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牛大娘
    吃过午饭,孟氏父子几个又去了山上,尽管孟倩幽一再保证自己已经没事了,孟氏夫妇还是没有答应她也跟去山上。孟倩幽无法,只得留在家里继续研究如何让松子更快更好的开口。孟氏也留在家里帮忙。

    孟倩幽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实验着,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最简单最省事的方法。

    “成功了!”看着开口的松子,孟氏惊喜的说道。

    孟倩幽拿起一个开口的松子,用两个指甲盖轻轻往两边一掰,里面的松子就全部露了出来。放到嘴里嚼了一下,比现代的口感稍微差点。但在古代这种简陋的条件下,这已经是能达到的最好的味道了。

    孟倩幽又拿起一个打开,把松子送到孟氏的嘴边“娘,你尝尝。”

    孟氏张口吃下,不住的点头。“嗯,好吃,真香。没想到这小小的松子竟然这么香。”

    “让人给大舅捎个信吧,我们把这方法告诉他,让他把所有的松子全部炒开口。等我去镇上时就可以帮他们卖掉一些了。”孟倩幽说道。

    孟氏喜不自胜,张口应下“我这就去找人捎信。”说完就急匆匆的找人去了。

    孟倩幽把剩下的松子按刚才的方法全部做了出来。晾在院子里。正准备去木桩上再锻炼一下身体,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二银家的在家吗?”

    孟倩幽抬头一看不认识,回道“我娘出去了,您找她有事吗?”

    女人这才看到孟倩幽,高兴的说道“这是幽儿吧,我是村东头的牛大娘,一段时间不见,幽儿是越发的漂亮了。”

    “谢谢牛大娘,不知您找我娘有什么事?”孟倩幽问道。

    牛大娘顿了一下“没什么大事,我还是等你娘回来再说吧。”

    “牛大娘有什么事就给我说吧,我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孟倩幽又道。

    牛大娘想了一下“给你说也行,你娘回来你告诉他,我们家逸轩”

    “牛嫂子,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孟氏慌张的声音传来。

    牛大娘看到孟氏回来说道“二银家的,我有事找你,我们家逸轩”

    “牛嫂子,有什么事我们去屋里说,”孟氏打断她的话。又对孟倩幽说道“幽儿,我和你牛大娘有话要说,你去院里锻炼一下身体吧。”

    “好。”孟倩幽疑惑的应道。转身去了院里。

    孟氏和牛大娘去屋里小声的说了一会话,牛大娘就高高兴兴的走了。走时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

    孟倩幽也没有多加理会。村里的人家穷,借东西是常有的事。

    牛大娘走后,孟氏走到孟倩幽身边“幽儿,你牛大娘和你说了些什么?”

    “没说什么,就说找你有事,还没说什么事呢,您就回来了。”孟倩幽回道。

    孟氏暗暗松了一口气“你牛大娘说家里的大儿子病了,找娘借了点钱。”

    “这事娘做主就好。不用给我说。”

    “幽儿”孟氏欲言又止。

    “娘还有事吗?”

    “没、没有,娘去做饭了,你锻炼一会就行了,别累着了。”孟氏眼神闪烁的说道。

    孟倩幽更加疑惑了,见孟氏不说,也没有再问。

    晚上孟二银回来,孟氏拉着他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只听见孟二银说道“给了就给了,不就二两银子吗,当年要不是这孩子,咱幽儿早就没命了。”

    孟氏朝孟倩幽看了一眼,责备道“你小点声,别让孩子听见。”

    孟二银不再说话。

    孟倩幽不动声色的坐在一边。

    吃过晚饭,孟家几口人全部去了老宅。

    孟中举的精神已经好多了,见到几口人很高兴,非要坐起来。

    “爷爷,你的伤口大夫说每天都要换一次药,等到三次以后就好了,到那时你才能坐起来。如果你现在不听话非要坐起来,到时伤口恶化,你就真的只能在床上躺着了。”孟倩幽吓唬道。

    孟中举立马躺好,所有人佩服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把金创药和纱布拿出来,教给孟大金兄弟三人如何换药,如何缠纱布后就和其余几人走到屋外,让孟大金三人给孟中举换药。

    时间不长,屋内就传来一声“药换好了,你们进来吧。”

    几人走进屋内,孟倩幽见换下来的纱布上没有血迹说道“没有血渗透出来,说明爷爷的伤口愈合的非常好,明天再换一次药,后天就可以试着下床走动了。”

