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 抓进大牢
    孟中举看到孟倩幽小小的身体笔直的跪在那里,身上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凛然气势,不由的叹道:“我知道了,你们都起来吧,无论发生多么大的事情,爷爷都会一碗水端平的。小铁这回得到了教训,以后肯定不会再胡来的。”

    “谢谢爹。”“谢谢爷爷。”父女俩人起身说道。

    孟中举摆手,“快回家去吧,好好的照顾好贤儿,如果醒了,就来告诉我们一声,好让我们放心。”

    孟倩幽还是坐到牛车上,把孟贤的头放在自己的怀里,孟二银这才赶着牛车回家。

    等牛车走远了,孟中举才严厉的对老孟氏说道“这件事你不要再埋怨银儿了,小铁那是自作自受。如果再不知道悔改,下场恐怕比幽儿说的还要严重。”

    老孟氏又失声痛哭,孟大金家的赶忙扶着她走进屋里。

    孟中举也摇着头走进屋里,不住的说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呀。”

    孟大金却望着远去的牛车,陷入了沉思。

    孟氏正在家门口张望,看到他们回来,赶紧迎了过来:“怎么这个时辰才回来,我们都已经把明天的下水都熏出来了”

    孟倩幽抬头,打断了她:“娘,”

    孟氏看向她。

    “大哥受伤了。”

    孟氏慌张的跑到牛车旁,看到头上缠满纱布,躺在牛车上一动不动的儿子,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先把贤儿抬进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一会再说。”孟二银停好牛车说道。

    孟氏擦了把眼泪,几人小心翼翼的把孟贤抬进屋里。孟齐和孟杰正在院子里玩闹,看到几人抬着头上缠满纱布的孟贤进来,吓得立在院中一动也不敢动。

    把孟贤放在炕上,用被子盖好,孟二银才对拉着孟贤的手一直掉眼泪的孟氏说了事情的经过。当听到孟贤是因为替孟倩幽挡下了一棍子才被打成这样的,孟氏一阵欣慰,儿子是为了保护女儿,这伤受的值。当听到孟倩幽挑断孟小铁的一只脚筋的时候,孟氏一下子站了起来,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娘,不用担心。”孟倩幽劝道:“我们已经去过爷爷家了,爷爷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并没有怪罪我们。”

    “可是,可是”可是了半天,孟氏也没说出来什么。

    孟倩幽正准备再宽慰几句,大门却被人一脚踹开,几名衙役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大声喊道“谁是孟二银?赶快出来!有人状告你光天化日之下砍伤他人,挑断他人的脚筋,赶快跟我们走一趟。”

    几人大惊,没想到会有衙役shangmen拿人。孟二银赶紧走到门外:“我是孟二银。”

    一名衙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纳闷的说道:“不就是一名普通的乡下人吗?没看到有什么过人之处呀,怎么就敢打吴大财主家的人呢?”

    孟二银刚想说几句,衙役却一挥手,后面的衙役直接给他套上枷锁。

    “慢着!”孟倩幽高声说道。

    几名衙役看向他。

    “打伤人,挑断别人脚筋的人是我,你们放开我爹,把我拿走吧。”

    几名衙役对看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小姑娘,你才多大,就敢打伤人?还说挑断了别人的脚筋,就你这小身体,还没走近人跟前,恐怕就会被人踹飞了吧。”

    “就是。”“就是。”其余几人笑着附和。

    “真的是我!”孟倩幽大声说道。

    一名衙役不耐烦的一挥手:“去去去,我们忙着呢,没空听你个小姑娘讲笑话。”

    孟倩幽还想再往前一步,孟氏死死的抓住了她。

    几名衙役推搡着孟二银,向门外走去。

    孟大金却即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大声喊道“慢着!”

    一名衙役抽出腰间的大刀晃了几晃:“哟嗬,今天找事的还真多,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拿了。”

    孟大金陪着笑脸,走近这名衙役,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悄悄的塞进他的手里:“我二弟是个老实人,这件事情可能弄错了,麻烦您照看点。千万别对他用刑。”

    衙役掂了掂手里的荷包,感觉分量不情,这才把刀收进刀鞘,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在事情没有弄清以前,我们是不会对他用刑的。不过,你这弟弟得罪的可是吴大财主,那可是个连镇长见了都要礼让三分的主,你们想要痛痛快快的了了此事,恐怕很难。不如趁着这段时间,找个能说上话的人说和一下,也许你这弟弟还能还受些罪。”

    孟大金连连道谢。

    衙役把荷包放进怀里:“我们还得赶着回去交差,就不和你多说了,总之赶快去找人,越快越好,晚了说不定事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孟大金又是一番道谢。

    几名衙役这才压着孟二银吆喝着朝门外走去。

    早在衙役们刚进村打听孟二银家住哪的时候,村里就已经传开了,这一会儿的工夫就围过来不少人,见到孟二银真被带走了,议论纷纷。有的猜测孟二银可能是买卖做的太火了,得罪了镇上的大人物,被人陷害。有的则说说不定是孟二银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才会被衙役带走。岁数大点的则说多少年了,都没有人见过衙役shangmen拿人的,如今孟二银被拿走,还不知会怎样呢。

    不管人们怎么议论,孟倩幽都没有理会,只是对孟大金真诚的说道:“谢谢大伯。”

    孟大金立时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咳嗽了一声,慢慢的说道:“这件事还是及早找人的好,明天我早点去镇上,找当年的同窗帮帮忙,看看能不能把二弟早点救出来。”

    “多谢大伯。”孟倩幽说道:“找人的事就不用麻烦您了,您刚才送出的银子等到事情过了以后我们也会还你的。”

    孟大金摆手:“不用了,这是我从牛氏家拿回来的那七两银子,原本就该是你们的。”

    孟倩幽坚持道:“那七两银子当初要回来的时候就说给你们了,就是你们的,我们一定会还的。”

    孟大金不在意的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当前最重要的是要把你爹早早的救出来,免得受些皮肉之苦。”

    孟倩幽点头:“我知道了。”

    孟大金还要再说些什么,孟杰带着哭音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大哥,你醒了,爹被衙役抓走了。”

    题外话

    推荐友文:蛮妻鲜嫩:冷少吻上瘾淑不渝

    霸道的男人托着她的腰,笑得邪魅不羁:“小肥猪乖,打针而已,不疼的。”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啊!”洁白的大床上传来杀猪般的惨叫声。

    五年前,陶妖妖的三大恨:

    一、被初恋男友养成了小球残忍

    二、因为一袋旺仔小馒头,被初恋男友骗上床,狠狠的蹂躏变态

    三、冷司墨祸害她就算了,情到深处是还一直叫她“小肥猪”,老娘分分钟减肥,带上三只萌萌哒小崽子,亮瞎你的钛合金狗眼。

    于是,五年后

    友文火热p中,有huodong,欢迎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