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还银子
    回去的时候牛车走的很慢,足足用了三个时辰才到了孟家老宅。孟二银刚停下牛车,里面等待的人全部跑了出来。跑在最前面的孟三铜焦急的问道“二哥,爹怎么样了?”

    “没事了,大夫说在家休养几天就可以下床了。”停好牛车,孟二银回道。

    所有的人听完都高兴起来。

    几人小心的把孟中举抬到屋内的床上,老孟氏听到孟中举几天后就能下床,激动的掉下眼泪。今天孩子们把老头子一抬走,她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众人纷纷劝解,老孟氏让人们不用担心,说自己是喜极而泣。

    孟二银把拿来的药交给孟大金家的,说每次饭后就熬一副给老人喝下去,老人会好的更快。

    孟大金家的接过药,保证自己一定会按时熬药的。让大家不用担心。

    众人又围在床边感叹了一通还是镇上的大夫好之类的话,直到孟中举露出疲惫之色,才纷纷回了家。

    孟二银几人一天没有吃饭,此时已经饿的不行了,让孟氏赶快做点饭吃。

    孟时一听几人到现在还没吃饭,心疼坏了,想去给爷三擀点面条吃。

    孟倩幽却已经支撑不住了,对孟氏道“娘,我今天累坏了,先去睡会,一会吃饭的时候喊我。”

    孟氏看她苍白的小脸,吓了一跳,赶紧道“你快去躺着,娘一会去喊你。”

    孟倩幽点点头,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到床边,一头扎到床上,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孟氏来喊她吃饭,孟倩幽挣扎着起床,迷迷糊糊的吃了一碗面条,又倒头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很高了。

    孟倩幽起床,伸了伸身子,发觉还是累的很,暗道“做这点小事就累的爬不起来,看来得加紧锻炼身体了。”

    外屋的孟氏听到动静,打开帘子看到孟倩幽已经醒了喜道“幽儿,你终于醒了,昨天怎么叫也叫不醒你,可把爹娘吓坏了。你爹说中午再不醒,就带你去镇上的药堂看看。”

    “让爹娘担心了。”孟倩幽歉疚的说道。

    “只要你没事就好,娘去把饭给你热热,端进来给你吃吧。”孟氏又道。

    “不用了娘,我没事了,出去吃就好。”

    孟氏没有坚持,转身去热饭。孟倩幽把床铺收拾好,打水准备洗脸。这才发现院里静悄悄的。

    “娘,爹他们呢?”孟倩幽问道。

    “你爹领着他们上山砍田七去了,说你睡不醒都是这些田七闹得,早些挖出来给德仁堂送去,你就不会这么累了。”孟氏回道。

    “哦。”

    孟倩幽洗完脸,坐在桌边慢慢吃着孟氏热好的饭菜。

    “二弟在家吗?”孟大金走进来问道。

    孟氏忙回道“他们爷几个去山上了,是爹又不好了吗?我这就去喊他们。”

    孟大金摆摆手“爹已经好多了,我是来还银子的。”

    “还银子?还什么银子?”孟氏疑惑的问道。

    “爹这次去镇上花的银子,一共是六两,我们一家出一两半。”孟大金说道。

    孟氏恍然大悟“大哥说的是爹看病的银子呀,你们不用出了,我们家全拿了。”

    “那不行,这钱必须平摊。”孟大金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打开,把里面的银子倒在了桌子上“这是四两半,怕你们为难,我把老三和老四的都要来了,你数数对吗?”

    “大哥,这银子你拿回去吧,我们家出的起。”孟氏说道。

    “爹看病的银子让你们一家出,村里人会戳我们三个脊梁骨的。”孟大金继续说道。

    孟氏还要说话,孟倩幽打断了她“娘,你把银子收起来吧。大伯说的对,如果他们不出这钱,会被村里人笑话的。”

    “可这”孟氏还是不愿意收下这钱,以前家里条件不好,有什么事几人平摊就平摊了,可现在家里有钱了,拿出这几两银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孟大金家和孟三铜家就不行了,估计这点银子还是前段时间给他们的工钱。如今全拿出来,这个冬天可怎么过呀。

    孟大金催促着孟氏数银子。

    “大伯会做农活吗?”孟倩幽突然问道。

    孟大金警惕的看了她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想给大伯一个挣钱的机会,不过得需要会做农活。”孟倩幽说道。

    “我当然会干农活,只不过”孟大金大声说道。

    “只不过什么?”孟倩幽接着问。

    孟大金的声音小了下来,眼神闪烁的说道“只不过,只不过干不好罢了。”

