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过堂
    孟氏和孟倩幽欣喜的跑进屋里,孟大金走到大门口撵走看热闹的人们,关上大门后,也来到了屋里。只见孟贤躺在床上,正虚弱的询问着孟二银的事情。

    孟氏看见儿子醒过来的欣喜心情也随着孟贤的这一问消失不见,代替的是紧缩的眉头和惊慌不安的神情。

    “贤儿,你爹他”孟氏不知道该怎么对还很虚弱的儿子说孟二银的事情。

    孟倩幽却说道:“大哥,你好好养伤,爹没事,我明天就去镇上看看。”

    “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爹怎么会被衙役抓走?”孟贤还是执着的问道。

    孟倩幽转头对孟氏说道:“娘,大哥一天没吃东西了,您带着小弟去做点稀粥吧。”

    孟氏急忙起身,领着孟杰去了厨房。

    孟倩幽又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您赶快回家告诉爷爷奶奶一声,就说大哥已经醒了,让他们不用担心,至于我爹,明天我会想办法把他救出来的。”

    孟大金知道他们兄妹俩有话要说,也点头离开。

    直到屋里只剩下他们兄妹三人的时候,孟倩幽才把他昏迷以后的事情原原本本,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孟贤听完以后,懊恼的直捶被子:“都怪我没用,如果我不昏过去,你就不用挑断四叔的脚筋,爹也不会被抓进大牢了。”

    孟倩幽阻止他:“必须给四叔一个狠狠的教训,他才能彻底的不敢招惹我们,如果我今天不挑断他的脚筋,我们以后是不会有太平日子过的。”

    孟贤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叔叔,如果传扬出去,以后无论他们走到哪,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更何况,爹还因为这件事情被抓走了。

    “小妹做的对!”孟齐握着拳头,气愤的说道。

    孟贤不赞同的叫道:“二弟!”

    孟齐继续说道:“我决定了,以后加倍的和小妹学武功,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无论是谁,都和小妹一样狠狠的教训他们。”

    孟贤有点着急,想劝孟齐打消这种想法,打架时是痛快了,可打架的后果可能是他们承担不起的,就像现在,爹被抓走了,他们却束手无策。

    孟倩幽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认真的对他说道:“大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如果一味的做好人,不见的能得到好的结果。我们不会主动的欺负别人,但别人欺负我们时,我们也不能只能挨打,必须全力反击给对方致命一击,把对方打狠了,打怕了,那才能彻底的解决后患。”

    孟贤感觉那里不对,却又反驳不出来。

    孟氏端着一碗粥走进来,孟贤趁热吃完,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入夜,孟倩幽躺在床上想着如何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东屋却传来孟氏痛苦而又压抑的哭声。

    孟倩幽起身,想过去看看,却又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脚步。孟二银被抓走了,孟氏成为了家里的支柱,她一定不会想让孩子们知道她彷徨无助的一面。

    孟倩幽退回脚步,躺在炕上,默默的听着孟氏的哭声,心中暗暗发誓:“这一定是最后一次让家人陷入这种恐慌的境地。”

    孟氏一直哭了大半夜,才渐渐没了声息,估计是哭累了,睡着了。

    孟倩幽却直道天快亮了才睡着。感觉没睡多久,就被一阵猛烈的砸门声惊醒。连忙起身,却透过窗户看到孟大金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对开门的孟氏说道:“刚才有人送来消息,说是今天镇衙要提审二弟,让我们赶快过去一趟。”

    孟氏惊慌的不知怎么样才好。

    孟倩幽穿好衣服,走出屋外,对孟氏说道:“娘,你在家照顾大哥,我和大伯一块去镇衙就行。”

    孟氏想到只醒过来一次的大儿子,无奈的点点头。

    孟倩幽回屋装了一些药丸和瓷瓶在身上,又抓起柜子里的两千两银票塞在怀里,快步走出屋子,做到孟大金已经套好的牛车上:“大伯,我们走!”

    孟大金甩开鞭子,赶着牛车一路小跑的来到镇衙。

    镇衙门口已经围了好多人,正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两人挤到前面,发现孟二银被摁到地上,衙役正准备对他用刑。

    孟倩幽赶紧高喊一声:“慢着!”随后走进镇衙。

    镇长和衙役纷纷愣住,看着这个小姑娘不慌不忙的走进镇衙。周围的大汉却纷纷后退,唯恐她认出自己来。

    孟倩幽走进堂前站定:“不知道大人为什么要对我爹用刑?”

    镇长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姑娘是孟二银的女儿,:“看来家里真的是没人了,竟然派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来陪着过堂。”

    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镇长厉声说道:“孟二银已经承认光天化日之下,无故打伤他人,挑断他人脚筋的罪行,一句武国例律,判劳役五年,罚银一百两。”

    孟倩幽恭敬的说道:“大人,不知被伤到的人可有到镇衙,我想亲口问他一下,我爹是如何打伤他,并挑断他的脚筋的。”

    “这”看了坐在旁边椅子上的一个男人一眼,镇长高声说道:“那两位伤者正在药堂里医治,不能过来问话。”

    “那可有证人?”孟倩幽又问。

    “有!”镇长指着自从孟倩幽进来就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几个大汉说道:“他们几个都亲眼看见了。”

    孟倩幽转向几人:“不知可否将当日的情形说上一遍?”

    几个大汉你推我,我推你,都不敢站出来说话。

    旁边的男人厉声喝道:“推脱什么,照实说就是了,你们几个难道还怕了一个小丫头?”

    一个大汉走出来哆哆嗦嗦的将当日的情形说了一遍,边说边防备的看着孟倩幽,唯恐她随时扑过来打伤自己。

    听完大汉的话,孟倩幽知道为什么衙役会把孟二银带走了,原来他们把打人的人直接说成了孟二银。

    孟倩幽冲这几人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好像记错了什么。”

    大汉们看到她又露出了那恐怖的笑容,顿时全部惊出一身冷汗,失声尖叫:“是大哥让我们这样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