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用刑
    旁边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冲几人厉声喝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几个大汉“噗通”跪在地上,吓得浑身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男人生气的大声呵斥:“一群废物!”转头正欲对镇长说些什么,被摁在地上的孟二银却高声说道:“打伤人的人就是我,挑断孟小铁脚筋的人也是我,我们是亲兄弟,平时就不和,我才借着这次机会挑断他的脚筋,让他以后无法对付我。跟我们家任何人都没有关系。要打就打我一个。”

    “爹!”孟倩幽不赞同的叫道。

    孟二银却急着说道:“幽儿,这没你什么事,赶快回家去,爹身体壮实,挨顿板子没事的。”

    镇长对衙役一挥手:“犯人已经认了,用刑吧。”

    “慢着!”男人阻止“既然这件事另有隐情,我们总要给人说清的机会,免得被人说我们仗势欺人。”

    “没有隐情,没有隐情,”孟二银连声说道:“孩子还请吴大财主不要和她计较,是我做的,全部是我做的。”

    男人安稳的坐在椅子上,威严的说道:“小姑娘听明白了吗?你爹已经全部招认了。”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我想和伤者对证。”

    “不必。”男人摆手:“他们已经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我了,我替他们做主就行。”

    孟倩幽试探性的问了一下:“您是?”

    没等男人开口。镇长抢着回道:“这是咱们镇上的吴大财主,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男人傲然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孟倩幽和所有的人一样,对他点头哈腰,卖力讨好。

    孟倩幽却只轻轻“哦”了一声。

    男人感觉受到侮辱,还没人敢在知道他的身份后,如此轻描淡写的不当一回事。正欲发火。孟倩幽却开口说道:“既然吴大财主这么家大业大,一定养了不少人看家护院,我想知道你对他们平时的所作所为了解吗?你知道他们仗着你的势在外面胡作非为,无恶不作吗?”

    男人气得一拍椅背:“一派胡言,我平时对他们约束的极严,他们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情。”

    “您就这么确定他们没有背着你做什么坏事?”孟倩幽又问。

    男人眼光一闪:“即使有那样的事情,也是那些刁民活该。”

    孟倩幽嗤笑:“原来他们敢这么做,都是你指使的。”

    男人被说中,恼羞成怒,对镇长大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让人把这扰乱公堂秩序的小丫头赶出去。”

    镇长急忙挥手,一名衙役过来想推孟倩幽出去。

    孟倩幽闪身躲过:“我还有话要说。”

    众目睽睽之下,镇长也不好做的太过分,挥退衙役:“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们负责伤者的全部医治费,不知道能不能从轻处罚?”孟倩幽问道。

    镇长来了兴趣,和男人对看一眼,假装思考了一下:“这个吗?可以考虑一下,不知道你们能拿出多少来呢?”

    “大概需要多少?”孟倩幽反问。

    镇长看向男人。

    男人没有思考,就好像早就想好了一样的直接说道:“医治费每人五十两银子。不过一个被砍下几根手指,一个被挑断脚筋,对他们以后的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就一人赔偿两千两吧。还有为了给他们讨回个公道,我放弃了几个生意来陪你们过堂,这损失你们也得陪,就给一千两。总共是五千两一百两,给你们去个零头,就拿五千两吧。”

    大堂外看热闹的人们全部倒抽一口气,五千两,这哪里是赔偿,这分明是讹诈。

    孟大金也被这数目吓呆了。

    孟二银更是急得直喊:“我们不认罚,我们认打。”家里有多少银子他一清二楚,即使全部拿出来也不够,还会连累的家里人从此以后再次陷入困顿的生活,还不如他挨顿板子,服几年劳役,留着银子让让家里人过好好日子。

    孟倩幽也没料到他会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五千两,愣了一愣。

    男人见她发愣的样子,轻蔑的问道:“怎么?拿不出来?”

    抿了抿嘴唇,孟倩幽说道:“确实一下子拿不出五千两来,能否宽限我们一下,明天我们就把银子送来。”

    “胡闹,你当公堂是你家开的,说怎样就能怎样。认罚是你说的,既然拿不出银子来,就不要在阻碍我们秉公执法了。”镇长一听拿不出银两,当下也不再客气,口气严厉的对孟倩幽说道。

    孟倩幽从怀里掏出银票:“今天我们得到信后出来的急,只带了两千两出来,我们先交上,明天一定把剩余的三千两补上。”

    镇长没想到这小姑娘真能拿出银票,让衙役呈上来细看了一下,是全国通存通兑的银票没错,遂看了男人一眼,暗暗点头。

    男人收到暗示,略一沉吟:“既然这样,大人就开一面,宽限他们到明日吧。不过,毕竟犯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恶意伤人,虽然可以免于处罚,但实在是恶劣,就打十大板,以儆效尤吧。”

    这回镇长没有犹豫,直接对衙役说道:“用刑。”

    几个衙役挥着混子打了下来,没几下孟二银的屁股就肿了起来。

    孟二银疼的满脸是汗,紧紧的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孟倩幽死死的握着手,一再告诫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周围的人纷纷摇头,这孟二银也够倒霉的,得罪谁不好,非得得罪吴大财主,这下好了,吴大财主亲自盯着,那帮衙役为了巴结吴大财主,还不往死里使劲打,这十大板下来,好的话恐怕也得修养一个月。

    十大板打完,孟二银已经疼的晕了过去。

    镇长一挥手,衙役架着晕过去的孟二银拖去大牢。

    “小姑娘,明天你最好是把银子早点送来,否则可不只是打板子这么简单了。”镇长对孟倩幽说道。

    孟倩幽点点头。

    镇长拿起银票,大手一挥:“退堂。”

    周围看热闹的人全部散去,孟倩幽也大步走出镇衙朝德仁堂走去。

    孟大金牵着牛车默默的在后面跟着。

    没走多远,正好看到文泗急急忙忙的跑来,看到孟倩幽急忙问道:“我刚得到消息,听说今天过堂,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