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入吴宅
    孟倩幽微微一笑,回到椅子上坐下,把怀里的药丸和瓷瓶又拿出来放在桌上:“先给你这些,那些药等这件事情过了以后,我再给你配制一些。”

    文泗一把拿过药丸和瓷瓶放进怀里:“这可是咱们说好的,过后你可不能不认账。”

    “不会。”孟倩幽保证道。

    老大夫在旁边看的糊涂,一直到文泗吩咐他去找一大一小夜行衣来,也没弄明白他们俩到底要去干什么,不过看到小姑娘给了东家一些药丸和瓷瓶,高兴的不行,乐呵呵的去准备文泗要的东西去了。

    入夜,一大一小两个穿着夜行衣的人来到了吴家大宅的院子外。大的先观察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才一纵身跃到墙头上,回头对小的那个招招手,示意她上来。

    小的那个没动,大的不解,示意她快点。

    小的这才比这手势说自己上不去。大的似乎没想到小的不会爬墙,愣了一下,随即像发现了小的弱点一样,想哈哈大笑,刚一张嘴忽然想起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赶紧捂着自己的嘴,憋笑憋的很辛苦,差点跌下墙头去。

    小的静静的站在下面,等着这个二货把她拉上去。

    大的似乎笑够了,才跳下墙头,抱起小的重新跃上墙头。

    两人似乎对地形不是很熟悉,一边走,一边躲避巡逻的家丁,还一边拿出一张地图来研究究竟该怎么走。

    好半天才来到一间屋子外,确定周围没人,小的才从怀里掏出一个管子,戳破门纸,冲着里面吹了一口。吴大财主是被惊醒的,睁开眼却看到一大一小两个穿夜行衣的人站在自己的床前。骇的想大叫,却发不出声来。

    大的那个对小的说道:“你一个小姑娘家,看到一个大男人没穿衣服也不嫌害臊,你转过身去,我给他穿件衣服。”说完就拿了一件衣服动作粗鲁的给他穿上。

    吴大财主更加害怕了,这人动作这么大旁边的小妾都没醒,看来是被下了药了。这下连偷偷求救都做不到了。急的冲着两人直呜呜,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两人对望一眼,大的掏出一把刀抵在吴大财主的脖颈,小的拿出一点药粉洒在他的鼻端。吴大财主顿时感觉自己能说话了,惊恐的问道:“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小的拿下脸上的面巾,冲着他微微一笑。吴大财主立马认出她竟然是白天在公堂上见过的小姑娘,心中大骇,转头看向拿刀的那人。

    那人也想学孟倩幽的样子一把拿下面巾,却被孟倩幽阻止:“他只是我请来的帮手,吴大财主就不必知道他是谁了。”

    那人想要抗议,孟倩幽瞪了他一眼,那人乖乖的把手放下,只是生气似的把刀往吴大财主的脖颈边又逼近了一些。吴大财主感到刀子已经割破了自己的脖子,有血流了出来。更是吓坏了,连忙求饶:“有事好说,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

    孟倩幽轻轻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吴大财主的床边,不说话,只是微笑的看着他。

    吴大财主更加惊恐了,不知道他们想怎样对待他,想大声呼叫。边上的那人似乎知道他想要大喊一样,刀子又递进了一些。血流得更多了。

    吴大财主吓得魂飞魄散,不住的求饶:“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男人显摆似的冲着孟倩幽挤了一下眼,意思是还是我的方法好用吧。孟倩幽无语的瞪了他一眼。

    吴大财主不住的求饶,孟倩幽实在是不耐烦了,厉声喝道:“闭嘴!”

    吴大财主立时没了声音。

    孟倩幽对他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来的目的吧。”

    吴大财主不敢点头,生怕自己被刀子割破喉咙,只能哆哆嗦嗦的说道“知道,知道,只要姑娘绕我一命,明天一早我就让镇长放了你爹。”

    “然后呢?”孟倩幽又问。

    “然后把那两千两还给你们。”吴大财主急忙说道。

    孟倩幽漫不经心的看了他脖颈边的刀子一眼。

    吴大财主急忙大叫:“然后再给你们赔偿,要多少,姑娘你说。”

    孟倩幽满意的点头:“还算识时务。”

    吴大财主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

    “不过”孟倩幽又拉长了声音说到。

    吴大财主的心又提了起来。

    “你今天在大堂上让我爹挨了十大板,这账要怎么算?总不能也让人打你十大板吧?”孟倩幽慢慢的问道。

    吴大财主想到今天孟二银挨了那十大板,浑身是血的模样,吓得忍不住全身哆嗦起来,这小姑娘不会是要让人也打他十大板吧,就他这身娇体贵的身体,那样的十大板打下来,还不要了他的命。

    “算了,你已经要给我们赔偿了,还是不要让人打你板子了。”孟倩幽说道。

    吴大财主心里一喜,自己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要是就这么算了,我心里很不舒服,”孟倩幽苦恼的说完,冲着男人问道:“你说该怎么处罚他好呢?”

    男人来了兴趣,兴奋的建议:“把他扒光了,吊在吴宅的大门口怎么样?”

    吴大财主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

    孟倩幽摇头:“吴大财主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如果那么做了,让他以后怎么出去见人,不行,不行。”

    吴大财主狂喜的点头,却碰到了刀尖,立马吓得不敢动了。

    男人又提出一个建议:“那要不让他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爹赔礼道歉。”

    孟倩幽又摇头:“不行,状告我爹,让我爹进大牢的是孟小铁他们,又不是吴大财主,哪能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给我爹赔不是呢?”

    “对对对,”吴大财主连声应和。

    男人不耐烦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样才行?”

    孟倩幽状似考虑了一下:“不如这样吧,我们把吴大财主和他所有女人的头发全部剃光,这样既不影响他出去见人,我心里也舒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