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商机
    孟倩幽望向他。

    男人再度开口“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不过你放心,我每年都会来一次的。”

    孟倩幽疑惑,“为什么?”

    男人叹口气,“当年我在这里丢失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努力的寻找,每年都会来到这里呆一个月。”

    孟倩幽没有在继续往下问,男人也沉默了下来。

    半响孟倩幽才说道“那些药丸和瓷瓶你一定要带好了,来时你能被人暗伤,回去的路上也不会很太平的。”

    男人点头“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

    男人继续说道“如果姑娘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让文泗给我传话,我会很快来到的。我不在的时候,也请姑娘对文泗照顾一二,他是为了我才来到这不起眼的小镇上的,也许会因此失去继承德仁堂的资格。”

    “原来他这么伟大呀!”孟倩幽惊叹道。

    文泗又被激怒了,从椅子上跳起来“死丫头,怎么说话呢?我看起来不像这么义气的人吗?”

    “不像!”孟倩幽摇头。

    “你”文泗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不再搭理他“我也该出去了,免得我爹担心,你回去的路上多加小心吧,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祝你一路顺风吧。”

    男人再次道谢。文泗气鼓鼓的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孟倩幽走出屋子,和老大夫一起来到大堂里。

    孟中举已经做完anmo,正浑身是汗的坐在那里。

    “爷爷,您感觉怎么样?”孟倩幽关心的问道。

    孟中举虚弱一笑“没事,歇一会就好。”

    “幽儿,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你没事吧?”孟二银也赶紧问道。

    “没事,爹,东家只是找我商量一下种植田七的事情,您不用担心。”孟倩幽撒谎道。

    孟二银见女儿确实没事,放下心来。

    几人又等了一会,孟中举神色好了许多,几人才交了诊费,除了德仁堂。

    天色将近中午,孟倩幽提议“爹,我们吃了饭再回去吧。”

    没等孟二银回答,孟中举却说道“不要在镇上吃了,一会在回去的路上随便买点,我们早点回家。”

    几人没敢反驳。

    孟倩幽让孟二银去卖调料的铺子,各式各样的调料买了一大包。

    在路过集市的时候,孟倩幽又说道“爹,我们给爷爷买点肉吧。”

    孟二银点头,赶着牛车来到卖肉的地方。

    卖肉的大汉一眼就看到了他们,高兴的打招呼“大哥,又来买肉呀,这次要多少?”

    “来十斤。”孟二银答道。

    “好嘞!”大汉拿起刀子,割了一块肥瘦都有的肉放在称上称了一下,“十斤一两,算你十斤。”

    孟二银付了钱。

    大汉把肉用油布包好,放到孟二银的手里“您拿好,下次再来。”

    周围几个卖肉的都羡慕的看着大汉,也不知道他怎么招揽到这么一个好顾客,隔三差五的来卖肉,每次都买好多。尤其前段时间,一买就是几十斤。看孟二银的穿戴也不像是有钱人,也不知道怎么会舍得经常买肉。

    孟二银接过肉放到牛车上,准备赶车牛车回家,却发现女儿站在肉摊前没动。“幽儿,我们走了。”

    “马上就来,”孟倩幽应道。却没有动地方,指着肉摊下面的猪下水问道“老板,你这猪下水怎么卖?”

    “猪头是十文钱一个,猪蹄是两文钱一个,至于其它的,姑娘想要,就送给你好了。”大汉爽快的说道。

    “真的?那谢谢老板了,您给我一套猪下水吧,我总共给您20文钱。”孟倩幽高兴的说道。

    “好嘞!”一听小姑娘还多给2个铜板,大汉高兴的拿了一套猪下水装好,帮忙放在了牛车上。

    孟倩幽让孟二银给了20个铜板,高兴的坐上牛车。

    孟中举心疼的说道“一会到家以后,把那些肉拿回家给孩子们炖些吃,至于这些猪下水就扔了吧,就是再穷的人家也没有吃猪下水的,苦了孩子们了。”

    孟倩幽知道他是误会了“爷爷,我回家后,把这些猪下水熏一熏,会好吃的不得了呢。”

    孟中举不解“这下水还能熏,黑乎乎的能吃吗?”

    孟倩幽知道一时半会也给他们解释不清,只得撒娇道“爷爷,您就放心吧,我做出来的一定好吃。”

    孟中举做先生习惯了,对孩子一向严厉,家里的几个孩子虽然对他都很恭敬,却都不和他亲近,如今孙女对他撒娇,心里暖的不得了,连声哄道“好好好,我孙女做出来的一定好吃。”

    孟大金撇了撇嘴,这丫头又用这一招哄老爷子。

    孟倩幽偷偷瞪了他一眼,孟大金急忙转过脸去。

    孟二银见老人和女儿都那么高兴,自己也跟着高兴起来。

    经过镇门口的时候,孟二银买了包子,几人慢慢吃着回了家。

    先把孟中举送回老宅安顿好了以后,孟二银和孟倩幽才回了家。

    一进门,看到孟氏和王婶正在唠嗑,孟倩幽打过招呼以后,就进了屋,准备歇息一下。王婶的话却传入耳朵里。

    “你不知道,那孩子太可怜了,这么冷的天,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裳,衣裳上还有好多破洞,都不知道给补一下。”

    孟氏没有说话。

    王婶继续说道“听说一天就让吃一顿饭,还是一碗稀粥,周围的邻居看到了,觉得不忍,偷偷给孩子点吃的,只要被牛氏知道了,就是一顿毒打,身上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就没有个好地方。这天杀的牛氏,这么对待一个九岁的孩子,早晚会遭报应的。”

    孟氏叹了一口气。

    王婶又说道“我还听说呀,牛氏经常逼着这孩子来你们家要银子,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想的,就是不来,有一次牛氏气急了,差点把这孩子打死,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天才缓过来。牛氏也吓坏了,怕出人命,才请了大夫过来。这孩子好了以后,牛氏说他花了好多银子,天天逼着他去山上捡柴禾,不拣够她说的量,连一碗稀粥也不给喝。”

    题外话

    嘿嘿,有点小虐,亲们别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