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昏迷不醒
    孟倩幽被抱的喘不上气来,只好说道“爹,我好好的,一点没有受伤,大哥怎么样了?”

    孟二银这才放开女儿,仔细打量了一下,见女儿除了头发有一点散乱之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受伤的迹象,顿时放下心来“大夫已经给包扎好了,说幸亏止血及时,没有造成什么大碍,不过还没有醒过来,大夫说得等一些时候。”

    “我去看看,”顾不上安慰孟二银,孟倩幽抬脚走近药堂里面治疗的大床边,却发现上面没人。

    “我大哥呢?”孟倩幽冲着一名伙计急声问道。

    “大夫说药堂里面太嘈杂,把病人抬到后院去了。”伙计急忙答道。

    孟倩幽扭头朝后院走去,正好看到老大夫从一间屋里走出来,赶忙问道“我大哥怎么样?”

    老大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正在纳闷呢,这好好的父子俩惹到谁了,被打成这样,如今见孟倩幽头发散乱,一看就是刚跟人打过一架,不由的问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姑娘怎么弄的这么狼狈?”

    孟倩幽简短意赅的回了一句“刚跟人打了一架。”又问道“我大哥怎么样了?”

    “幸亏止血及时,没什么大碍,一会就该醒过来了。”老大夫回道。

    孟倩幽走进屋里,文泗正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显然是刚才听到了他和老大夫的谈话,嘲笑的说道“不是一直很嚣张吗?怎么会吃了这么大亏。”

    看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孟倩幽就知道孟贤没事,不由松了一口气,没有理会他,直接来到孟贤的床边,只见孟贤头上缠满了纱布,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孟倩幽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伸出手搭在孟贤的脉搏上,好一会儿才长舒一口气,没有淤血就好。

    文泗“嗤”了一声,故意说道“我们开药堂的不是骗子,这点本事我们还是有的。”

    把孟贤的手轻轻的塞进被子里,孟倩幽严肃的对文泗说道“我今天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你最好离我远一些。”

    文泗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孟倩幽面前,有点恼怒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刚刚才救了你大哥一命吔,”

    孟倩幽定定的看着他“治病救人是你们大夫最基本的医德,即使今天不是我们,你们一样会尽力相救的,你就不要以一副救命恩人的嘴脸来我这里讨要人情了。”

    心思被拆穿,文泗的脸一红,悻悻的坐回椅子上“小丫头真不讨人喜,小小年纪长这么多心眼干什么?”

    孟倩幽沉默。

    过了一会,文泗又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大哥怎么伤成这样。”

    “我们在集市上摆摊卖东西,遇见几个来找碴的人,我和他们打了起来,大哥是为了保护我才被打伤的。”孟倩幽言简意赅的回道。

    文泗做正身体,认真的问道“需要我帮忙对付他们吗?我在这里有许多人脉的,对付几个捣乱的人不在话下。”

    孟倩幽摇头“不用,我已经挑断了带头人的一只脚筋。”

    文泗愕然,被挑断了脚筋,以后就是废人一个了,这小姑娘出手可真狠。

    看孟倩幽淡然的坐在那里,一点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文泗心里一阵寒颤,以后自己还是少惹她为妙。“那带头的人认识你吗?小心他以后找人报复你。”

    “我四叔。”孟倩幽回道。

    文泗更加惊愕了“你竟敢挑了你四叔的脚筋,你不怕你家里人找你算账吗?”

    “他应该庆幸我大哥没事,否则我会将他的四肢全部挑断。”孟倩幽毫不在意的说道。

    文泗彻底说不话来了。

    半晌,舔了舔嘴唇,小心的问道“要不要我传消息给褚大哥?”

    孟倩幽摇头“这点小事不用麻烦他,我自己就能解决。”

    “你怎么解决,把人脚筋挑断可是大事,弄不好会进大牢的。”文泗劝道。

    “不会,”孟倩幽说道。

    “什么不会?”文泗反问。

    孟倩幽不再理会他。

    文泗不明白她说的不会是什么,可看她那样子明显不想多说,便也住了嘴,心里却在琢磨找谁帮忙解决这件事情。

    一直等了一个多时辰孟贤也没醒。孟倩幽站起身走到前面药堂对孟二银说道“爹,你去集市上把牛车赶过来,我们带着大哥回家吧。”

    孟二银这才想起牛车还栓在集市上,急忙向集市上跑去。

    接近中午,集市上的人已经很少了,孟二银心急火燎的跑到自己栓牛车的地方一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不但牛车不见了,就连摆摊用的桌子和盆子也都不在了

    孟二银焦急的到处张望,试图找到自己的牛车,可集市上有点空荡荡的,一眼就能看到头,哪有牛车的影子。正着急间,一双大手从后面拍了下他的肩膀“老哥。”

    孟二银回头,看到了牛二那张带着笑意的脸。

    “老哥,是不是在找牛车?”牛二笑着问道。

    孟二银点头。

    “牛车在我那,我看到中午了你们还没回来,就把牛车牵到了我那,桌子和盆子我也一块给你们收了。”牛二接着说道。

    孟二银欣喜若狂,对着牛二一顿作揖道谢。

    牛二伸手扶住他,领着走到牛市上,孟二银一眼就看到自己的牛车好好的拴在那里。解开牛缰绳,又是一番道谢,牛二拍着他的肩膀“老哥,小心呀,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不定怎么想法报复你们呢。”

    孟二银也没有多想,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再三谢了又谢,才牵着牛车回到了德仁堂。

    孟倩幽一直等在德仁堂门口,看到孟二银回来,就招呼伙计把孟贤抬到牛车上,老大夫急忙阻止“小姑娘,你大哥还没有醒来,你们这样来回搬动,很危险的。”

    “我们必须要回家了,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会对他的伤势好一些,”孟倩幽说道。

    老大夫还是不同意“你们既然把他送来,就是我们德仁堂的病人,没有醒过来,是不能让你们离开的。”

    “老大夫!”孟倩幽沉声说道“如果我们今天不早点回家去,也许以后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题外话

    6月30日上架,到时会有大万更。6月30日上架,到时会有大万更。6月30日上架,到时会有大万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