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自食恶果
    孟家几口人全都围了过来。

    孟倩幽有气无力的说道“娘,我没事,”。

    孟氏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想帮女儿擦擦脸上的血,却又怕弄疼她不敢下手。

    “还愣着敢什么?还不赶快去请大夫?”孟中举冲着孟二银吼道。

    孟二银撒腿就往外跑。

    “不用了,爷爷,我没事,我只是被牛大娘不小心碰到了嘴和鼻子,缓一会就好。”孟倩幽虚弱的说道。

    “好孩子,别说话,大夫很快就来了。”孟中举柔声劝慰道。

    看到孟倩幽的惨状,老孟氏心疼的直掉眼泪,对着牛氏恶狠狠的说道“我孙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跟你拼命。”

    牛氏缩在一旁,吓得没敢吱声。

    大夫很快就来了,看了看孟倩幽的鼻子和嘴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有点头晕。”孟倩幽虚弱的说道。

    大夫站起身“没有什么大碍,吃几幅药补补,好好养几天就好了。”

    “谢谢大夫。”孟二银感激的说道。刚才可是把他吓坏了,女儿没事就好。

    一听孟倩幽无大碍,牛氏的眼珠转了转,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我就知道没什么事,你们可别想赖掉我的银子。”

    “爷爷,”孟倩幽叫道“让大夫也给牛大爷看看吧,看看到底伤的有多重。”

    孟中举点头,让大夫看一下牛狗子的伤。

    牛氏也没阻拦,他们是真挨了打,不怕大夫查看。

    大夫仔细瞧了瞧牛狗子身上的“谁出手这么重,没个十天半月的好不了。”

    “大家伙听听,我没说谎吧,我们家狗子真的被这小丫头打的不轻。”牛氏趁机对人们说到。

    老大夫摇头“小丫头可打不出这样重的伤,只有常年干活的人才能下手这么重。”

    “你说什么?”牛氏气急的问道“这明明是小丫头打出来的伤,怎么会是别人呢?你不会是得了他们家的什么好处,故意向着他们吧。”

    大夫气坏了“我行医这么多年,讲的是医德,病人的情况是什么样就说什么样,哪能胡乱瞎说。”

    牛氏哼了一声“谁知道呢。”

    “你”大夫气得说不出话来。

    “爷爷,你派人把村长叫来吧,让他帮我们主持一下公道。”孟倩幽建议道

    孟中举也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让孟大金去叫村长。

    孟氏和孟大金家的小心的把孟倩幽扶起来,想让她去屋里躺一会儿。孟倩幽摇头,执意站在院子里。孟氏无法,只得让孟齐去搬了一把椅子,让孟倩幽坐在里面。自己去打了水,想帮她把脸上的血迹擦一擦。

    孟倩幽摇了摇头,随意的用袖子在脸上抹了一下。

    村长和孟大金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孟倩幽的脸。吓了一大跳,急忙问道“幽丫头这是怎么了?”

    “没事,”孟倩幽的虚弱说道,“刚才被牛大娘不小心扑倒了地上。”

    村长放下心来。没什么大事就好,如果因为打架出了人命,他这村长也就当到头了。

    “村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呀,老孟家要把我们打死了呀。”牛氏一见村长就哭诉道。

    村长皱了皱眉头,这牛氏天天跟人闹腾,就没个消停的时候。这老孟家没事招惹她干什么。

    咳嗽了两声,村长威严的说道“有事说事,哭哭闹闹的像什么样子。”

    牛氏止住哭声,添油加醋的将事情从头说了一遍。

    听完牛氏的话,村长转头问道“幽丫头,是这么回事吗?”

    孟倩幽摇头,“牛大爷身上的伤不是我打的,这点大夫可以作证。”

    村长看向大夫。

    “我仔细看过了,牛狗子身上的伤确实不是小丫头能打出来的”大夫点头说道。

    “你胡说,狗子身上的伤就是她打出来的,你肯定是收了他们的好处,才帮着他们说话。”牛氏高声说道。

    “够了,牛氏,你再不知收敛,我就把你们赶出村去。”村长吓唬道。

    牛氏吓得闭了嘴。

    “村长爷爷,我们想让你主持一下公道,牛大爷和牛大娘非得说身上的伤是我打的,要我们赔偿五十两银子。可我们真的没有动手,她们就在我爷爷家里撒泼打浑,说如果不赔给他们银子,他们就让我们不得安静。”孟倩幽慢慢的说道。

    “牛氏,是这样吗?”村长问道。

    “不是这样,我们是真的挨了打。”牛氏急忙辩解道。

    孟倩幽又继续说道“不但是这样,牛大娘和牛大爷说他们替我爹娘白白养了那孩子好多年,要我们补偿,三番五次的去我们家要银子,已经要走十多两了。”

    “你胡说,我总共就拿走七两。”牛氏反驳道。

    众人哦了一声,牛氏这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赶紧闭了嘴。

    牛氏当年抱养孩子的事情村长也有参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明白要不是自己在中间说和,孟氏夫妇是不会把孩子让牛氏夫妇抱走的,如今听见孟倩幽这样说,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出来“牛氏,当时咱们可是说的死死的,那孩子你们抱过去之后,无论怎样,和二银家再也没有关系,如今你出尔反尔,让我这中间人脸往哪搁。”

    牛氏撇了撇嘴,不在意的说道“我当时不是没想到自己会有孩子吗,如果知道,我养那白眼狼干什么?”

    村长气坏了,正要在训斥牛氏几句。

    孟倩幽却开口说道“村长爷爷,都是一个村里的人,牛大娘冤枉我们的事情,我们就不计较了,牛大娘打我的事情我们也不计较了,我们只想要回牛大娘白拿走的那七两银子,还有让牛大娘保证以后不再去我们家要银子。”

    看孟倩幽软绵绵的坐在椅子里,满脸的血也来不及清理,就虚弱的帮着牛氏说话,心里不由的一阵唏嘘,这孩子太识大体了,点头应道“好孩子,就按你说的办。”

    “我不同意!”牛氏仿佛被烧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想让我把银子吐出来,门都没有。”

    村长气急“牛氏,你真想让我把你赶出村去?”

    牛氏愣了愣,随即梗着脖子道“我们又没做错事,你凭什么把我们赶出去?”

    村长气坏了“二银,你去把牛氏的族长叫过来,我今天就把这”

    “不要去叫族长,我们同意!”牛狗子急忙大叫。他们的房屋和地都在这里,真要被赶出去,他们就只能去要饭了。

    “你做的了主吗?”村长问道。

    “我做的了主,我们同意,不但把那七两银子换回去,以后也不再去要钱。”牛狗子说道。

    “凭什么还回去,我们白白养了那白眼狼九年”牛氏心疼的叫道。

    “闭嘴,要不然我休了你。”牛狗子大声呵斥道。

    牛氏不敢相信的张大了嘴巴,牛狗子竟然说休了她,就是她没生孩子的那几年,他也没说过这样的话。一时竟愣在那儿没有说话。

    村长让人写好保zhengshu,并让牛狗子摁了手印。牛氏还没回过神来。

    摁完手印,牛狗子拽着牛氏正想悄悄离去,孟倩幽却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您和牛大爷去拿一下银子吧,留着以后给大堂哥娶媳妇用。”

    题外话

    16号2次p,大量存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