩幽赶忙站起来扶住他乱动的手说道“爷爷,您醒了,大夫已经把你的病治好了,你只要在修养几天就能下床了。”

    “真的?”一听能下床,孟中举高兴的冲老大夫问道。

    老大夫点点头“修养几天确实就能下床了,不过等疙瘩好了以后,你还得来药堂推拿,把结到一块的筋打开,你才能全部好起来。”

    “好好好。”孟中举大喜道。

    “一会让伙计把你抬到药堂里面去,喝过伙计熬的药,观察半天就可以回家了。”老大夫又嘱咐道。

    孟中举不住的道谢。

    老大夫找来伙计把孟中举刚抬到药堂里,孟大金几个一下子就围了上来。见孟中举好好的躺在医床上,都松了一口气。听闻一会喝完药,回家休息几天就能下床了,都高兴的差点跪下来道谢。

    题外话

    犹豫了很久,到底把孟大金写成孝子还是需要改造的混蛋,到底还是偏向了这边,希望亲们会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