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故意
    “爹,您别着急,慢慢说。”看孟二银已经急的满头大汗,孟倩幽赶紧劝道。

    孟二银长舒一口气,还是有点着急的说道“刚才我正坐在雅间里等你们,一个德仁堂的伙计找到我说他们东家说了,他们德仁堂只能找到需要的牛车,至于挖田七的人还是让我们自己找,他们实在是找不出那么多的人。”

    孟倩幽思量了一下,即使德仁堂没有那么多伙计,也可以去找一些短工过来。秋收已过,出来打短工的人很多,别说几十个,几百个只要德仁堂放出消息也是可以找到的。文泗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报复她拿了那块玉佩,想让她去求他,他好名正言顺的把玉佩在要回去。

    “幼稚!”孟倩幽嘀咕了一句。

    孟二银没听清,问道“幽儿,你说什么?”

    “没什么,爹。”孟亲幽答道“我只是在想办法。”

    孟二银点头。

    孟倩幽在心里说道“文泗,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这次我不但让你要不会玉佩,我还会让你吃个哑巴亏。”

    孟贤见孟倩幽脸上露出算计的微笑,好奇的问道“小妹,你想到了什么,怎么感觉你的笑容怪怪的呢?”

    “没什么,大哥,我只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孟倩幽答道。

    孟贤虽然觉得孟倩幽说的言不由衷,但也没有再追问。

    孟二银却着急的问道“你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孟倩幽刚想回答,虎子这时端着饭菜进来,一边上菜一边说道“掌柜的说让你们慢点吃,等吃饱了告诉他一声,他和大厨过来和倩幽meimei商量菜谱的事情。”

    “好。”孟倩幽应道。

    虎子退了出去。

    父女三人也确实饿了,拿起筷子快速的吃了起来。尤其是孟二银,先是担心女儿会得罪县令家的大公子,后来又听德仁堂伙计说找不到那么多人,一直急的在屋里来回走动,也没有感觉到饿,现在女儿回来了,又想到了挖田七的好办法。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看到美味的饭菜,边便大口的吃了起来。

    直到盘子里见了底,几人才停下筷子。

    看着空空的盘子,孟倩幽觉得好笑,重生至今包括上辈子自己就没有一次吃过这么多的饭菜。

    孟二银和孟贤满足的坐在椅子上。

    三人稍微歇息了一下,才把伙计叫进来收拾桌子,并请他告诉虎子一声,说他们几个吃好了。

    又过了半盏茶的工夫,掌柜的和大厨拿着纸笔一块走了进来。

    孟倩幽也没有再跟他们寒暄,直接把菜谱说给了大厨。

    大厨一一记下。

    等大厨把三个菜谱全部记完,掌柜的拿出一张银票放在了桌子上“这是二百两的银票,一百八十两是卖菜谱的银子,剩下的二十两是感谢姑娘今天帮了我一个大忙。,希望姑娘不要嫌少。”

    孟倩幽也没客气,拿起银票交给了孟贤。

    一中午收到三张银票,孟贤心里激动的只想高呼,慌忙接过银票放入怀中。

    孟倩幽手一直伸在他的面前。

    孟贤不解。

    “大哥,你太财迷了,我们的饭钱还没有付呢。”孟倩幽调侃的说道。

    孟贤恍然大悟,赶紧从怀里掏出银票付饭钱,却发现没有小额的银票。

    “噗!”孟倩幽笑了,提醒孟贤道“大哥,早上出门是我不是让你放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在身上吗?”

    “对对对,”孟贤赶紧从随身带的荷包里拿出那五十两的银票交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把银票放到了掌柜的面前。

    掌柜的赶紧摆手“姑娘帮了我这么大忙,哪能还要姑娘的饭钱,这顿饭就算是我请姑娘的。”

    “那可不行,”孟倩幽正色道“我虽然帮了掌柜的,可我也拿了我应该得到的那一份。何况掌柜的的刚才多给了二十两,如果我们再不付饭钱,岂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了。”

    “姑娘千万不要这么想,这顿饭我是真心的想请你吃的。”掌柜的说道。

    “谢谢掌柜的好意,一码归一码。这是我坚持的底线,如果掌柜的还是执意不要饭钱,以后我们恐怕就不会在合作了。”孟倩幽坚持道。

    孟倩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掌柜的无奈,只得收下。

    孟二银心里惦记着挖田七的事情,见孟倩幽她们事情已谈完,就想着早点回家去。

    孟倩幽知道他的想法,也没有跟掌柜的和大厨再多聊。

    等掌柜的和大厨一走,三人就出了聚贤楼,让伙计把牛车牵过来,孟二银就急忙赶着牛车往回走。

    孟贤坐在牛车上,不住的摸摸胸口,看看怀里的玉佩和银票在不在。

    孟倩幽好笑的看着他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大哥,你在这么摸下去,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怀里有重要的东西了。”

    孟贤赶紧把手刚下来,不放心的往四周瞅了瞅。见没人注意到他,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回过头来,见孟倩幽笑望着他,不由得脸红了红。低声对她说道“那块玉佩太重要了,我总是怕它掉了。”

    说到底孟贤还只是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孩子,没遇见过什么大事,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如今一块那么重要的玉佩放在他的身上,心里恐慌也是正常的。

    孟倩幽知道他的这种恐慌,却没有想把玉佩拿过来的意思,她的发展之路才刚刚开始,以后类似的事情说不定还有很多,孟贤总是要独挡一面的,如果不早早锻炼出来,真要遇见重大的事情肯定会手忙脚乱吃大亏的。

    孟贤不知道她的想法,但还是努力克制自己不再去摸怀里的玉佩。

    “大哥,知道我今天为什么非要执意付饭钱吗?”孟倩幽转移话题问道。

    孟贤摇头,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如果我们今天不付饭钱,以后我们再跟人合作的时候就会有所顾忌。即使对方提出一些过分的条件,我们可能也会答应的。付过饭钱就不一样了,我们会挺直腰杆,坚持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让对方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捏。”

    孟贤似懂非懂的点头。

    题外话

    路的文今天开始在潇湘首页开始p,直到现在路也没弄清楚p应该怎么做。幸好有位亲刚才提醒我p时要多更,可怜路没有存稿,匆匆忙忙码了这些字。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请各位多多见谅。也请帮忙多多支持路的文,路一定会写出更好的文感谢各位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