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被人发现
    第二天孟大金夫妇和孟三铜夫妇早早的来到孟二银家,在孟二银的带领下来到了挖田七的地方。看到头一天孟二银父子几个已经挖出来了一些,整齐的放在了一边。

    几人准备动手开始挖,孟倩幽却让他们等一下,指着上面已经成熟的种子对孟氏妯娌几个说道“娘,您和大伯母、三婶先把上面的种子摘下来吧。”

    孟氏意会,拿起背篓首先去摘种子,另外两人紧随其后,其余的人在后面挖她们摘过种子的田七。

    众人紧张的忙碌着,就连孟杰都和孟倩幽一起摘堆放在旁边的田七的种子。

    半上午过去,众人的速度慢了下来。

    孟倩幽把背篓里的水拿出来,一一倒在碗里冲众人说道“咱们喝点水,休息一会吧。”

    众人走到她的身边,一人端起一碗水喝了起来,只有孟大金一屁股坐在阴凉处不再动弹。

    孟倩幽端起一碗水递给了孟大金“大伯,喝点水吧。”

    孟大金看她一眼,接过水几大口就喝干。

    “大伯,想放弃吗?”孟倩幽盯着他问道。

    孟大金的眼神闪了闪。

    “大伯最好不要有这种念头,你既然说你不怕吃苦,就要坚持到全部挖完为止。否则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孟倩幽低声警告道。

    “我又没说不挖,我只是想歇息一会而已。”孟大金怒道。

    众人看向这边,孟大金家的更是想要上前来,孟氏拉住她的手,笑着摇摇头。

    “这样最好。大伯干不惯农活,可以干的慢一点,累了也可以稍微休息一下,没人约束你,但你不能偷懒,更不能耍滑。”孟倩幽继续道。

    孟大金瞥了她一眼,把碗递给她。

    孟倩幽也不介意,又给他倒了一碗水。

    “幽儿,要不我和你大伯换换吧,他这么多年没怎么干过农活,确实是挖不了。”孟大金家的说道。

    “大伯只所以这么懒散,其中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你们造成的,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就挖不了了?”孟倩幽反问。

    “你大伯原来一直在,哪里会干农活。”孟大金家的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

    “那不以后呢?”孟倩幽接着问。

    “不以后,你大伯的心情不好,哪里愿意干农活。”

    “所以呢,你就把家里家外的所有活都干完了,让大伯整天好吃懒做到现在?”

    “我、我、我”孟大金家的说不出话来。

    “大伯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都立不起来,你们家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比别人家好的日子?大堂哥、二堂哥又该怎么办?有一个不务正业的爹,对他们以后的前途有没有影响?”孟倩幽又道。

    提到两个孩子,孟大金家的低下头更加的说不出话来。

    孟大金愤愤的站起来,冲自己的媳妇吼道“谁说我挖不了的,你一个女人都能做的活,我怎么做不了?用得着你跟我换吗?”说完水也没喝赌气的过去挖田七。

    孟大金家的赶紧跟了上去,孟倩幽俏皮的冲着孟氏几人吐了吐舌头,几人笑着也跟了过去。

    直到中午,孟大金也没有停下休息。

    看到孟大金那赌气挖田七的样子,孟倩幽觉得好笑,没想到这个需要改造的大伯,竟然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中午了,孟二银招呼众人回家。

    众人收拾好东西,孟氏夫妇背着种子回了家。

    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张柱在门前徘徊。

    “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孟氏高兴的问道。

    “收到口信我就过来了,没想到你们没在家。”张柱答道。

    孟二银打开大门,几人走进去。孟二银才道“大哥快做。我们去山上挖了点东西。”

    张柱也没有多问。

    洗完手,孟倩幽才问道“大舅,松子全部扒完了吗?大概有多少斤?”

