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靠山
    孟氏夫妇一夜没有睡好,第二天早早的吃过早饭,孟二银就赶着牛车和孟贤、孟倩幽一起去镇上。

    孟二银心里着急,不停的挥着鞭子赶着牛车快跑。孟倩幽被颠的早上吃的饭都快吐了出来。

    “爹,您慢点,我都快被颠散架了。”孟倩幽受不了的喊道。

    孟二银回头见女儿难受的样子,急忙放慢了速度。关切的问道“幽儿,你还好吧,要不我把牛车停下来你稍微歇息一下咱们再走。”

    “不用了爹,你赶慢点就行了。”孟倩幽抑制住胃里的翻滚说道。

    “爹着急呀,你说那些田七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呀?”孟二银看女儿真的没事着急的说道。

    孟倩幽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没那么难受了才道“田七长得地方比较隐蔽。一般人是很难发现的。就算是被人发现了,顶多认为是谁家准备的过冬的柴禾。只要我们家人不再出现,任何人都不会想到那是名贵的药材的。”

    孟二银恍然大悟,懊恼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些呢。我和你娘昨天晚上担心的都没睡好觉。”

    “那爹上来歇会,我来赶牛车吧。”孟贤关切道。

    孟二银拒绝“不用了,我来赶就行了。”

    几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德仁堂的门口。

    孟倩幽让孟二银和孟贤在外面等,自己准备去见德仁堂的东家。

    “小妹!”孟贤叫住她。

    孟倩幽回头。

    “大哥想和你一起去。”孟贤郑重的说道。

    孟倩幽一愣。

    “大哥不会打搅你们谈事情,大哥只是想保护你。”孟贤加重了语气。

    一股暖流冲进孟倩幽的心田。“嗯!”重重的点头。

    兄妹俩人走进德仁堂,老大夫一眼就看到他们,从座位上站起来高兴的说道“姑娘来了。”

    “老大夫好。”孟倩幽甜甜的说道“我来找你们东家商量一下收田七的事情。”

    老大夫看了孟贤一眼。

    “老大夫放心。这是我大哥,他不放心我一个人来谈事情,过来保护我。”孟倩幽自豪道。

    老大夫暗暗吐槽,你都敢大声呵斥我们东家闭嘴,还需要人来保护?

    孟倩幽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我上次回去以后,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才醒,大哥这次不放心,才跟着过来的。”

    老大夫点头,“东家现在应该正在照料病人,姑娘稍等,我让伙计去去通报一下。”

    孟倩幽点头。

    老大夫找来一个伙计,低声吩咐了几句,伙计飞跑而去。

    孟倩幽和老大夫又说了一会话。伙计跑了回来对老大夫道“东家请姑娘进去。”

    老大夫不再犹豫,领着孟倩幽和孟贤朝后院走去。

    来到那间屋子前,老大夫禀道“东家,孟姑娘来了。”

    “进来吧,”年轻男子的声音传出。

    几人走进屋内,浓浓的药味扑面而来,孟倩幽皱了皱眉头。刚想走到床边看看男人如何了,却被孟贤一把拉住,示意她不要乱动。

    年轻的男子沙哑着嗓子说道“褚大哥刚刚喝过药,听说姑娘来了,非要当面谢谢姑娘。”

    孟倩幽安慰孟贤自己没事,才走到床边,看了看男人的伤口,伤口愈合的非常好,周围的黑色也已经全部褪去。

    男人虚弱的开口道“谢谢姑娘救了我一命。”

    孟倩幽摆手“不用谢我,是你自己命大,换成别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早就死掉了。”

    男人仍旧道“不管怎样,姑娘救了我是事实,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以后姑娘有用的着褚某的地方,尽管开口。”

    孟倩幽沉思了一下“我真有事需要你的帮助。”

    “姑娘请说”

    “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我就想找一座靠山,等到以后如果我有什么难事了,有人替我解决就行。”孟倩幽直白道。

    “这还不是什么大事,你知道他是谁吗?”年轻男子怪叫一声。

    孟倩幽白了他一眼,“我要不知道他是谁,我还不这么说呢?我想找你做靠山,你行吗?大叔!”

    “臭丫头,你又喊我大叔,褚大哥,你千万不能答应她,这丫头心眼太多了,靠上你这座大山在武国她都可以横着走了。”

    听到年轻人的话孟贤暗暗心惊,这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幽儿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文泗,闭嘴。”男人低声喝道。

    文泗不服气的瞪了孟倩幽一眼,悻悻的闭了嘴。

    孟倩幽等着男人的答复。

    男人沉思了一下。

    “你不用为难,不答应也不要紧,本来我也没想到你会答应。毕竟你的身份太高了,哪是我们这小小的农家人能高攀的。”孟倩幽讥讽的说道。

    “姑娘误会了,我只是在想一些别的事情。”男人低声说道。

    “你不就是怕我有了你这座靠山以后为所欲为吗?你放心,我绝对会用到正地方,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孟倩幽又道。

    “姑娘说的正地方是?”

