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药丸
    孟贤、孟齐不敢说出偷学武功的事情,只好低着头挨训。

    “好了,他们俩疼成这样,已经记住了,下次绝对不会再这么贪玩了。”孟氏劝道。

    孟二银也知道自己的两个大儿子做事有分寸,可能是今天搬了新家,孩子们一时高兴才玩过了头。就不再训斥,让两人躺下好好休息,明天家里没事,可以多睡一会,不用那么早起床。

    孟倩幽洗漱了一下,回到屋里,正准备休息,东屋却传来孟杰那高兴的声音“娘,这炕好大呀,我打了好几个滚也没有到头。”

    “娘,这被子好暖和呀,我们冬天是不是就不会冻醒了。”

    “娘,我们的窗户好大呀,我都能看见外面的月亮了。”

    其中还有孟氏那也略显高兴的回答声。

    孟倩幽静静的感受着这美好的一切,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天不亮,孟倩幽就悄悄的起了床,走到院子里的木桩上,慢慢走动起来。自己穿过来的这段时间光顾着挣钱了,根本就没有时间锻炼身体,以至于身手差了好多。现在家里的条件已经基本稳定了。自己这具身体也该好好的锻炼了,要想达到前世的巅峰水平,没个一两年是不行的,这具身体太差了。

    孟倩幽运动开了以后,就在木桩上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反转腾挪,不一会脸上就出了一层薄汗。顾不上擦汗,孟倩幽继续各种动作,还好,虽然体质差了点,柔韧性还是不错,连续翻了几个跟头,感觉身体依旧很轻松。

    又做了几个高难度的动作,才感觉有点吃力,孟倩幽满意的点头,这具身体比自己前世的一点也不差,好好锻炼一下,说不定还会超越前世呢。

    等孟倩幽锻炼完以后,天已经大亮了,孟氏刚做好饭,看见女儿从大院子里进来,惊讶的问道“幽儿,你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我在院子里锻炼一下身体,大夫说了,多锻炼身体,就会少生病。”孟倩幽回道。

    “可天气马上就冷了,你一大早就起床锻炼,身体受的了吗?”孟氏关心的说道。

    孟倩幽凑到孟氏面前,让她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汗“娘,你看,没事的,一点都不冷,我还出汗了呢。”

    孟氏赶紧说道“快去屋里洗一下,千万别生病了。”

    孟倩幽转身回了屋,其余的人听见动静也都起了床。

    吃过早饭,孟二银赶着牛车,带着孟倩幽去老宅接了孟中举和孟大金一起来到镇上的德仁堂。

    停好牛车,孟大金和孟二银小心把孟中举扶下来,慢慢的走进德仁堂。

    德仁堂里已经排了好多人,几人找了一个座位让孟中举坐下,静静的等候。

    招呼病人的伙计却一眼认出孟倩幽,走过来问道“姑娘,你来了,要不要让我们大夫先给您看看。”

    孟倩幽摆手“不用,我爷爷没什么大事,我们还是按规矩等一会吧。”

    伙计看了看孟中举,走到老大夫身边耳语了几句。

    老大夫惊喜的抬头,看见孟倩幽几人,点头打过招呼,给正在问诊的病人开了方子,吩咐伙计去拿药,才快步走到几人身边。“姑娘,你来了,我们东家正准备去找你呢。”

    孟倩幽皱眉“我们已经钱货两清了,你们东家找我干什么?”

    “当然是找你算账了,”老大夫在心里说这样道。嘴上却没敢说出来,只是笑着回道“我也不知道。”

    看他那幸灾乐祸的样子,孟倩幽就知道文泗找她干什么,不过她也正好有事找他,就对孟二银说道“爹,我去看一下,一会就回来。”

    孟二银也猜到东家可能是因为女儿扣下的那一牛车田七而找女儿算账,有点不放心,非要跟着去。

    “待会这老先生做anmo的时候,会疼的不行,您最好还是守在身边。”老大夫说道。

    孟二银犹豫。

    “爹,您放心吧,我没事的,你照顾爷爷就行。”孟倩幽安慰道。

    孟二银只得让她自己去。

    这次没用伙计通禀,两人直接来到了后院的屋子里。一进门看到中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文泗好像正在翻阅账本。

    看到她,文泗立马放下手里的账本,快步走到他面前,气势逼人的问道“你还敢过来?”

    孟倩幽白了他一眼“我又没偷没抢,为什么不敢过来?”

    “你还好意思说你没偷没抢,我那一车田七是怎么回事?”文泗高声问道。

    孟倩幽掏了掏耳朵“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怕别人不知道你少了一车田七吗?”

    “你”文泗气得说不出话来。

    老大夫心里暗暗偷乐,每次东家见到小姑娘,都会气得不行,可偏偏还每次都招惹她。

    “我不管,你必须把那一车田七还给我,”文泗嚷道。

    “没有了,”孟倩幽毫不犹豫的说道。

    文泗更大声了“你弄那儿去了。”

    孟倩幽回呛了一句“我的东西,你管的着吗?”

    文泗顿时被噎住。

    孟倩幽走到中年男子面前“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多谢姑娘挂念。”男人说道。

    “不用客气,我只是怕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还要去找别的靠山。”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

    男人失笑,一段时间不见,小姑娘好像对人更随意了一些,不再是刚见面是那时刻警惕的样子了。

    “你竟然敢对褚大哥这样说话,你知不知道,在京城,没人敢”文泗走过来大声说道。

    没等他说完,孟倩幽就打断了他“人家都没有意见,你管这么多事干什么?”

    文泗又被噎住。

    男人笑出声来,这小姑娘就是文泗的克星,每次见面都被她压的死死的。

    孟倩幽从怀里掏出一些药丸和瓷瓶“你不是想知道那车田七去哪了吗?全在这了。”

    题外话

    收藏涨的不好,要不要二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