    “早就扒完晾干了,我估算了一下,有五、六百斤。”张柱回道。

    孟倩幽点头,和自己估计的差不多。“我已经找到了让松子开口的方法,一会吃过饭,我就教给大舅,您回去后尽快把所有的松子都弄开口收好。”

    张柱应道“行。大舅一定按你说的做。”

    孟氏很快把饭做好,几人吃过饭说了一会话,其余几人继续去山上挖田七,孟倩幽则留在家里教张柱如何炒松子。

    孟倩幽把每一个步骤都仔细的做了一遍,边做边告诉张柱需要注意的事项。

    张柱认真的听好,等孟倩幽全部做完以后,就试做了一次,结果炒出来的松子都是糊的。整个人急的不行。

    孟倩幽告诉他不要着急,前面的浸泡和晾晒都没有问题,只是炒的时候火大了一些,整个过程中保持小火就不会炒糊了。

    张柱又试做了几次,终于掌握了要领。炒出了一锅又香又脆的松子。

    孟倩幽吃了一个,满意的点头。“口感正好,大舅回去以后按照这个方法做就好了。”

    张柱长舒一口气“可算是做成了。我都后悔自己过来了,早知道是这样的活,就该让大你舅母来。”

    孟倩幽笑道“这活还必须大舅来做,如果是大舅母来炒,这五、六百斤松子能把她累坏了。”

    张柱点头“那到也是。”

    孟倩幽又嘱咐了一下一定把松子炒好,千万别操之过急,那样炒出来的松子口感就会差很多,也不会卖上高价钱了,甚至有可能这些天的努力都白费了。

    张柱让她别担心,说自己绝对把所有的松子炒的和现在的口感一模一样。才高兴的回了家。

    孟倩幽看了看天色,离做饭的时辰还早,决定去山上看看。锁上大门,朝山上走去。

    天气微微转凉了,山中的景色也萧条了很多,孟倩幽边走边仔细的到处看着,远处的一阵对话声却传了过来。

    “我中午的时候看到孟家几家人背着背篓去了山上,你说他们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一个男人说道。

    “不能吧,如果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孟二银家早独吞了,还能告诉别人?上次不就是他一家悄悄发了财吗?”另一个男人说道。

    “那可说不准,也许孟二银有钱了,想起来帮兄弟一把了,就拉着他们一块发财。”早先的男人又说道。

    “也有道理。你说,孟二银家这是走了什么运了,发财的事情一件一件的来。”另一个男人应合道。

    “上次据说是他们家那个丫头在山上发现了什么东西,卖给了聚贤楼,得到不少银两。”早先的男人又道。

    “这事我也听说了,村里人还说孟二银家的那个丫头自从在山上摔破了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上次打孟小铁的时候,好多人都说那丫头身上散发出了杀气,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管是真是假,这丫头现在邪性的很,说不定这次又是她在山上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孟家几家人才一块去山上,”早先的男人沉默了一下又道“要不,咱们明天悄悄的跟在后面去看一下。”

    “那合适吗?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都在一个村里住着,以后还怎么打交道”另一个男人说道。

    “被发现了就说我们去山上砍柴,这山又不是他们家的,总不能不让我们去吧。”早先的男人又道。

    “这”另一个男人犹豫。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我就找你,等他们一上山,咱们就跟在后面。”早先的男人强势道。

    “那好吧。”另一个男人应道。

    两个男人越走越远,谈话声渐渐听不到了。

    孟倩幽微微思量了一下,转身回到了家中。

    等道晚上一家人回来,孟倩幽告诉孟二银明天不要再去挖田七了。

    孟二银不解,孟倩幽就把今天听到的谈话告诉了她,当然隐瞒了关于自己的那几句话。

    孟二银听完沉默不语,孟氏却急的不行。

    孟倩幽劝慰她不要着急,说她已经想好了办法,明天去找德仁堂的东家,让他多找一些人来挖田七,。至于东家要怎么处理,那就不关她们家的事了。这样,既不会得罪村里人,也给了德仁堂这个人情。

    孟氏听完稍微放了心,又责怪自己粗心大意,上山被人看见都没发现。

    孟倩幽幽继续劝解了一番,说这么多人一起上山被人发现很正常,是自己没有考虑周全,只想着自己家不要把消息透漏出去,没想到村里每天上山的人很多,怎么不会被人看到。

    孟氏反过来安慰她说没事,反正这些也是白送给德仁堂的,即使被人发现了挖走,他们家也没有什么损失。

    孟倩幽心虚的点头。

    吃过晚饭,孟二银去给孟中举换了药,并告诉孟大金夫妇和孟三铜夫妇说明天不用上山了。并把孟倩幽听到的谈话对众人说了一边。

    几人一时沉默不语。

    孟大金却往床上一躺,高兴的说道“终于不再去干活了。”挖这一整天田七,差点都要累死了。要不是怕那死丫头用非常手段对付他,他早就扔下工具跑了,哪还能坚持一整天。

    孟中举拿起手边的一个枕头砸了过来“你这个逆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