    “你这座靠山我只是预防万一,哪天出了我们解决不了的事情才会用到你。至于平常,我们过自己的小日子,不会想到你。”孟倩幽道。

    “姑娘说的预防万一是?”男人又问。

    孟倩幽答道“比如我们家被人无辜陷害呀,被恶势力欺负呀等等这些。如果没发生不可预估的事情,也许我们一辈子也不会想道你的。”

    “好,我相信姑娘。”男人说完从旁边的衣兜里拿出一块玉佩递给了孟倩幽。

    “褚大哥,你疯了,这么重要的玉佩你竟然给了这个丫头?”文泗大叫着抢过了玉佩。

    “文泗,住手。”男人喝道。

    “我不住手,这丫头救了你的命。我们多给她点银两就是了,至于这块玉佩,说什么也不能给她。”文泗死抓着玉佩说道。

    男人气急,一用力就想做起来。

    “褚大哥,你别乱动,你再用力你的伤口会崩开的。”文泗着急的叫道。

    “把玉佩给这位姑娘!”男人威胁道。

    文泗犹豫,男人一用力,纱布上立刻布满了血迹。

    “我给,我给,”文泗赶忙把玉佩递给了孟倩幽,着急的说道“我给了,你快躺下。”

    男人躺回床上,文泗急忙想去查看伤口,男人挥开他的手对孟倩幽道“姑娘把这块玉佩收好。”

    孟倩幽把玉佩轻轻的放回男人身边,“这块玉佩我不能要。”

    男人不解的看着她。

    “这块玉佩想必对你非常的重要,我不能夺人所爱。”孟倩幽道。

    男人轻喘了一口气“重要的不是这块玉佩,重要的是这块玉佩所代表的意义。”

    孟倩幽疑惑的看向他。

    男人继续道“你拿着这块玉佩到全国任何一个银号都能提出大量的银子。”

    孟贤惊的睁大了眼睛。

    孟倩幽却笑着问道“还有呢?”

    “姑娘怎么知道还有?”男人问道。

    孟倩幽冲着文泗一指“如果只是能提银子他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

    “姑娘果然聪明。”男人赞叹一声。“不过,只有找到另一块才能起到它的作用。”

    “另一块?”孟倩幽挑眉。

    男人叹了一声“这玉佩本来是两块,另一块在几年以前丢失了,只剩下这一块了。”

    “那我拿它有什么用,我又不需要银子。”孟倩幽问道。

    “姑娘有所不知,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拿着这块玉佩到全国任何一个德仁堂说一声,消息很快就会传到我这里的。”男人说道。

    孟倩幽恍然大悟“我说他反应怎么这么大呢?原来你才是德仁堂真正的东家。”

    “胡说八道什么?我才是德仁堂的东家,褚大哥只是”文泗打住话头。

    “只是什么?”孟倩幽故意问道。

    “才不告诉你。”文泗傲娇的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孟倩幽拿过玉佩,招呼孟贤道“大哥,收好,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因为银子发愁了。”

    孟贤慌忙上前几步。颤抖着接过玉佩,小心翼翼的放进怀里。

    “臭丫头,你不是说不会轻易用它吗?你说话不算数。”文泗叫道。

    “玉佩现在在我手里,你管的着吗?”孟倩幽故意气他。

    “你”文泗果然气的说不出话来。

    男人好笑的摇摇头。

    “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文泗赌气的问道。

    孟倩幽这才想到来德仁堂的目的,收敛了神色,正色道“我是来告诉你们一声,你们德仁堂自己去挖田七吧。我们挖不了了。”

    “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你们来挖吗?”文泗问道。

    “我确实答应了我们来挖。可是昨天我们几家人去挖田七的时候被人发现了,说好今天偷偷跟着我们上山,我们全家人一夜没睡好,恐怕被别人挖走。所以我今天来告诉你们一声,赶紧多派点人去挖,万一被人真的找到了,非得被抢光了不可。”

    “不是离你们家很远吗?怎么会被人发现?”文泗疑惑的问道。

    “我当时是骗你的,田七就在我们家附近的山上。”孟倩幽回道。

    “褚大哥,我就说这丫头不可信吧。”文泗冲男人说道。

    “我骗你怎么了。如果我说在我家附近的山上发现的,你还不连夜派人全部挖走呀,这你不还哄骗我说田七的根和茎没用吗?”孟倩幽反驳道。

    文泗哑口无言。

    “好了,先商量一下怎么才能把田七挖回来吧。”男人说道。

    文泗问了大概有多少田七,需要多少人手,多少牛车。

    孟倩幽把自己估算的告诉了他。

    “我建议你们多派点人手,最好是一天就能挖完,否则第二天会连一片叶子都不剩的。”最后孟倩幽说道。

    文泗点头。

    孟倩幽这才告别三人,和孟贤一起走出屋外。

    题外话

    收藏怎么上不去呢?哭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