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下场
    几人点头附和,孟倩幽沉默不语。

    孟氏也没有注意,出去给两人做饭。

    孟大金慌慌张张的跑进院内,对孟氏道:“我有事想去镇上一趟,用一下牛车。”

    孟氏看他着急的样子,也没有多问,让他赶着牛车走了。一直到下午,才把牛车送回来,进屋看了看孟二银,想对他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转身默默的走了。

    孟氏夫妇很奇怪,孟大金明显是有什么话要说,怎么没说呢?

    孟氏忍不住想出去打听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让孟大金这么欲言又止。王婶却走进院子,高声喊道:“二银家的,快出来,你们家又出大事了。”

    孟氏慌忙走出屋子,将王婶迎进屋。

    王婶刚进屋门,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你们老孟家这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出事,二银前天被抓走了,今天小铁被血肉模糊的拉了回来,那惨样,没个半年是缓不过来的。”

    孟氏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今天发生的事呀,还是大金用你们家的牛车把他拉回来的,怎么他没给你们说吗?”王婶回道。

    孟氏摇头:“大哥放下牛车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和二银正纳闷呢,看他明明是有话说的样子,怎么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呢?我正要去打听一下呢,正好你进门了。”

    “二银回来了?”王婶惊喜的问道。

    孟氏点头:“被打了十大板,正在炕上趴着呢。”

    “人回来就好。”王婶说道。

    看王婶进屋,孟二银赶紧打招呼。王婶让他不要乱动,好好养伤之类的。随后才问起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被抓了呢?

    孟二银简单的说了一下是因为摆摊的时候有人找碴闹事,他跟人动了手,一不小心误伤了别人,才被抓起来等等。

    听完孟二银的话,王婶直唏嘘,说孟二银真是遇到好人了,孟小铁就没这么xingyun了:“你们不知道,被打的那个惨呀,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地方,都成了血人了,回家以后大夫想给他清理一下伤口,都不知该从哪里下手。”喘了一口气,王婶又接着收到:“听说不知是怎么得罪了吴大财主,被吴大财主命人打成这样的,打完以后,大早上就像死狗一样扔在了大街上,幸亏有村里的人去镇上打零工,发现的早,这才往回捎了个信,要不然非死在大街上不可。”

    孟氏夫妇对望一眼,孟二银急忙问道:“被打的那样厉害,怎么不去镇上的药堂看看?”

    “听说是吴大财主发了话,那个药堂敢医治小铁,他就让人把哪个药堂砸了,各个药堂怕他真的砸了药堂,不敢收留小铁,大金没有办法,才拉回来的,请村里的大夫来给医治。”王婶回道。

    孟二银又着急的问道:“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大夫看过直摇头,说这么重的伤他也没有把握,让家里人做好准备,即使人能救活,也得在床上躺个大半年。对了,还说有一条腿被挑断了脚筋,以后就彻底废了。”王婶回道。

    孟氏夫妇沉默不语。

    “也不知你们家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出事情,我看呀,你们赶快找个人看看吧。”王婶又说了一句。

    孟氏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是该找人好好看看。

    王婶见孟二银面露疲惫,就说自己家里有事,回去了。

    王婶走后,孟二银从床上勉强爬起来,想去看看孟小铁。

    孟氏阻拦不住,赶忙去喊了正在院里练武的孟倩幽,孟齐和孟杰回来。

    孟二银已经慢慢挪到了屋门口,见孟齐过来,招手让孟齐过去扶他去孟小铁家。孟齐刚想过去,孟倩幽一把拉住了他,对孟二银道:“爹是准备去看四叔吗?”

    “你四叔被打的血肉模糊,爹过去看看才能放心。”孟二银边慢慢的移动边回道。

    “爹想过四叔为什么会被打成这样吗?”孟倩幽问道。

    孟二银愣住。

    孟倩幽慢慢的说道:“四叔被打成这样,肯定和我们脱不了干系,更何况,四叔的脚筋还是我给挑断的,您觉得你过去合适吗?”

    孟二银显然是没想到这个问题,疑惑的问道“您四叔挨打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您想想,昨天吴大财主还态度强硬的让我们拿五千两银子才能放人,今天早上却早早的把您给放了,还给了我们两千两银子作为补偿,这说明吴大财主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现是四叔欺骗了他,吴大财主恼羞成怒之下让人把四叔打成这个样子,您能说这件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吗?”孟倩幽解释道。

    孟二银哑口无语,好一会儿才说道:“可他毕竟是爹的亲兄弟,如果不去看看,爹这心里难安呀。再说还有你爷爷奶奶,毕竟年纪大了,碰到这样的事情,爹总要过去安慰一下的。”

    孟倩幽继续劝道:“爷爷奶奶未必不能猜到是因为我们四叔才变成这样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您过去了,只是让他们更加难受而已,不但您不能过去,就是娘也不能去,我们一家人就当不知道这样这件事情。如果您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就让二哥给爷爷奶奶送去二百两银子,让他们给四叔抓最好的药。”

    孟二银贤想了一下,觉得女儿说的在理,长叹一声:“也只能是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