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配药
    孟倩幽没有理会,面无表情的继续大步的朝前走着。

    文泗心里着急,又不敢再追问孟倩幽,便一把抓住孟大金,问他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孟大金小声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闻言拿五千两就可以把孟二银救出来,文泗松了一口气,小丫头手里有褚大哥给的玉佩,别说是五千两,就是五万两也不再话下。

    遂走到孟倩幽身旁安慰道:“人能就出来就好,不就五千两银子吗?一会我就让账房给你支出来。”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文泗吓了一跳,这小丫头的眼里毫无情绪,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可文泗偏偏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心里知道,小丫头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有人要倒大霉了。

    文泗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离孟倩幽远了些,爱谁倒霉谁倒霉,只要不是自己就好。反正有褚大哥撑腰,无论小丫头做出多么让人惊骇的事情,到最后一定会有惊无险的。

    几人很快来到德仁堂,老大夫也知道了今天孟二银过堂的消息,正准备问一下。孟倩幽却直接走到他面前,拿过他面前的纸和笔,在上面写下一连串的药名,对老大夫说道:“让伙计把单子上的药全部抓来。”

    又转头对文泗说道:“给我支一百两银子,不要银票。”

    文泗吩咐了一声,账房一会儿就送了一百两现银过来。

    孟倩幽拿过来,全放到孟大金的手里:“大伯,你拿着这些银子去大牢里打点一下,我爹刚受了刑,千万不能再被折磨了,如果银子不够用,就再回来拿,千万不要舍不得。另外。”孟倩幽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这是止血化瘀的药,你要想法亲自给我爹敷上。”

    孟大金顾不上吃惊,放开牛车,拿着银票和药瓶匆匆忙忙又赶去镇衙。

    孟倩幽让一个伙计帮忙把牛车牵到后院,又对文泗说道:“给我准备一间安静的屋子,我需要配制一些药。”

    文泗点头,吩咐伙计领着孟倩幽去了后院的一间屋子。

    孟倩幽走后,老大夫拿着孟倩幽写的单子走到文泗面前:“东家,你看看,这小姑娘开的这些药是想配制什么?”

    文泗拿过看了一下,也没弄明白。随一挥手:“按她上面写的让伙计全部抓好送过去,不管她想配什么,都不要管,我看着丫头已经到了发怒的边缘,我们还是躲的越远越好,免得殃及到我们。”

    老大夫点头,吩咐伙计按单子上写的抓好药送到后院的屋子里,并一再嘱咐送完就赶紧出来,千万不要停留。

    伙计点头,快速的抓好药送了过去,一刻也没敢停留。

    药送过去以后,文泗和老大夫一直留意屋里的动静,好半天,屋里才传来捣药的声音。两人对望一眼,都很好奇这小姑娘那那些药会配出怎样的东西。

    孟倩幽呆在屋里一直没有出来,就连中午饭也是伙计给送过去的。文泗忍不住问伙计看到了什么。伙计摇头,说小姑娘根本就没让他进屋。这下文泗更好奇了,眼巴巴的盼着孟倩幽快点出来,好看看这么半天她到底配制出了什么。

    一直到天快黑的时候,孟倩幽才从屋子里走出来。文泗和老大夫急忙走过去,迫不及待的问孟倩幽这么长时间究竟配制出了什么。

    孟倩幽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随手一挥,文泗立马定在当场不能动弹。

    文泗大惊,急忙开口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孟倩幽又一挥手,文泗只能张嘴不能说话了。

    老大夫大惊,急忙拱手:“东家只是好奇姑娘究竟配制出了什么好药,心急了些,希望姑娘不要生气。”

    孟倩幽又一挥手,文泗立马恢复了原样。刚要着急,孟倩幽说道:“这就是了。”

    “什么这就是了,你对我”话没说完这文泗就反应过来,你是说这就是你今天配制出来的?

    孟倩幽给了他一个白痴的表情。

    文泗也不计较,笑嘻嘻的凑近孟倩幽身边:“你配制出了多少,能不能给我一些。”

    老大夫也期望的看着她。

    “不多。”孟倩幽答道。

    文泗又凑前一步:“不多是多少?”

    “刚够今天晚上用的。”

    “刚够”文泗猛然反应过来,大惊:“今天晚上你想去干什么?”

    “以牙还牙。”

    文泗还要再问,孟大金走了进来。对孟倩幽说道:“我已经全部打点好了,二弟今天晚上不会受一点罪,药我也给他上好了,只是他的情绪比较激动,说你不应该用五千两去救他。”

    孟倩幽沉默了一下,对文泗说道:“给我大伯安排一间屋子住下吧,天太晚了,他一人回去我不放心。”

    孟大金想要拒绝,觉得自己应该回家一趟,孟倩幽却对他说道:“大伯,我们明天还得早早的过堂,你若回家,明天恐怕会错过过堂的时辰,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

    孟大金考虑了一下,觉得她说的对,就接受了安排,随着伙计去了旁边的屋子里。

    文泗继续不放弃的问孟倩幽今天晚上想去干什么。

    孟倩幽左右看了一眼,示意去二楼说话。

    三人来到二楼坐定,文泗迫不及待的说道:“说吧,你今天晚上到底想干什么?”

    孟倩幽凑近他耳边,低语了一番。

    文泗吃惊的看着他,猛摇头:“不行,我不去,我堂堂的德仁堂的东家去干这种事情,要是让人知道了,我还”

    孟倩幽从怀里拿出一些药丸放在桌子上。

    文泗的声音小了下来“怎么出去见人。”

    孟倩幽又掏出两个瓷瓶放在桌上。

    文泗伸手想拿过来,又想到了什么,断然拒绝:“你拿再多也没用,我说不去就不去,”

    孟倩幽一把抓起桌上的药丸和瓷瓶,扭头就往外走。

    文泗急得大叫:“我去,我去,不过你得把刚才你配制的药方给我。”

    孟倩幽回头看着他。

    文泗被她看的心虚:“好了,好了,我不要药方,你把今天配制的药给我一些总行了吧。”

    题外话

    什么也不说了,马上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