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男人拍手叫好:“这个主意好!我来剃。”

    孟倩幽的话一出,吴大财主就吓傻了,头发如果被剃光,他更没法出去见人了,趁着男人拍手的工夫,开口大喊:“来人”

    话刚出口,就被孟倩幽一把药粉洒在脸上,立刻没了声音。

    男人懊恼的一掌打在他的脸上:“老实点。”

    吴大财主感到自己的半边脸立马肿了起来。

    孟倩幽凑近他的面前,微微一笑:“我们既然敢深夜闯入你的宅院,自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还有,不要妄想着报复我,否则下次我会半夜直接把你扔到山上,给野兽做美餐的。”

    男人拉开孟倩幽:“给他说那么多废话干嘛?赶紧把他头发剃光,他夫人小妾的那么多,你在磨蹭下去,就该天亮了。”

    说完,冲着吴大财主的脑袋一刀挥了过去。

    吴大财主吓得昏死过去。

    直到回到德仁堂,文泗还处在兴奋当中,直说太过瘾了,让孟倩幽以后再有这样好玩的事情,一定要喊上他。

    孟倩幽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回了给她准备好的屋子。

    “臭丫头,你那是什么眼神?”文泗在后面大叫。见孟倩幽不理他,也不计较,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这事太好玩了,我得写信告诉褚大哥。”说完,脚步轻快的跑去二楼写信了。

    天刚亮,孟倩幽就把孟大金喊醒,套好牛车,没有惊动德仁堂的任何人,悄悄的出了门,来到镇衙外等候。

    孟大金以为孟倩幽心急,才早早的来镇衙门口等候,也没在意,哆嗦的陪着她站在那里等候。偶尔有那早起的人路过,认出他们是昨天赶来过堂的人,对他们指指点点。

    孟倩幽充耳未闻,笔直的站在那里等着镇衙开门。

    大概等了一个时辰,镇衙的大门才打开,一个衙役看见站在门口的他们,开口说道:“今天来的挺早,银子”

    话没说完,一个管家打扮的人匆匆跑来,看了他们一眼,凑近衙役耳语了几句,衙役赶紧跑进去报信。

    一会儿镇长就急忙走了出来,管家凑近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又递给他两张银票,低声说道:“我们家主子说了,这件事我们不再追究,你马上放了孟二银,并把这两张银票给他们。”

    镇长很疑惑,才一晚上的时间吴大财主怎么就变卦了,不但要求他们把得来的两千两还回去,还另外多给他们两千两。正想在多问一些的时候,管家却一拱手,匆匆忙忙的走了。

    镇长虽有疑惑,却也只能照做。别看他是镇长,可吴大财主祖祖辈辈就在这镇上,家大业大,势力也不要想难为他这小小的镇长就一句话的事情。遂招来衙役,对他吩咐了一声,让他去牢里把孟二银带出来。

    衙役去牢里传信。镇长清了清嗓子,拿出自己平时的派头,走到孟倩幽面前,威严的对她说道:“吴大财主人好、心善,决定不再告你们,为了补偿昨天你爹打那十大板,特意给了你们两千两银子,让你爹回去好好养伤。”

    孟大金欣喜若狂,不住的弯腰道谢。孟倩幽则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镇长把两张银票递给孟大金,奇怪的看了孟倩幽一眼,转身回到镇衙内。

    孟二银很快被两个衙役架了过来,孟大金和孟倩幽赶紧迎了上去,从衙役手中接过孟二银,小心的扶着他趴在牛车上。

    孟大金才慢慢的赶着牛车往家里走去。

    到达家里的时候,孟氏刚给孟贤喂完饭从屋里出来,看到牛车进门,惊喜的跑过来:“你们回来了”话没说完,便看到趴在牛车上,浑身是血的孟二银,赶忙捂住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叫出声来。眼泪哗哗的看着孟二银。

    孟二银吃力的抬起身子,想帮孟氏去擦眼泪,却怎么也够不到,只得安慰道:“别担心,我没事,歇几天就好了。”

    孟氏的眼泪掉的更凶了,伸出手来,想摸不敢摸的在孟二银破烂的衣服上轻轻碰了一下。

    孟齐和孟杰听见动静跑了过来,看到孟二银虚弱的趴在牛车上,孟齐握紧了拳头,眼里迸出愤恨的目光,孟杰则吓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孟倩幽下了牛车,提醒道:“娘,我们把爹扶进去好好歇息一下吧。”

    孟氏慌忙和孟大金一起把孟二银从牛车上抬起来,小心的扶进屋里,让他趴在暖和的大炕上。

    做完这一切,孟大金从怀里拿出两张银票交给孟倩幽:“这是刚才镇长给的两张银票,你收好了,我赶紧回家告诉你爷爷奶奶一声,我一天没回家,他们也该担心坏了。”

    孟倩幽接过银票,真诚的说道:“谢谢大伯。”

    孟大金摆手:“都是一家人。”说完急匆匆的回家了。

    孟贤也慢慢的来到屋里,看到趴在炕上不能动的孟二银,急忙问道:“小妹,这是怎么回事,爹怎么会被打成这样。”

    孟倩幽让他做好,才慢慢的将昨天在公堂上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几人很是不解,孟二银更是直接说道:“我还以为是你拿了五千两把我救出来的呢,没想到是吴大财主求情放了我,还给了我们两千两银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眼光闪了闪:“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吴大财主回去后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发觉冤枉了我们,心里过意不去,才赔给了我们这么多的银两。”

    孟氏赞同的点头:“应该是这样,可给我们的银子也太多了,我这心里怎么感觉这么不踏实呢。”

    “娘,吴大财主家大业大,这点银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的。”孟倩幽生怕孟氏再多想,赶紧说道。

    孟氏一想也是,两千两对农家来说,是一辈子也不可能挣来的,但对吴大财主来说,也许就是一顿饭的事情,上次女儿不是还说在镇上的聚贤楼随便吃顿饭,最少就要五十两吗。那这两千两在吴大财主的眼中,也就不算什么了。想到这些,孟氏心安了。对几人说道:“吴大财主真是一个好人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