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告别
    文泗不敢相信的问道“就这些?”

    孟倩幽给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你说呢?”

    文泗气急“死丫头,你那是什么眼神?”

    “还能看懂我的眼神,看来不傻,怎么竟问些傻瓜都知道的问题呢。”孟倩幽故意挑衅的说道。

    老大夫“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随后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憋笑憋到内伤。

    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说成傻瓜,文泗顿时暴跳如雷了“你竟敢这样说我,我要不是看你是个小姑娘,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孟倩幽故意问道。

    “我就把你扔出去!”文泗大声说道。

    “不用扔,我自己走,”说完把药丸和瓷瓶又收进自己的怀里,转身往外走。

    文泗没想到她自己要走,呆了一呆,急忙说道“你要走可以,把药丸和瓷瓶留下。”

    孟倩幽回头“有本事你过来抢呀。”

    文泗气急,真的伸出手去抢。还没等碰到孟倩幽就被中年男人大声呵斥住“文泗,住手!”

    文泗悻悻的收回手,不甘心的瞪着她。

    孟倩幽暗暗嘀咕了一声男人多管闲事,要不然她就能和文泗过过招,试试自己的身手恢复了多少。

    “好了,小姑娘,你就不要再逗他了,好歹他也是德仁堂的东家,每次都被你气得暴跳如雷,传出去以后他还怎么管理德仁堂,要知道他一直在众renmian前努力保持高冷的样子。”男人劝道。

    文泗不干了“褚大哥,你怎么揭我的短,到底是她跟你亲近还是我跟你亲近。”

    男人没有搭理他。文泗气鼓鼓的坐在了椅子上。

    孟倩幽也回到男人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从怀里重新掏出药丸和瓷瓶“这些药丸是解毒用的,瓷瓶里是止血用的,关键时刻可能会救你一命。你小心放好,千万不能转送他人。”

    文泗“嗤”了一声,不屑的说道“故弄玄虚。”

    孟倩幽白了他一眼。嘱咐男人将药放好。

    老大夫却上前一步“姑娘,这药可否让我看看。”

    孟倩幽一摊手“我已经送出去了。”

    老大夫渴望的看着男人。

    男人见孟倩幽没有反对,把药丸和瓷瓶交给了老大夫。

    老大夫接过,细细的研究了一下,惊喜的大叫“东家,你快看看,姑娘这药丸比我们的好太多了,这一颗足可以救命呀!”

    文泗从椅子上“腾”的站起来,从老大夫手中拿过药丸放在鼻端闻了闻,又掰开一颗用嘴舔了舔,不相信的睁大眼睛。

    老大夫点头。

    文泗眼神晶亮的看着孟倩幽“这药丸是你研制出来的?”

    孟倩幽警惕的看着他“当然了。”

    “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制出来的呢?”文泗试探的问道。

    孟倩幽果断的摇头“不能。”

    文泗刚想发火,忽然想起自己有求于她,只得继续放低姿态,讨好的说道“姑娘怎样才能告诉我呢?”

    孟倩幽还是摇头。

    文泗咬牙,“姑娘手中还有多少这样的药丸,我们全要了,银子你随便开。”

    孟倩幽立时感兴趣的看着他。

    文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有门。

    孟倩幽招了招手,文泗赶紧走到她的面前低下身子。

    孟倩幽压低了声音“原本我是想留下两车田七配制药丸咱们一人一半的,老大夫说没法给你交差,只留了一车给我。我只配出这些,你想多要,我告诉你”说到这忽然提高了声音“没、有。”

    文泗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揉了揉耳朵,才反应过来孟倩幽刚才说了什么,瞪大眼睛,颤抖的问道“你刚才说”

    孟倩幽点头。

    文泗顿时悔的肠子都青了,顿足捶胸,只差撞墙了。

    中年男人好笑的看着这一切。

    孟倩幽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文泗突然冲到她面前。孟倩幽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文泗瞪着眼睛,鼓着嘴巴,一副要找她拼命的样子。

    孟倩幽暗暗提起了脚,只要文泗敢出手,她就踹过去。

    文泗却突然一咧嘴大声嚎道“姑娘,你一定要告诉我配方呀,否则我会茶不思饭不想的,你忍心看到我日渐憔悴的样子吗?”

    孟倩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连提起的脚也忘了收回。

    文泗继续哭诉“姑娘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把配方说给我吧。”

    “这是传统吗?”孟倩幽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文泗呆住,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上次老大夫去拉田七的时候,用的也是这一招,这是你们德仁堂的传统吗?”孟倩幽认真的问道。

    文泗被问住了,张口结舌,不知怎么回答,愣愣的呆在那。

    孟倩幽悄悄收回脚,一本正经的等着他回答。

    中年男人哈哈大笑“他这一招一向所向披靡,今天却在你这没了效果,姑娘真是他的克星呀。”

    “他经常用这招吗?”孟倩幽疑惑的问道。

    男人点头。

    “怪不得这么熟练。”孟倩幽自言自语道。

    老大夫再次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文泗白他一眼,埋怨道“都怪你,老于,你说你提前在她面前这么做了,我这还怎么有效果?”

    老大夫急忙认错“我做错了,东家见谅。”

    文泗见这招不管用,转身求向男人“褚大哥,小姑娘听你的,你快帮我说说。”

    男人摇头“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管。”

    文泗无奈,收敛了表情,重新做回椅子上,一副谈判的样子“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只要你肯把配方告诉我,多苛刻的条件我都答应你。”

    孟倩幽也不再开玩笑,正色的回道“即使我告诉你了也没用,我们已经没有药材了,这件事等我种出田七以后再说吧。”

    文泗想到那些田七已经被运去京城,自己的手里确实一根也没有了,即使知道了配方,也做不出来。无奈的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就留下一车了。”

    老大夫也跟着叹气,如果制出了那种药丸,东家肯定会被老东家高看一眼的,说不定马上就会让东家接管全武国的德仁堂,而不再是窝在这一个小小的镇上了。

    两人沉默的时候,中年男人却开口说道“小姑娘,我要走了。”

    题外话

    二更来喽,路说到做到,还有三更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