    听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激动起来,尤其是孟中举,已经在床上躺了两个月了,现在听说一天以后就可以下床走动了,顿时老泪纵横“真没想到我还有能走动的一天。”

    孟二银细心的拿毛巾替老人擦掉眼泪“爹,等您好了,就去我们家住段时间,让幽儿给您做菜吃,这孩子现在做的菜比镇上的大厨做的还要好吃。”

    孟中举连连点头“好好好,我一定去,我一定去。”

    众人又劝慰了一会,孟中举才平息了情绪。

    孟倩幽这才开口说道“大伯、大伯母、三叔、三婶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孟大金和孟三铜夫妇早已经知道了孟倩幽今天有事对他们说,只有孟大金家的没得到消息,闻言问道“幽儿,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孟倩幽看了几人一眼,严肃的说道“今天我要告诉你们的事情,无论是谁都不能忘外说,一旦有谁在外面说漏了嘴,我就请爷爷把他逐出家门。”

    四人吓了一跳,互相看了看。孟大金咽了下口水,试探的问道“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孟倩幽没有回答,继续说道“别问什么事情,先说你们能不能做到,如果你们能做到,我就告诉你们,如果不能做到,我就不说了,免得到时被爷爷逐出家门。”

    四人偷偷的看向孟二银夫妇,只见两renmian带微笑的看着他们,心里松了一口气,最起码不是什么坏事。

    “我们两人保证绝不往外说。”孟三铜夫妇首先说道。

    “大伯,大伯母。你们呢?”孟倩幽微笑的问道。

    孟大金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孟大金家的看了他一眼,动了动嘴唇,没发出声音。

    孟倩幽也不催促,静静的等着daan。

    好一会,孟大金才一跺脚,看了孟中举一眼,狠狠的说道“我们也保证不往外说。”

    众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点头“我相信大伯会说到做到。”

    孟大金没有说话。

    孟倩幽也不介意,对几人正色的说道“我在山上发现了一种珍贵的药材,德仁堂的东家说全部收购,我们必须把它们挖出来、收拾好。原本这件事我们家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可爹娘说咱们是一家人,要相互帮助,所以才请你们帮忙去挖,每人一天还是30个铜板。不过,这种药材非常稀少,一旦让别人知道了我们家有很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你们对任何人不能提起。”

    几人慢慢消化这个消息,孟中举却道“幽儿放心吧,只要这件事透漏出去,我把他们两个全都逐出家门。”

    “谢谢爷爷。”孟倩幽高兴的说道。

    孟大金撇了撇嘴,爹也太偏心了吧,自己才是亲生的。

    “既然说好了,咱们明天就开始挖吧,你们明天早点去我们家就可以了,爹会带你们去的。”孟倩幽又道。

    几人点头。

    众人又说了一会话,才纷纷回了家。

    “幽儿,你干嘛说的那么严重,把你大伯他们都吓着了。”回去的路上,孟氏奇怪的问道。

    “娘,山上的田七那么多,就算加上大伯他们,一时半会我们也挖不完,到时传扬出去,村里的人知道了都跑去挖,我们总不能说是我们先发现的不让人挖吧,那以后我们在村里哪还会有人搭理我们。所以我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以防万一。”孟倩幽笑着说道。

    孟氏也笑了“我说你怎么说的那么严重,连我也差点相信了,你这孩子,哪来的这么多心眼?”

    “娘,不知道了吧,这叫防患于未然。”孟倩幽得意的说道。

    “什么然?你这孩子,怎么现在说话娘越来越听不懂了呢?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孟氏笑道。

    “当然不是您亲生的,牛大娘那天不是说我是你在山上捡的吗?”孟倩幽笑着故意说道。

    孟氏脚步一顿“你牛大娘对你说的?”

    孟倩幽拉长了声音“当然不是。”说完往前跑了几步“我是在你们说话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那不就是说我吗?”

    孟氏被气乐了,抬脚追了上去“你竟然敢逗娘,看娘追上不打你。”

    孟杰也高兴的追在了后面。“姐姐快跑,娘要追上你了。”

    孟倩幽顿时叫道“爹,你也不管管娘,即使捡来的也不能说打就打呀。”

    “你娘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竟然说自己是捡来的,该打。”孟二银笑着说道。

    “哇!爹也向着娘说话,大哥、二哥救命呀!”孟倩幽更加大声的喊道。

    孟贤、孟齐笑而不语。

    孟杰大叫着跑过去“姐姐。我来救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