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生石灰
    孟大金眨眨眼睛,听懂了孟倩幽话里的意思,高兴的说道“交给我了,我会把七两银子一分不少的拿回来。”

    牛氏泄了气,如果是孟二银她还能撒泼耍赖,孟大金去拿,这银子再不愿意他们也得拿出来,他可是比她还要无赖呢。如果不给,说不定他会做出什么事呢。

    孟大金跟着垂头丧气的牛氏夫妇去拿银子了。

    孟大金家的打来热水和孟氏一起轻轻的给孟倩幽擦脸上的血迹。孟贤、孟齐帮不上手,搂着已经吓坏了的孟杰,心疼的站在一边。

    孟中举严肃的对孟二银说道“你跟我进来,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孟二银老实的跟进屋里,将当初拿银子救女儿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说完以后,屋子里一片寂静,半响孟中举才长叹一声“我们欠那孩子一条命呀,你做的对,以后谁也不许再提退亲的事情。”

    老孟氏忍不住“如果不退亲,幽丫头以后进了门,还不得被她们蹉跎死。”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即使真有什么事,都在一个村里,我们还能坐视不管吗?”孟中举说道。

    老孟氏也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孟倩幽的脸已经被擦干净了,孟氏看到女儿满脸的伤痕,眼泪止不住又落了下来。

    孟倩幽赶紧安慰“娘,我没事,大夫不是说了吗,养几天就好了。”

    孟氏的眼泪控制不住,紧紧搂住女儿说不出话来。孟大金家的也红了眼眶,孟倩幽顿时后悔自己这戏做的过了。

    孟二银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孟氏搂着女儿在哭,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幽儿怎么了?”

    孟中举和老孟氏也赶紧走了出来。

    孟倩幽急忙说道“爹,我没事。”

    孟氏放开女儿,擦了擦眼泪,对几人说道“我不管以后幽儿进不进他们牛家的门,她要是再敢动我女儿一下,我就跟她拼命。”说完就想抱起孟倩幽回家去。

    孟二银急忙上前,把孟倩幽背在背上,一家人回了家。

    孟二银把孟倩幽轻轻的放在床上,摸着他的头,歉疚的说道“爹知道这件亲事你不愿意,可咱们如果退了这门亲事,就成了忘恩负义的人家了。即使别人不说什么,爹娘也会愧疚一辈子的。”

    孟倩幽懂事的说道。“我知道了,爹,我以后不会再提退亲的事了,您和娘也不必总是挂在心里,以后的事情什么样谁也说不准呢。”

    孟二银心疼的摸着女儿的头,没再说话。

    孟氏让孟倩幽躺在床上休息一下,自己去熬药。

    孟倩幽躺在床上,看了看屋里的罐子,放弃了用田七粉消肿的想法,慢慢睡了过去。

    孟氏熬好药,见女儿睡得正熟,便没有叫醒她,将药放在灶上温着,又去忙活着做饭,女儿流了那么多血,得做点好吃的补补。

    孟倩幽是被孟氏叫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孟氏没有让她下床,亲自喂她吃了晚饭,又小心的让她把药喝完,才坐在床边守着她再次入睡。

    再次睡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孟倩幽伸了伸懒腰,发觉鼻子和嘴疼的厉害,用手一摸,感觉肿了起来。满意的点头,自己昨天的伤没有白受,肯定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

    孟氏刚做好饭,进屋准备叫女儿起来吃饭,看到孟倩幽的鼻子和嘴肿的老高,眼泪止不住又掉了下来。

    孟倩幽赶紧安慰“娘,不碍事的,过两天就好了。”

    孟氏止住眼泪,想帮女儿穿衣服,孟倩幽不让,自己穿好衣服,走到门外。

    全家人都已经起床,看到她那个样子,孟二银想摸摸她的脸,又怕弄疼她,终究叹了一口气,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孟贤、孟齐心疼的看着她,孟杰想上前却又不敢上前的样子。

    孟倩幽知道自己这次吓坏了他们,歉疚的说道“爹、娘,你们不用担心,我一点也不疼,不信你们看看。”说完冲着几人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孟氏慌忙说道“快别做了,小心你的脸。”话音刚落,孟倩幽就哎哟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嘴。几人赶忙上前,孟氏更是急的忍不住“你这孩子,受了伤怎么还不老实”

    “我骗你们的!”孟倩幽放开手,哈哈大笑道“怎么样?被我吓到了吧?”

    孟氏又气又乐,举起手作势要打她“大早上起来就吓唬爹娘,该打。”

    孟倩幽尖叫一声,躲在了孟二银的身后“爹,救命呀,娘要发威了。”

    被孟倩幽这一闹,沉闷的气氛缓和了不少。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过早饭后。孟二银赶着牛车去弹棉花,孟氏留在家里继续收拾。孟倩幽准备领着孟贤、孟齐再去山上转转。

    刚走门口,就被孟氏拦了下来,说什么也不让她出去。

    孟倩幽无法,只得转身去了大院子里。孟氏以为她去锻炼身体,也没在意。

    走到院子里,孟倩幽拉着孟贤、孟齐一阵嘀咕,两人摇头。

    孟倩幽眼珠一转,又在两人耳边说了几句,两人惊喜的看着她。孟倩幽点头。

    孟贤、孟齐对看一眼,一咬牙,齐齐跑去搬了些青砖放在围墙下面,孟贤先爬上墙头,回身把孟倩幽拽了上去,孟齐紧跟着也爬了上去,找到一个土质松软的地方,三人跳了下去。

    孟贤头一次爬墙头,感觉很刺激,不禁咧嘴笑了起来。孟倩幽赶紧捂住他的嘴,带着两人悄悄的向山上走去。

    前几天已经把附近转遍了,这次几人换了一个方向,朝着大山深处走了走。

    孟贤、孟齐紧紧的守在孟倩幽的身边,警惕的看着四周。

    孟倩幽停住脚步,使劲用鼻子闻了闻,感觉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便顺着味道来到一块没有任何树木花草的地方。只见到处都是白色的块状物。

    拿起一块反复看了看,又放在鼻端问了闻了闻,孟倩幽惊喜的说道“找到了。”随即高兴的对两人解释“大哥、二哥,这是石灰石,经过加工可调配成一种涂料。”

    孟贤哥俩不知道她说的东西是什么,见她那么高兴,也跟着高兴起来。

    “我们回家,让爹找几个人,挖些石灰石回去。”孟倩幽对两人说道。

    两人点头。

    三人快步向家里走去。

    走进村里,有那闲暇无事蹲在外面晒太阳的人看见孟倩幽那张肿起来的脸议论纷纷,孟倩幽也不在意,兴冲冲的跑进家里,一进门就问道“娘,我爹回来了没有?”

    题外话

    终于回归正题了,这jipin写的,自己都郁闷了,看来路是真的不适合写jip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