    “干农活很累的,大伯吃的了苦吗?”孟倩幽又问。

    “苦肯定能吃的了,我以前也是吃过苦的。”孟大金赶紧说道。

    “那好,晚上我会去看看爷爷,顺便和大伯说一下要干的活,如果大伯感觉可以,明天就可以跟我们一起去。一天还是30个铜板。”孟倩幽说道。

    “好好好。我一定干的了。”孟大金应道。

    “大哥,数好了,正好是四两半。”孟氏恰好数完银子说道。

    “那我走了。晚上你们早点过去吧。”说完孟大金转身走出院门。

    “娘,大伯为什么干不好农活呀?”等孟大金走远,孟倩幽好奇的问道。

    “唉!”孟氏长叹一声“这事说来就话长了,你大伯原来不是这样的。只是近几年才变成了这样。”

    “是出了什么事吗?”

    “你爷爷是咱们这附近唯一一个秀才,可考了很多次也没考上举人,后来有了你大伯,就把希望全部寄托了他的身上。你大伯据说是很聪明的,人也上进,好多人都说你大伯将来一定会高中的。谁知道在县试的时候却被发现和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答的一模一样。考官认定是你大伯zuo,把他赶出考场,并说三次不能参加kaoshi,你大伯从此以后就变了个样。你爷爷没法,只好让他下地干活,可你大伯从小就没做过吃不了苦,慢慢的就变成了好吃懒做的样子,尤其你大伯母过门之后,更加的变本加厉了。”

    “哦。”孟倩幽了然的点头。

    “其实你大伯本质是不坏的,这些年从来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像你四叔,仗着有人撑腰,成天欺负人。”孟氏又道。

    孟倩幽又赞同的点头。

    “娘,我晚上去看爷爷,顺便把银子给大伯母送回去吧,不过不能让大伯知道。”孟倩幽说道。

    “我说你怎么让我把银子收下呢,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我一会把你三叔的也送回去吧。”听孟倩幽一说,孟氏才明白过来,高兴的说道。

    “行。顺便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晚上去爷爷家,我有事找他们。”

    “是不是让他们帮忙去挖田七?”孟氏问道。

    “嗯,”孟倩幽点头。

    “我一会就去。”孟氏高兴的说道。

    等孟倩幽吃完,孟氏洗涮干净,就去孟三铜家还钱了。

    孟倩幽没事,稍微坐了一会,就去木桩上锻炼起了身体。

    大概过了三刻钟,孟氏才回来,对已经坐在院子里休息的孟倩幽说孟三铜夫妇俩说什么也不要她送回去的银子。说老人生病他们没有及时过去已经很不孝顺了,如今连看病的银子都不拿以后会在村里抬不起头来。自己好说歹说他们也不收下。没办发自己就威胁他们说自己家有一个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们帮忙。如果他们不拿着这银子自己家就不会找他们帮忙之类的话,他们才收下。

    “娘变聪明了呢。”听完孟氏的话,孟倩幽笑道。

    “你这孩子,又取笑娘,娘这不是跟你学的吗?娘总不能把银子再拿回来吧。”孟氏也笑道。

    娘俩又逗笑了一会,孟氏去做午饭,孟倩幽想要帮忙,孟氏不让,孟倩幽只好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中午孟二银父子回来,看孟倩幽已经醒了,高兴的不行。

    “姐姐,你醒了。”孟杰扑进她的怀里高兴的说道。

    孟倩幽抚了抚他的头。

    “幽儿,昨天你和药堂的东家谈了些什么。累成那样?”孟二银纳闷的问道。

    “哦,我们商量了一下种田七的具体事宜,东家答应如果我能种成,无论多少他们都全部收购。”孟倩幽心虚的转移着话题。

    “真的?他们真的说全部收购。”孟二银果然被吸引了,高兴的问道。

    “嗯”孟倩幽点头。

    “那太好了,以后我们无论种多少都不用发愁了。”

    “你呀,幽儿还没有试种出来,你高兴个什么劲。”孟氏泼凉水道。

    “还没种出来的东西我闺女都能卖出去,我能不高兴吗?”孟二银反驳道。

    孟贤走到孟倩幽的身边,关切的问道“小妹,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了,大哥,你不用担心。”

    孟贤叹了一声,小声说道“大哥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们,可不管怎样,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的。”

    孟倩幽暗暗心惊,抬头看着孟贤。

    “你昨天从后院回来的时候,身体就已经撑不住了,我怕爹担心,才没敢告诉他。”孟贤解释道。

    沉默了一下,孟倩幽才道“谢谢大哥。”

    “我们是一家人,无论何时你需要的时候我们都在。”孟贤低下身子,对着孟倩幽郑重的说道。

    那股熟悉的情绪再次涌上孟倩幽的心头,重重的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